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运动员叶品秀:孜孜不倦地推动社会改变

2016年里约残奥会,获得女子100米仰泳冠军的叶品秀露出开心笑容
2016年里约残奥会,获得女子100米仰泳冠军的叶品秀露出开心笑容

残奥会冠军叶品秀不仅在泳坛颇具影响力,她还曾是新加坡国会议员,但在采访中她表示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许多。

无论是在赛场上还是在场外,叶品秀对于所做的事情都十分专注而坚定。

她参加过三届残奥会,在2008年北京残奥会和2016年里约残奥会总共夺得三金一银,她取得的成绩促进了新加坡公众对残疾人运动的关注,打破了人们对残障人士的固有偏见,推动了社会进步。但在她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许多许多。

“我很希望看到的一个改变就是有越来越多的残障人士出现在公共视野中,”她在采访中说,“现在我能看到的残障人士数量还没有达到理想中的状态。我们被人看到这点很重要,这样人们才会想,‘我们规划一些的事情的时候确时需要考虑他们的需要’。我希望能鼓励人们不要害怕,给自己一个尝试每一样事物的机会。尝试交朋友、尝试跟人交流、尝试走出来。这些尝试带来的结果会比你预期的好很多。”

叶品秀自己就是很好的例子。由于肌营养不良症,她在11岁时失去行走能力,但她并没有放弃。

2018年,26岁的她以无党派身份成为新加坡史上最年轻的议员之一。

她希望能推动社会包容,大力提倡残障人运动员与健全运动员之间的融合。

她解释说:“一个可见的变化是,以前残疾人运动新闻往往出现在报纸的‘居家’新闻栏,那样就容易让人联想到慈善,比如‘残障人也在参与运动啊’。现在残疾人运动新闻就出现在‘体育’一栏,体现了更强的运动性质。残疾人运动也有竞争,也需要训练,人们清楚它其实和健全人运动很相似。我个人认为比起我刚起步那会儿,现在有更多人认可我们这些运动员了。”

今年7月她离开了议会,但随后加入了新加坡青年理事会,在理事会的运动安全委员会任职。

“我还是在尽力推动改变,为自己所热爱的事务奔走,”她表示,并强调事务指的是“和训练相关的一切事务”。

作为S2级50米和100米仰泳世界纪录保持者,28岁的叶品秀懂得如何在各种事务中保持平衡,在她看来“再多的锦标赛冠军头衔、再多的金牌也不算多”。

她立志要参加东京残奥会,成为新加坡获得残奥荣誉最多的选手,她甚至还把目光早早地放在了2024年巴黎残奥会。

追逐个人残奥梦想的同时,她也决心要继续推动新加坡社会的改变。

她说:“在我刚开始参加体育运动时,社会上普遍认为残障人士没有能力做太多的事情。但近些年来,我们有越来越多的媒体曝光机会,随着我们做出更多的行动,新加坡人的也开始意识到当初的看法是不对的。残障人士同样有能力做许多事情。”

内容选自国际残奥委会官网

  • 伊勒思寄望2020东京奥运会
    游泳

    法妮·伊勒思: 游泳开启新世界

  • 2019年利马泛美运动会,普里西拉·弗雷德里克·鲁米斯参加女子跳高决赛
    运动员

    通往东京之路:每周精彩文章集锦

  • 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科克伦参加男子200米混合泳SM8级比赛
    游泳

    布莱克·科克伦:热情重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