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见纱李奈:期待成为残奥羽毛球赛场的“第一位女王”

Satomi Sarina

日本残疾人羽毛球运动员里见纱李奈分享了自己痴迷于这项运动的原因,她希望能利用轮转的强项和搭档在东京主场夺冠。

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残奥运动,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它们不同于奥运比赛的精彩之处。那残疾人运动员们是怎样看待自己从事的运动的?在他们眼中,这项运动的魅力又有哪些?

明年残疾人羽毛球将在东京残奥会首秀。里见在三年前开始练习羽毛球,如今她已成为世界冠军,是东京残奥会的夺金热门人选。让我们一起来了解她对这项运动感兴趣的原因。

坐着轮椅打羽毛球

“这运动也太难了!”第一次尝试残疾人羽毛球时里见心想。

她笑着回忆道:“最开始,教练特意把球打到我能接的范围内,这样我还能回击,但后来他说要加大难度,把球打得要么在我前面许多,要么在我后面许多,基本上都接不住。”

2016年5月,当时还在上高三的她被因为一场车祸下身瘫痪,在医院治疗九个月之后她回到家,开始借助轮椅生活。一年后,她父亲建议她加入家乡千叶的一家残疾人羽毛球俱乐部。

因为上初中时也打过羽毛球,里见曾见过训练场上别人坐着轮椅打球,当时她看着感觉很容易,直到自己亲身体验时才发现并非如此。

“球员们一手要接球,另一只手要控制轮椅,击球、移动,不停反复。我简直不能想象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她说。

在接触这项运动两年后,她成为了这项运动的王者,位居残疾人羽毛球女单和女双世界排名榜首(截至2020年10月),成为东京残奥会这一项目的夺金热门。

调整至运动员的心态

起初里见不太愿意成为职业球员,她只想当爱好玩一玩。

可是开始参加比赛后她的竞争力被激发了。训练一年后,她于2018年7月前往泰国参加了自己第一个国际比赛。那一刻她开始认识到自己运动员的身份。

在得知能和比自己年长10岁的前辈运动员山崎悠麻组队时,她表示:“山崎的目标是残奥会,作为她的搭档,我也要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到运动员心态,朝着和她一样的目标努力。”

搭档齐心协力正是乐趣所在

里见首次和山崎搭档参加泰国残疾人羽毛球国际比赛就获得银牌,这让她对双打更加感兴趣了。她表示双打的乐趣之一就在于相互加油鼓劲。

在单打取得成绩之后,里见更有自信了,她能更加自如地和山崎交换意见。

双打配合中最精彩的就是轮转,两人也一直注重打磨这方面的技巧,从而能利用这个杀手锏在赛场上应对强敌中国队。此前在亚洲残疾人运动会交战时,她们败给了中国队屈居季军。

在残疾人羽毛球双打中比较常见的是左右平行站位,两名球员各自负责一边,但里见/山崎组合选择了不一样的战略。

她解释道:“通常我们会快速轮转,这样的走位方式在残疾人羽毛球并不常见。为了弥补各自的弱项,我们在场上会移动变换不同的站位。我想当观众看到我们在场上不停移动,肯定会很震惊的。”

2019年日本残疾人羽毛球国际赛,两人凭借这一特色打法夺得冠军。

里见(右)和搭档山崎在赛场上的配合
里见(右)和搭档山崎在赛场上的配合
(c)JPBF

期待单打赛场

起初里见把重心放在双打赛场,但后来她改变了主意,因为双打中残疾程度更高的球员往往成为对方主攻的对象。她的分级是WH1级,而山崎是比她程度稍轻的WH2级。“想到这点,我就开始考虑参加单打比赛了,”她说。

在单打比赛中,场地采用半场,而如果羽毛球落在球网与靠近球网的发球线之间,就会被判为界外球。因为场地缩小,比赛的重点在于如何迫使对手前后跑,从而消耗其体能。两位选手的拉锯战也是比赛的一大看点。

残疾人羽毛球比赛采用的网的高度与健全人比赛的高度是一样的,选手们在击球时往往需要尽可能地后仰上身,这需要极大的技巧。除了身体调整之外,选手们还需要需要灵活操纵轮椅配合移动。这些都能给观赛者留下很深的印象。

里见说她有时会提前想好战略,有时就依靠临场反应。“在拉锯战中,当我意识到自己和对手正在比策略时,就会沉浸在羽毛球的乐趣中,”她说,“我要是得分了当然很开心,但如果对手凭借我从未见过的招式得分了,也会忍不住心生佩服而会心一笑。这也正是我喜欢羽毛球的地方。”

里见在赛场上后仰上身击球
里见在赛场上后仰上身击球
(c)JPBF

羽毛球给生活带来改变

最开始坐上轮椅时,里见不愿意出门,不愿意乘坐公共交通,因为她不想被人看见。而在外出时,她也经常遇到一些障碍,比如台阶等。在接触羽毛球后,她的想法有了变化。

她解释说:“要是没有遇到残疾人羽毛球的话,我可能大部分时间还是待在家里。最开始我没有体会到这个运动的乐趣,所以不太想打。可当我认真打起来,一个全新世界的门向我敞开了,我感受到了其中乐趣。因此我很感激我的父亲,是他催促我加入俱乐部的。”

羽毛球也让她意志更坚强,她可以一个人外出满世界闯荡,也不再畏惧向陌生人开口求助。

“对于我取得的进步,我自己都很惊讶。它让我明白,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机会开启新的体验,就要勇敢去做,”她说。

里见今年22岁,她希望能在明年东京残奥会夺得双打和单打双冠。

“明年将是残疾人羽毛球的残奥首秀,所以我肯定希望成为‘第一位女王’,”她表示,“残奥会能在日本举办,我很激动,因为它能更好地普及这项运动。我希望人们能更近距离地观看我比赛、目睹我获胜,为此我将全力以赴。”

《一分钟,一项运动》 | 残疾人羽毛球
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