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姆·施罗德:我不会放弃

2020年美网公开赛轮椅网球Quad组男单决赛,施罗德准备发球
2020年美网公开赛轮椅网球Quad组男单决赛,施罗德准备发球

新晋美网轮椅网球冠军山姆·施罗德在采访中谈及个人成长经历以及对明年残奥会的期待。

山姆·施罗德是网球界冉冉升起的新星,一个月前他刚拿下美网轮椅网球Quad(四肢中三肢或以上有障碍)组单打冠军。

但他的夺冠之路并不平坦,因患有先天裂手裂足症,他在16岁前经历了30次手术。“因为经常进医院,我耽误了很多课业,”他说,“我的人生很不一样,但我一直都过得很快乐。经历癌症和这一切不仅帮助我成为更好的人,也让我在场上成为一名好的运动员。”

他表示,生活中的磨难使他学会冷静并在赛场全力争取每一分。“患癌的时候,我需要接受各种治疗不能放弃,比赛也是如此。”

对网球一往无前的热爱

施罗德在11岁时首次接触网球,之前他还尝试过曲棍球、篮球甚至手摇自行车,但最后是网球吸引了他。

他在采访中回忆说:“上完第一节网球课后,我就坚持一直都去。网球课很有意思,我很喜欢,所以我在第一节课就对它着迷,义无反顾地上下去。”

2014年他跟随青少年队参加了个人首个国际赛事——2014年团体世界杯,并获得季军。两年后他收获了自己首个国际巡回赛冠军。

但不幸再次来临。

2017年10月,18岁的施罗德被诊断结肠癌,当时他在世界青少年组排名第一,成人组排名第六。

连续五周的时间里,他要服用化疗药物、接受化疗,甚至一度需要借助饲管进食,那段期间他体重掉了十公斤。

经过一段时间化疗后,2018年三月他接受了结肠造口术。在治疗期间他从未想过要放弃网球。

“第一次诊疗时我们就跟医生说,‘不管怎样我都要恢复,要能再打网球’,这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事。这个想法也一直支撑我度过整个治疗阶段,”他说。

术后四周后,施罗德回到球场,开始每次15分钟的练习。

2020年美网公开赛轮椅网球Quad组男单决赛,施罗德击球瞬间
2020年美网公开赛轮椅网球Quad组男单决赛,施罗德击球瞬间
2020 Getty Images

美网夺冠

美网公开赛是自一月澳网公开赛以来首个国际主要网球赛事。

美国网球协会原本打算取消今年轮椅网球组的比赛,但之后在选手们的游说下这一计划最终改变。

施罗德世界排名第四,这是他首次参加网球重大赛事,他和团队立下的目标是闯入决赛。在拿下Quad组两场循环赛后,他在决赛遭遇世界排名第一的迪伦·奥尔科特。几天前的比赛中他刚被奥尔科特直落三盘击败。

可在决赛中,施罗德成功逆袭,以7-6 (7-5)、0-6、6-4战胜奥尔科特,捧起个人第一座奖杯。

他表示美网比赛是很棒的经历。“每一次和迪伦对打都很特殊——我们以前很少正面交锋。能打败世界第一感觉的确很棒,尤其是当他是迪伦,他赢得过那么多场比赛,”他说。

赛后他马上跟荷兰的家人打了电话。“我下场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系家人,因为那之后媒体采访啊这些事情会很忙,”他解释说,“家人们都很为我感到高兴,全家人在一起收看了我的比赛。对他们来说,这也是很好的结果,因为在我自己还不能开车的时候,是他们载着我到处跑。”

2020年美网公开赛,施罗德捧起胜利奖杯
2020年美网公开赛,施罗德捧起胜利奖杯
2020 Getty Images

展望东京残奥会

获得东京残奥会资格是施罗德在过去五年的尔目标,目前他排名世界第三,到明年六月前他必须保持在世界前八,这样才有望入选荷兰国家队。

他表示:“接下来希望能打许多场比赛,因为现在的形势我们也都不太确定。希望接下来能有更多的比赛,这样我能赢得更多的积分。”

荷兰队在残奥会有很辉煌的比赛成绩,自1988年汉城(现首尔)残奥会以来,他们在轮椅网球项目拿到了36枚奖牌。

2016年里约残奥会,荷兰女子轮椅网球拿到了两金两银,但荷兰男子轮椅网球上一次拿到奖牌还是在2012年伦敦残奥会。

施罗德希望自己能在残奥赛场夺冠。

“我想每个网球手都希望能夺金,但这不是靠想就能实现的。我只是希望自己有天能体验那种感觉,”他说,“在我看来,(残奥比赛)就是在一大群观众的注视下在一个大的赛场比赛。我想场内的气氛应该很好,至少从电视上看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