特蕾莎·佩拉雷斯:想为儿子夺奖牌

2016年里约残奥会上,佩拉雷斯在夺得女子50米仰泳金牌后庆祝
2016年里约残奥会上,佩拉雷斯在夺得女子50米仰泳金牌后庆祝

西班牙最富成就的残疾人运动员希望能续写奖牌纪录

西班牙运动员特蕾莎·佩拉雷斯在泳坛的成就不胜枚举。

明年的东京残奥会将是她参加的第六届,25年前当她开始游泳时,或许也未曾想到如今的成绩。在罹患一种神经性疾病后三个月,佩拉雷斯的双腿就瘫痪了。

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佩拉雷斯表示:“小时候我没有学过游泳,以前我一直练的是空手道。所以你可以想象一开始有多困难。不过几天后我体会到了游泳的乐趣,甚至想每天都游,但我没想到自己会参加六届残奥会。”

如今44岁的佩拉雷斯26枚残奥奖牌加身,无疑是西班牙最富成就的残疾人运动员。在明年残奥会她依然有奖牌目标,但原因却有点特殊。

她说:“我想赢一些奖牌当作给我儿子的礼物,他值得拥有。不管发生什么情况,这都是我最大的梦想。”

在伦敦追平菲尔普斯战绩

当被问起她起在残奥会上最为特别的时刻,佩拉雷斯提到了两段经历。第一段是在2012年伦敦残奥会上,她担任入场式旗手走在代表团的最前端。

她回忆道:“我记得现场的灯光、欢呼声、运动员们和旗帜,但我印象最深的是看到两岁的儿子在人群中为我呐喊。我哭了。”

2012年伦敦残奥会入场式上,佩拉雷斯担任西班牙代表团旗手
2012年伦敦残奥会入场式上,佩拉雷斯担任西班牙代表团旗手
2012 Getty Images

伦敦残奥会在她心中占据特殊地位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她在比赛中平了另一位伟大游泳运动员菲尔普斯的成就。在S5级100米自由泳中夺金后,她为自己获得了第22枚残奥会奖牌——在那届奥运会中,菲尔普也收获了第22枚奖牌。

伦敦残奥会之后她迅速成为推特热搜。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她开玩笑说:“要是菲尔普斯看推特的话,一定会惊讶,‘这个特蕾莎·佩拉雷斯是什么人?她干什么了?’。”

西班牙国内媒体也纷纷将他们两个做比较,佩拉雷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照片和菲尔普斯摆在同一个版面。

佩拉雷斯在S5级100米自由泳比赛夺冠后亲吻金牌
佩拉雷斯在S5级100米自由泳比赛夺冠后亲吻金牌
2012 Getty Images

在里约残奥会上,佩拉雷斯一举将残奥奖牌数增至26枚,而菲尔普斯只比她多两枚。尽管菲尔普斯在里约奥运会之后选择退役,佩拉雷斯选择继续在赛场拼搏。

她表示:“在里约我试图再次取得菲尔普斯那样的成绩,但我没做到。让我们拭目以待东京的比赛吧。我保证会再次尝试追平他。”

在里约残奥会上佩拉雷斯也有一段特殊的经历,或许我们所有人都能从这一经历中学到一些东西。在里约的前两场比赛——50米蝶泳和50米自由泳中,她都没能获得奖牌,而她此前从未在这两个项目中失手过。

她表示:“那是第一次我在比赛中没能拿到奖牌,而且是两场都没拿到。”虽然赛后她被建议退出200米自由泳的比赛,休息一下,但她拒绝了。“我打定主意要试一试,要是我不试的话,会一直想假如我参加了会怎样。”

最终,她在和中国选手张丽进行激烈角逐后获得银牌,之后又连续获得包括50米仰泳金牌在内的三枚奖牌,这一成绩又是一项突破。

为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发声

除了在赛场上的不懈拼搏,佩拉雷斯也活跃在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中,她积极跟人们分享自己作为残疾人运动员的经历。

作为高水平运动员的她在过去22年间目睹残疾人运动事业经历的主要变化,特别是在社会认可度方面。其中最大的转变发生在2012年的伦敦残奥会。

她回忆说:“当时我们被介绍为超凡人类,我觉得这很大的推动了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

来自164个国家或地区奥委会的4302名运动员参加了伦敦残奥会,使之成为史上最盛大的残奥会。当中有14个国家是第一次参加残奥会。

佩拉雷斯表示:“国际残奥委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而国家残奥委会、单项体育联合会和其它组织也壮大了。我们身处的这场运动将在人类历史上留下辉煌的足迹。”

展望东京

同其它地区的运动员一样,佩拉雷斯的训练也受到了疫情影响。

她在采访中说:“起初真的很困难。我们看到了有关中国、韩国和意大利的新闻,所以当疫情在西班牙爆发时,我们清楚这对我们来说也会很挑战。许多人开始远程工作,孩子们也只能跟着老师在线上课,但运动员不能在线游泳、在线打网球啊。”

于是她把家里改造成临时健身房,每天和儿子马里亚诺·梅诺一起锻炼,西班牙残奥委会也给她寄了一些器材。

随着疫情放缓,西班牙的防疫政策也逐渐松动,国家奥林匹克训练中心重新开放,游泳运动员们在时隔两个月后终于能重回泳池。但佩拉雷斯还得等一段时间,因为她附近的游泳训练馆要到7月才开放。

她很希望能早日回到泳池,“我迫不及待想跳进泳池了。我从来没有离开泳池这么久过,甚至当我怀孕时都没有,那时我挺着大肚子都坚持游,直到我不能靠自己爬出泳池。”

虽然她在今年早些时候凭借世界残疾人游泳积分排名获得东京残奥会的资格,但还是有许多不确定性。在过去三年里,她一直在努力为东京残奥会做准备,但因为比赛延期,她坦陈很难有一个确定的计划。尽管如此,她表示保持有动力是最基本的。

“保持有动力,保持残奥会的梦想是新计划的核心。我的重点是保持坚强,我想要参加比赛,”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