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战在抗疫前线的游泳运动员吉妮西丝·里尔

委内瑞拉残疾人游泳运动员吉妮西丝·里尔的比赛瞬间
委内瑞拉残疾人游泳运动员吉妮西丝·里尔的比赛瞬间

委内瑞拉残疾人游泳运动员吉妮西丝·里尔原本已做好准备今年在东京实现自己的残奥会首秀,但现在她不得不再等等。

在残奥会因新冠肺炎疫情延期后,里尔将自己的大部分时间投入到了家乡阿拉瓜当地一家医院的工作当中。

在抗疫前线

里尔在运动员之外的另一个身份是医生,从二月起,她开始在医院的骨伤科和骨科工作。3月16日,为了遏制疫情蔓延,委内瑞拉宣布全国锁城。

她介绍说:“我们面临这些任务,是因为我们曾宣誓。不管形势如何,我们都必须全身心帮助病人。开始的那几天我们都很恐惧,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甚至在休息的时间都睡不着。有天院里来了五个病人,都发着高烧,有感染症状,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作为医生必须在场,必须认清自己的职责。”

27岁的里尔在2015年参加了Agito基金会发起的“通往里约2016之路”项目。

她觉得作为运动员的经历使她在医生的工作中更有优势。

“运动让我自律、集中,有信念。从医很难,是最难的几个职业之一,”她说。

室内游泳和公开水域游泳需要极大的付出和坚持,这些经历使我能在当前的情况下付出更多努力。

退役?不

她坦陈:“有时候我也想若是没有从医的话,或许我能取得更大的游泳成绩,或许我能成为世界冠军,但是上帝让我拥有同时追求这两个职业的信念,我就下定决心了。也许现在我错过了最好的时光,但我按时毕业了,也同时担任这两个身份几年了,有许多人因此很佩服我。”

当然,这也不意味着她即将从泳坛退役。

去年在遭受父亲去世的沉重打击后,她努力振作起来并最终获得了残疾人泛美运动会的参赛资格。

在那届运动会上,她在400米自由泳S10级比赛中排名第四,与奖牌擦肩而过。在今年疫情爆发之前,她一直在争取拿到东京残奥会的参赛资格。

“疫情爆发之后,我就在一家酒店的32米长的游泳池训练。未来充满不确定,”她说。在医院工作时间之外,她还会尽量做些体能训练,保证体力能跟上。

©Alexandre Battibugli/Agitos Foundation
©Alexandre Battibugli/Agitos Foundation

我没有从泳坛退役这个想法。游泳是一种生活方式。

由于先天发育不足,里尔在刚出生不久就被截去右腿。在她看来,游泳能缓解她在工作上的压力。“在游泳训练中获得的平静能帮我释放许多事情。我把游泳看作一种生活方式,不管我能不能留下什么成绩,”她说。

重大的决定

2016年,里尔没能获得里约残奥会参赛资格,那时候她正在委内瑞拉卡拉沃沃大学攻读医学学位。

虽然她可以努力练习,在最后的几个月争取参赛资格,但她选择把重心放在学习上。

她表示:“当时我正在准备自己的论文,我的导师问我是去训练还是专心弄论文。那是我大学的最后一年,所以我必须要在去里约和顺利毕业间做出选择,最后我选择了学业。”

她的论文——关于HIV感染者污名化和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治疗——最终获得优秀论文提名。

我想继续代表我的祖国争得荣誉,也想参加残奥会。

在隔离期间她并没有停止训练,她的体能教练给她寄了一些器械,于是她就在家中保持练习。

她在从医路上的梦想也未完待续,她说:“当我顺利毕业时我完成了一半的梦想,但我还没有完成我的专业方向:骨科和脊柱外科。很多人问我学医是不是因为我的残疾,但其实不是,我是真的很喜欢。”

面对运动在疫情中的停摆,里尔依旧保持希望。“因为疫情,体育活动现在停摆,虽然我们很清楚这个状态还要持续,但我们必须保持信念和希望,”她说。

在她看来,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每个人都要遵循医护人员的叮嘱。“有很多根本不懂医学的人在散播一些关于新冠病毒的信息,作为医生,只有我们才清楚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所以我希望公众能听我们的,”她说。

内容选自国际残奥委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