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羽毛球通往残奥会之路

四届残疾人羽毛球世锦赛冠军金正俊。图片由世界羽联提供
四届残疾人羽毛球世锦赛冠军金正俊。图片由世界羽联提供

作为一名前羽毛球运动员和现任残疾人羽毛球教练,董炯深知残疾人运动员在羽毛球场上面临着多大的挑战。

他解释说:“残疾人的羽毛球训练与健全人区别相当大。健全人通过跑步就能达到锻炼心肺功能的目的,而轮椅运动员则必须通过摇动轮椅等力量练习,并且要保持轮椅和动作统一配合,才能达到锻炼心肺功能的目的。”

董炯曾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获得男单亚军,现在担任中国残疾人羽毛球队教练。

亲眼目睹了队里运动员们不同于常人的艰苦训练,董炯深信当残疾人羽毛球运动首次出现在残奥会时,将是一次充满激情与希望的美好之旅。

2019世界羽联残疾人羽毛球世锦赛男双轮椅决赛中的中国选手屈子墨和麦建朋。图片由世界羽联提供
2019世界羽联残疾人羽毛球世锦赛男双轮椅决赛中的中国选手屈子墨和麦建朋。图片由世界羽联提供
Courtesy of BWF

作为速度最快的球拍运动之一,残疾人羽毛球运动首次出现在国际赛场上是在1998年,当时首场世界锦标赛在荷兰阿默斯福特举行。

尽管自2011年以来世锦赛每隔两年举行,但残疾人羽毛球直到2014年才真正获得国际瞩目,那一年在世界羽毛球联合会的提案下,残疾人羽毛球被国际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选入2020年东京残奥会比赛项目。

2015年接受国际残奥委会官网采访时,世界羽联主席波尔-埃里克·赫耶尔·拉尔森表示听到残疾人羽毛球入选残奥会时内心非常激动。

他说:“这是历史性的一刻,对残疾人羽毛球群体和整个羽毛球运动来说意义重大。我们很开心能看到过去四年的付出收获了这样的结果,也很期待在未来进一步推动残疾人羽毛球运动的发展,进一步就东京残奥会的准备与国际残奥委会加强合作。”

尽管目前残疾人羽毛球运动的优秀选手大多集中在亚洲和欧洲两个地区,拉尔森相信随着这项运动的逐步发展, 将会有一些新兴强国崛起,挑战现有的局面。

日本残疾人羽毛球国际赛2017比赛现场
日本残疾人羽毛球国际赛2017比赛现场
Tokyo 2020 / Shugo TAKEMI

法国残疾人羽毛球队教练法布里·瓦尔特表示,残疾人羽毛球入选残奥会很大地促进了这项运动在法国地发展。“我明显看到选手们训练和比赛的水平都提升了,教练们也更加有经验了,”他在2015年接受采访时说。

2019年,残疾人羽毛球运动抵达另一个里程碑——残疾人羽毛球世锦赛和世锦赛首次在瑞士的巴塞尔共同举办。参赛选手人数创下新高,来自41个国家的球员们参加了残疾人项目比赛。

印度尼西亚球手莱妮·拉特里·奥克蒂拉在2019世界羽联残疾人羽毛球世锦赛中夺得个人首枚单打金牌。图片由世界羽联提供
印度尼西亚球手莱妮·拉特里·奥克蒂拉在2019世界羽联残疾人羽毛球世锦赛中夺得个人首枚单打金牌。图片由世界羽联提供
Courtesy of BWF

“看到这项运动从很小的规模发展到如今能和羽毛球世锦赛一起举办,看到它发展到今天的这个层面,我感到非常震惊,”英国残疾人羽毛球运动员瑞秋·钟在接受BadmintonWorld.TV采访时说。

参与SH6级(短肢组)女子单打比赛的钟是首位三次摘得世锦赛金牌的英国残疾人羽毛球运动员,她从六岁开始打球,但她回忆说自己在青少年时期感觉很沮丧。“那时我很清楚自己无论如何都打不那些和我同龄,却比我高三十多厘米的人,和他们比赛越来越难,”她说。之后在一位教练的介绍下,她开始接触残疾人羽毛球,并在那里找到了自己发光的舞台。

在明年东京残奥会上,来自6个分级的共90名球手(46名男选手,44名女选手)将参与单打、双打和混双项目的角逐。

除个别小幅修改外,残疾人羽毛球比赛基本采用普通羽毛球比赛的规则:每场比赛采取三局两胜制,每局获胜分为21分。各种组别均采用相同高度的球网。

对于残疾人羽毛球比赛加入残奥会,2019年残疾人羽毛球世锦赛SL3级别女子单打金牌得主玛纳西•乔希表示:“被纳入残奥会之后,这项运动将增添许多价值,包括比赛水准、涵盖分级多样性、性别平等、娱乐性、观众、粉丝群体以及媒体的广泛报道等。”

2019年残疾人羽毛球世锦赛SL3级别女子单打金牌得主玛纳西•乔希。图片由世界羽联提供
2019年残疾人羽毛球世锦赛SL3级别女子单打金牌得主玛纳西•乔希。图片由世界羽联提供
BWF / Alan Spink

尽管曾包揽四个残疾人羽毛球比赛冠军头衔的韩国球员金正俊则期待在WH2级单打和WH1-WH2级双打中夺取残奥会金牌,对他而言,参加残奥会本身的意义远大于奖牌。

他在接受国际残奥委会官网采访时表示:“虽然奖牌是我的目标,但能参加残奥会已经足够让我感到激动。对我来说这是很大的荣誉,我也为所有残疾人羽毛球选手感到高兴。”

残疾人羽毛球比赛规则解释

尽管金正俊谈及残奥会奖牌时显得十分淡然,他的对手、来自中国香港的球员陈浩源却对他“虎视眈眈”。自从2018年陈浩源在比赛中结束了金正俊七连胜的纪录,两人就被视为男子WH2级别上的劲敌。如今残奥会延期至明年举行,陈浩源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将有更多的时间准备。

为了更好地迎战金正俊,陈浩源甚至在疫情期间培养了一个新的爱好——看韩剧。

他说:“我跟教练说看韩剧不光是为了娱乐,而是一种策略,因为我最大的对手是韩国人,要是我学习韩语的话,我就能在比赛中听懂他们说些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