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井崇匡:随时都有赢的可能

nagai takamasa

日本柔道家永井崇匡希望能在明年残奥会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柔道风格

有望入选东京残奥会日本代表团的视障柔道家永井崇匡是近几年日本涌现的优秀青年运动员之一,他被寄予夺金厚望。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他分享了自己和柔道的故事。

随时都有获胜机会

与奥运会不同,残奥柔道比赛开始前,两个选手都要互相抓紧对方袖子和衣领。如果中途两只手都松了,裁判会说“等一下”,暂停比赛并将选手的手放回到原来位置。

若比赛过程中有位选手离开了柔道垫,裁判会要求其回到中央,两名选手再次抓紧对方袖子和翻领继续比赛。

永井解释说:“比赛一开始就是相互抓紧对方,所以无需其它身体接触即可开始进入技的较量。有时候数秒间就可能获得最高评分的‘一本’。参与残奥会柔道比赛的都是视障选手。在健全人柔道比赛中,选手在最后五秒钟保持防守的情况并不少见,但是在残奥柔道比赛中,因为两名选手一直抓着对方,几乎不可能逃脱。即便比赛还剩两秒,眼看着要输了的选手也依旧有逆袭的机会。在我看来柔道的魅力之一就在于胜负随时可能见分晓。”

永井崇匡接受采访
永井崇匡接受采访

在交手中学会招式

永井是在两岁时开始出现视力问题,无法看到任何光,但从小他就很喜欢在户外玩耍,踢踢球或者随便跑,在到他在外面跌跌撞撞,他的父母开始考虑有没有什么运动可以“让他在安全的环境下自由地活动”,于是在小学一年级时,父亲把他送到了柔道道场。

最初的训练是艰苦的,他要费很大的劲儿才跟得上,大部分时候他都没觉得训练有趣,他也不了解柔道,不清楚它是哪种武术形式,也不清楚自己要怎么做。

“最开始我不了解那些招式,单纯依靠模仿很难,于是我通过交手中别人攻击我的方式学会这些招式,到掌握为止的确花了很长的时间,”他回忆说。

开始发现柔道的乐趣

大约在初中时永井第一次产生了想参加残奥会的想法。虽然后来他有机会参加2016年里约残奥会,但不巧摔伤了膝盖的前十字韧带。

里约之后他立志要参加东京残奥会。2018年他在亚洲残疾人运动会获得铜牌,尽管已经能在国际赛场上取得不俗成绩,但永井依旧没有那种享受柔道的感觉。直到去年,这一情况才开始改变。

在残奥柔道比赛中,参赛选手依照视力能力被划分为B1(全盲)和B2、B3(低视力),但是比赛级别的划分是依照选手体重进行的,因此视力情况不同的选手也可能通常竞技。

永井表示:“通常情况下,B1级的选手跟低视力选手相比,往往不能完成掌握自己的移动情况,由此也不能很好地定自己的位置。我尽量试图逃避这样的情况,觉得只要通过刻苦训练就能掩盖自己的弱点取得胜利,但在这种心态下,我没能在国际赛中获胜,于是我开始思考。”

意识到自己的局限后,永井开始回归基础练习,训练自己的核心能力,并最终总结了一套自己作为B1选手的方法,接近视力健全选手的水平。有了这个新发现,他也渐渐意识到柔道的乐趣所在。

“我开始掌握各种技的形式,同时学会如何通过确定自己的中心将这些技化为己用。我知道只要能提高技,就能提高获胜率。我的心态转变为以更胜一筹的招式打败对手。可能因为我在交手中借力打力,比赛中使用技时我开始感受不到自己的力,换句话说,我不再觉得自己是被迫出招。当我能有策略的见机将对手摔倒时,我感觉特别好。这是我主要练的点,也是我很享受的部分。”

在战胜对手之前,永井首先要战胜内心的恐惧
在战胜对手之前,永井首先要战胜内心的恐惧
(c) JBJF

克服对未知的恐惧

虽然永井现在很享受柔道比赛,但他心里依旧有对看不见的恐惧。

“有两个事情让我害怕,一个是不清楚对手的姿势,还有一个是不清楚自己的位置是否利于反击,”他说道。

这两点恐惧并不容易克服,关键在于不断打磨自己的技巧。

他说:“如果我能把握自己的重心,站立得稳,我的反应就能快很多。一旦我能更好地意识到自己的姿势,我就能开始感受对方的移动,并预测他将怎样出招。渐渐的我就没那么恐惧了。到明年东京奥运会时,我希望自己不再有任何恐惧。”

在柔道发源地夺金

自从1988年柔道首现汉城(现首尔)残奥会赛场以来,日本男子柔道队就一直是赛场的一支劲旅。然而在过去三届残奥会,仅有正木健人一人在2012年伦敦残奥会夺得金牌。

永井希望自己能重现日本队的辉煌。

“要是日本队不能在柔道项目夺金的话,我肯定会很难过,我心里一直有为大家夺得金牌的想法,”他说,“我也想为自己夺得一枚金牌。在主场、在众人的欢呼下参赛感觉会很好,如果我夺金能让更多人对柔道产生兴趣并立志参加残奥会的话,那就更好不过。”

永井的必杀技是巴投
永井的必杀技是巴投
(c) JBJF

无论做什么,永井都是带着“争取进步、争取超越他人”的想法,他觉得这也是自己喜欢柔道的原因之一。

他解释说:“柔道比赛中选手相互抓紧对方,这种一对一的形式很好懂,更强的一方取胜,弱的一方输掉比赛,简单明了。通过练习柔道可以提高自己,也可以有审视自己错误的机会。我觉得自己还没有达到残奥会上能发挥的最高水平,当然也取决于我个人的努力,不过我觉得自己能充分发挥潜能,变得更强。我能做到的话,就能更加接近奥运选手的水平了。”

永井认为自己的强项在于“出招快”,他希望有机会在残奥赛场展示自己这一特点。

“通过寝技获胜,通过受到判罚指导(轻微犯规)获胜,这些我都想过,但将对手摔倒是我最在意的。我的必杀技是巴投。在残奥会柔道比赛中出招很容易,也有许多机会,所以一本获胜的几率很高。我当然想向观众展示一本,毕竟人们想到柔道时肯定会想到一本。”

  • 2019年利马泛美运动会,普里西拉·弗雷德里克·鲁米斯参加女子跳高决赛
    运动员

    通往东京之路:每周精彩文章集锦

  • 阳光洒落在位于东京台场的奥运五环标志上
    关于赛会

    新年快乐!最新2021奥运年指南请查收

  • 2019年世界柔道锦标赛混合团体决赛,法国队的莎拉·莱昂妮·西西克(蓝)将日本对手芳田司(白)摔倒在地
    运动员

    通往东京之路:每周精彩文章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