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奥选手们通过视频活动向学生传递鼓励

应对疫情挑战,澳大利亚及日本学校继续展开国际残奥委会“I'm Possible”(我能行)教育项目。

通过国际残奥委员会“I'm Possible”教育项目,残奥选手们向正经历疫情挑战的澳大利亚及日本小学生们送上了鼓励与希望的信息。

作为国际残奥委会“I'm Possible”教育项目的活动之一,澳大利亚及日本的残奥运动员们通过网络虚拟课堂与当地小学生们进行交流。运动员们分享了自己的故事,包括经历的挫折以及面临残奥会延期等意料之外变动时的调整。明年东京残奥会闭幕式上将举行“I'm Possible”颁奖仪式。

日本运动员松江美季认为,在当前的情况下,这样的活动有特殊的意义。

“老师们反馈说,‘I'm Possible’活动让小学生们的眼睛里重新有了光,这让我感到很开心,”她说,“活动让学生们有了更多讨论。很显然,(因为疫情)学生们少了许多交流机会,他们或许因此也变得有些消沉,有些老师说课堂有时陷入不可思议的静默,但是‘I'm Possible’活动让学生们重新有了生机。”

“I'm Possible”项目于2017年12月启动,旨在通过普及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知识促进社会包容。日本是首个将该项目引入学校教学活动的国家。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打乱了许多国家正常的教学活动,据松江介绍,日本的老师们也在重新制定远程教学方案及缩小班级规模等方面面临巨大压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I'm Possible”活动帮助老师们让学生恢复活力。

松江自己也是参与“I'm Possible”活动的一名运动员,她说:“一个五年级的学生说,‘残奥运动员们给了我力量,让我能够面对现在情况,帮助我专注在自己能做的事情上’。我很高兴听到这个学生这么说,相信我们能够帮助他们度过这个困难时期。”

疫情期间“I'm Possible”课程继续

在澳大利亚,“I'm Possible”活动最初在二月开展,原计划是走访各学校与学生们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但三月份因为疫情计划被迫调整。

“老师们都说这个活动有助于远程教学,增加了教学内容的多样性,毕竟远程和视频教学的内容总是有限。有人陪伴,能和运动员们交流是很有帮助的,”澳大利亚残奥委会负责教育项目的珍妮·布鲁说。

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布莱克·科克伦,乒乓球运动员梅利莎·塔珀、自行车运动员卡罗尔·库克和皮划艇运动员柯蒂斯·麦格拉思都在线参与了这个活动。

布鲁负责交流中的协调工作,她说运动员们和小学生们的交流有很好的效果。比如16岁就参加了里约残奥会的皮划艇运动员丹尼尔·利特哈尔斯就在一次活动中和运动专业的学生们进行了交流。

布鲁回忆说:“他做得很好,告诉学生们如何保持专注,如何重新确立目标。那些学生们正在走他曾走过的路,只是阶段不同,他们之间展开的交流真的很好。”

除了利用科技让更多老师能接触到“I'm Possible”活动资源,布鲁同时推荐在远程教学活动中引入游戏,以增强互动。她还幽默地说要记得好好控制系统静音功能。

她解释道:“如果一堂课里有70个小孩,而静音键控制权在他们自己手上的话,那可太挑战了。我觉得最大的经验就是要让孩子们掌控对话。获得最佳效果以及互动的方法就是留出充裕的问答时间。有次自行车运动员阿利斯泰尔·多诺霍提到他的狗,结果孩子们提了50多个和狗有关的问题。或许你觉得这样有点傻,有点无关,但其实是有关的,这说明孩子们把多诺霍当普通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