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努阿图青年在运动中找到前路

训练中的纳卡特
训练中的纳卡特

去年入选瓦努阿图代表队参加阿拉弗拉运动会对于马蒂亚斯·纳卡特来说,其意义远不止是个人运动生涯的开端,那一刻也意味着他完成了自己的成人礼。

患有先天性脑性瘫痪的纳卡特在四年级时被迫退学,因为来自同学们的恶意玩笑和嘲讽使他感到很自卑,他不愿意跟家人以外的任何人接触。

2017年,瓦努阿图残奥委会教练、同时也是他父母好友的蒂莫西·拉夫曼带他参加了塔纳岛一个体育人才选拔活动。尽管17岁的他当时很抗拒,但也就是在那次活动中,他的命运发生了转折。

“他一跑起来我就知道一个运动员要诞生了,”大洋洲地区残奥委会项目经理克里斯·纳恩回忆说,纳恩同时也是Agitos基金会资助的残奥及奥运高水平运动教练,他曾作为澳大利亚残疾人田径队教练带队参加过残奥会。

“他当时的成绩很好,在他赢了几场预选赛后,我们就邀请他加入塔纳的精英队,”纳恩说。在纳卡特身上他看到了别人没有发现的闪光点。

于是纳卡特开始在拉夫曼的指导下开始每周五天的训练,他的速度不断提高,随之一起提高的是他的自信以及充分发挥自己潜能的决心。

尽管每一次去训练对他来说都是挑战,但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有志者事竟成这句话。

纳恩介绍说:“对他来说车费是个很大的难题,有很多次他不得不走很远的路来训练,之后再步行回家。即便这样,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他都没有错过一次训练。”

纳卡特的母亲也很快发现了儿子身上的积极变化。

“我可以看到他在改变,他踏出了房门去训练。训练队的人用自己不放弃的故事鼓励他,”她说,“以前我们努力试过劝他参加社区或者教会活动,但是他在学校和街头的经历让他对嘲笑和谩骂感到害怕。可现在他脸上又有笑容了,也更健谈了。是上帝把残疾人运动这个礼物送给了我们。”

去年在阿拉弗拉运动会获得银牌后,纳卡特荣归故里
去年在阿拉弗拉运动会获得银牌后,纳卡特荣归故里

由于天赋和自身的不懈努力,纳卡特去年入选国家队前往澳大利亚参加阿拉弗拉运动会。

这次比赛给他带来了另一次成长,因为此前他从未出过国,没乘过飞机,甚至没有离开过家乡塔纳岛。

在塔纳岛,一切都还保留着传统的方式,许多女性还穿着草裙而男性随身带着刀。因此在他启程前,家里人为他准备了一场特殊的仪式。

“根据我们的习俗,当一个男孩离开家时,他需要在众人的见证下接受剃须,这是由男孩过渡到男人的重要一步,”拉夫曼介绍说。

四十多个人聚集在一起观看瓦努阿图检察长给纳卡特剃须。他的祖父、前总理乔·纳图曼也在场,他讲述了这次远行对于纳卡特个人的意义。

当纳卡特接过队服时,他脸上露出了害羞的笑容,四年级被迫辍学的他终于找到了自己可以追求的道路。

在阿拉弗拉运动会上,纳卡特参加了T37-38级接力并获得亚军,这次经历也对他的运动生涯产生了深远影响。在比赛前他参加了Agitos基金会的训练营,赛后他继续留在澳大利亚参加国内比赛以及备战东京残奥会。

瓦努阿图残奥委会的乔治·兰加表示纳卡特的经历在太平洋岛国并不少见。“许多有残疾的瓦努阿图人没办法完成学业,因此很难找到工作,”他说。

也因如此,纳卡特的经历能给其他人带去鼓舞,激励他们发掘自身潜力,找到前进的道路。

内容选自国际残奥委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