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田千明目标锁定东京残奥会打破跳远世界纪录

日本残疾人跳远运动员高田千明在里约残奥会上的比赛瞬间
日本残疾人跳远运动员高田千明在里约残奥会上的比赛瞬间

“三十岁后,我正面临着体力和身体素质逐渐走下坡路的现实。这种情况下,我会重新审视自己的技术动作以及其它相关方面,争取找到能够跑的更快,跳得更远的方法,哪怕只是1微秒或1厘米的进步也是好的。”

新冠疫情爆发对我们所有人的正常活动都造成了或多或少的影响。不过,也有很多运动员继续备战着2020年东京残奥会,他们通过社交媒体分享了自己的想法。

高田千明就是其中之一,她是一位残疾人田径运动员,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时参加了T11级视觉残障组的跳远和100米短跑比赛。

2019年残疾人田径世锦赛上,她在跳远比赛中获得第四,也因此获得了参加明年残奥会的资格。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她谈到了自己对于明年本土举行的残奥会的期许和目标。

分享我们的动态

我的丈夫高田裕士和我都是残疾人运动员,我们分别参加听障奥林匹克运动会和残奥会比赛。我们的目标是通过社交媒体让日本和海外的人们认识我们。

我们开始通过社交媒体发一些我们的动态更新,希望能够鼓励其他残障人士以及那些需要支持的人群,让他们开启新的挑战。我们同样认为自己拥有宣传方式,分享我们的理念也是非常好的。

由于我视觉残障,丈夫听觉残障,我们二人互补,同时相互鼓励对方去实现自己的目标。我们有一个儿子,今年四月就要升小学6年级了。对于他而言,父母为残疾人运动员对他而言没有特别的,他的感觉和我们一样,都习以为常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希望让人们知道,如果我们这些(残疾)人能够勇敢的向前走一步,我们的未来会有很多选择。

让我们保持强壮,一起征服这次挑战

4月当我们的正常活动受限、开始在家中禁足的时候,我们发布了一条配有手语的视频。这是因为当时我们的手语翻译告诉我们:“日本人和世界其它地方的人都有点泄气。在家中禁足让人们有时间考虑能够为自己和别人做些什么。”当时他问我们:“作为一对活力十足的夫妻,我们有什么话想和全世界人们分享吗?”

视频当中,我们通过各自的沟通方式,语言和手语分享了各自的想法,这样视觉和听觉残障人士也能够理解我们想要表达的意思。我们的想法就是希望鼓励日本人能够积极的面对现状,大家一起克服这个局面。

我们收到了很多反馈,比如:“我相信你们二位会有很好的表现”,或者“我意识到不仅我自己正在经历艰难时光,我应该做一些能做的事,当局面好转后,我将会更加努力去争取达到更高的水准。”

如果我们能够提升人们心中的希望,即使只有一点点,我们就会特别开心。

寻找乐趣

由于新冠疫情爆发导致日本全国进入紧急状态,田径场也被迫关闭,突然间我们就没有地方训练了。由于我视觉残疾,我必须要说的是,我很难适应这种改变。由于看不见,我从来没有单独训练过。

我的教练大森盛一一直陪我训练,他同时也是我的导向员(通过话语或声音为视觉残障运动员发号施令)和领跑员。但是目前的局面下,我们只能寻找宽敞的马路进行跑步训练了。作为一名田径运动员,我几乎无法在公共道路上跑步,紧张感倍增。平时路上行走时不会给我造成影响的小颠簸现在都会让我感到紧张。所以,现在户外训练对我来说可不是简单的事。

现在,我就在家附近训练。每次跑100米,然后走一走,要避免受伤。在家里我也会尝试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训练,首先是专注于拉伸训练。作为跳远运动员,我的脊椎柔韧性一直都有所欠缺,所以我在寻找提升的方法。

一般来说,丈夫和我不在同一天训练,这样我们当中有一人能够照顾孩子。现在我们俩都在家,我们三人每天一起进行拉伸训练。现在每天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找些有乐趣的事去做。以前,孩子每天只能和我们其中的一人待在一起,缺少一些完整家庭的温馨感。

现在我们做什么都是三人一起做,无论是学习还是做饭。孩子有时会觉得我在家确实是挺新鲜的一件事,但是他很享受我们一家人在一起的感觉。

通往东京2020的道路上克服一个个挑战

虽然现在日本已经解除紧急状态,我也没有什么特别打算。我不断在思考如何能够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水平,年复一年的进行合理的训练。我会逐渐恢复之前的训练,然后按照计划去完成一个个挑战。

我的目标就是在明年的残奥会上取得好成绩。虽然残奥会延期到2021年,我希望届时依然能够哟很多人来观看我的比赛,为我加油。三十岁后,我正面临着体力和身体素质逐渐走下坡路的现实。这种情况下,我会重新审视自己的技术动作以及其它相关方面,争取找到能够跑的更快,跳得更远的方法,哪怕只是1微秒或1厘米的进步也是好的。

我的目标就是赢得跳远金牌,在东京残奥会上跳出超过5米的成绩。我只需要跳过5米一次,就能够在跳远届创造一个纪录。现在我有更多时间去训练了,我希望能够专注于姿态训练,然后提升自己的技术,确保我能够有高水平的表现。

我的个人最佳成绩是2019年11月跳出的4米69,当前的世界纪录超过了5米。在我参加跳远比赛的将近8年时间以里,包括残奥会在内的大赛赛场没有人跳出过5米的成绩。我有在大赛中刷新个人最佳成绩的传统,我的计划就是将自己的平均成绩提升并稳定在4米80到4米90左右,这样我就有希望以破5米的成绩在东京残奥会赢得金牌。

跳远比赛想要取得好成绩,需要各个环节的良好协调:从直线跑到冲刺起速,再到起跳,空中准备落地,再到最后的落地,一环扣一环,都需要配合的很好。

2016年里约残奥会之前,我训练的重点就只是专注于助跑。后来,我每年都从参加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跳远比赛的井村久美子那里获得宝贵建议,根据她的建议,我每年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最终的目的就是利用四年时间将一整套动作完美协调好。今年我的目标就是打破动作,协调各个环节的衔接。即将开始最后的环节,希望能够实现自己期待的那种完美。

除了是跳远运动员以外,我还是短跑运动员,专注于100米。我已经在教练的指点下训练短跑好几年了。日复一日的坚持下来后,我每年都能够将自己的成绩提升几毫秒。

我的目标是在明年跑进13秒。

希望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

如果延期后的东京残奥会能够在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微笑的情况下举办,而不是在观众对于现场观赛的安全问题担忧、运动员对于缺乏训练而遗憾的情况下举办,将会是非常美妙的一件事。

我希望世界各地的观众能够来到东京感受刺激,分享运动员和观众团结一心的暖心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