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让木村敬一“自命不凡”

200729_S001_1034_修正

日本顶级残疾人游泳运动员木村敬一期待在主场实现自己残奥金牌零的突破。

出现在训练场的日本残疾人游泳运动员木村敬一看起来心情非常好,他表示:“2020年东京残奥会确定延期后,我是可以理解的。事实上,这种情况下也确实不适合举行这样的赛事。我觉得自己可以通过多出的一年时间来体能自己的游泳实力。”

“我还有很大进步空间,残奥延期让我有时间去训练,或者想想其它事情。所以我当时并没有很震惊。”

木村敬一目前在东京湾的亚瑟士(ASICS)综合体育馆的50米泳池训练,该泳池的泳道设计模仿东京残奥会赛场泳道设计。此外还营造了一个低氧环境,运动员的感觉就像是在高原训练一样。截止至2020年8月,木村领跑视觉残障S11级男子100米蝶泳的世界排名。他已经正式选入日本代表队,将代表日本参加2020年东京残奥会的争夺,和排名世界第二的富田宇宙构成该项目的双保险(根据2020年东京残奥会最低资格标准排名)。

木村敬一和富田宇宙亦敌亦友。泳池内竞争,泳池外享受着朋友间的友谊。二人已经将目标锁定在2020年东京残奥会金牌上。

“自命不凡”的木村敬一
04:07

新冠疫情爆发迫使木村敬一无奈从美国的训练基地返回日本,当时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何时能够返美。即使在那种情况下,他依然保持着积极的心态。

事实上,这些事情在他脑海中已经翻篇了。

2020年东京奥运会、残奥会延期官宣后,木村收到了美国残疾人游泳运动员布拉德利·斯奈德发来的信息。后者在美国海军服役期间,在阿富汗战争中双目失明。

斯奈德在2012年伦敦残奥会上两次登上最高领奖台,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上摘得三金。他也是木村敬一长期以来的主要竞争对手和好友。斯奈德还将木村引荐给了自己的教练布莱恩·洛夫勒。

残奥延期后,斯奈德在发给木村的信息中写道:“你还需再等一年才能赢得金牌,为此我感到遗憾。但是我相信明年你一定可以做到!可以把训练计划告诉我,我挺你!”

对此,木村敬一笑着表示:“斯奈德的表达方式太酷了。当时我收到日本朋友的信息时,内容大多数你还需要再练一年,或者明年全力以赴云云。所以当时斯奈德的信息对我来说很特别。”

斯奈德鼓励的话语让木村很开心,更加坚定了后者参加残奥会的信念。

目标锁定残奥首金

出生于日本滋贺县的木村敬一2岁时由于先天性疾病失明,小学四年级时,在妈妈的鼓励下他开始接触游泳。

木村敬一的残奥首秀在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演,当时年仅17岁的他最终获得第五名。四年后的伦敦残奥会上,身为日本代表团旗手的他赢得了100米蛙泳银牌和100米蝶泳铜牌。

2016年里约残奥会上,他赢得了2银2铜(50米自由泳和100米蝶泳银牌,100米蛙泳和100米自由泳铜牌),四枚奖牌的成绩也是那届赛事上所有日本运动员之最。

“2012年伦敦残奥会对我而言是印象最深的一届,我赢得了个人首枚残奥会奖牌。当时我看到其它国家运动员登上领奖台时心情很激动,因为当时我能够想象到他们所经历的那些困难。”

木村敬一在伦敦残奥会上赢得男子100米蛙泳银牌
木村敬一在伦敦残奥会上赢得男子100米蛙泳银牌
2012 Getty Images

至于里约残奥会,木村表示他记不起来什么了,因为错失金牌的遗憾打击有点大。

当时他在100米蝶泳项目上排名世界第一,他也被公认为夺冠热门。但是决赛中他表现出了标志性的强势开局,取得领先。50米转身后,木村的速度降下来了,最终只能屈居亚军。

2016 Getty Images

尽管是日本代表团收获奖牌最多的运动员,但是错失金牌让木村敬一严重受挫。

“里约残奥会之前的四年,我着实下功夫了,但是最终还是无法赢得金牌。里约残奥会结束后,我感觉自己如果不能继续之前的努力,甚至付出更大努力,摘金还是没戏。这种想法让我对于自己能否再坚持下去产生了不确定感。”

他意识到自己需要更多地享受生活的乐趣,以获得新动力,因此他决定到国外训练。他需要一些来自游泳之外的鼓励,这也是他前往国外的主要原因。

当时他的想法是:“如果我去海外,我要选择的目的地需要有和我一样的残疾人运动员,而且他要比我优秀。”

最终他选择了美国,那里有斯奈德。他通过脸书联系了斯奈德,请求斯奈德把自己介绍给他的教练洛夫勒。这一切都发生在他2018年动身前往巴尔的摩之前。

洛夫勒对于能和木村取得联系感到很兴奋。

洛夫勒表示:“我知道他是多么伟大的一位运动员。他在寻求战术上的改变,想尝试些新东西,以争夺东京残奥会金牌。所以他来到了这边,认识了我,知道我是斯奈德的教练,斯奈德取得了一些成功,而我也帮助其它残疾人运动员取得了成功。”

木村不会说英语,也无法“读”懂训练内容。最初这让他感觉很懊恼,他也因此开始学习英语,取得了很大进步,最终达到能够轻松和别人交流的程度。

木村在前半程能够发挥出世界级的速度,但是有时会在后半程节奏乱掉,无法强势收尾。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开始接受耐力训练。他的进步逐渐体现在赛场表现上。2018年泛太平洋残疾人游泳锦标赛上,他在男子200米个人混合泳和100米蛙泳项目上都刷新了个人最佳成绩。2019年残疾人游泳世锦赛上斩获100米蝶泳金牌,该项目也是木村自己最有把握的项目。

自身的不凡游泳技术是他夺金的重要因素,但是更为重要的原因是木村心态上的转变。

“从根本上来讲,当时我就是缺乏信心,但是我意识到我也许真是一个不寻常的人。我的自信心提升了。当我站上起跳台时,我心中更笃定了。”

在那之前,木村的自信大多源自自己长年累月的训练,而那之后,他心里更有谱了。

“在美国时,很多事情的进行都和计划有很大出入,而且由于语言问题也确实出现了一些意外情况。但是最终我都解决了。这让我意识到,我能够克服困难。这些经历帮助我对自己更加有确定感,这种心态也反应在我的游泳上。”

参加自己祖国举行的残奥会对于木村敬一来说具有特别的意义。他的亲朋好友能够在现场观看他的比赛,除此之外,他对于能够以东道主身份招待国际运动员和游客也感到很开心。

“除了是运动员,我们还是残奥会东道主,所以我开始期待国外友人能够享受东京之旅。我的训练搭档、教练都非常期待来东京。届时将会有很多残疾人来东京感受残奥会魅力,我希望他们能够在这座城市过得舒适。运动员和东道主的双重身份让我对于这届残奥会格外期待。”

很多运动员希望残奥会能够给日本和东京带来变革。

“残奥会将会让残疾人运动员成为聚光灯焦点,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够借此机会更进一步,获得更广泛的认可。我们不是特殊人群,而是和全世界的普通人一样,过着普通的生活。就像那些健全人一样,很多人都在努力实现自己的梦想。如果残奥会能够让人们用新眼光看待我们,那将会是一件极为美好的事情。”

2020年东京残奥会上,木村敬一计划参加100米蝶泳、100米蛙泳、50米自由泳以及200米个人混合泳比赛。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比赛是100米蝶泳,比赛将于9月3日,残奥会游泳比赛最后一天举行。

他自豪的表示:“从起跳入水到转身,我对于自己前半程的世界级速度有信心。我认为自己是该项目夺金最可能的人选。”

“首先,我要赢得金牌。其次我要和日本人一起享受这届美妙的赛事。我希望2020年东京残奥会能够成为一场盛宴,来自全世界的运动员都能够度过美妙的时光。”

“我的教练一直夸我,他总说‘你行的’、‘我打包票你不会输’、‘我确定你会夺冠’,他让我感觉我未来不会再输了,”木村敬一笑着说道。

数据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