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利莎·塔珀:在我心里运动员没有残疾和健全之分

2016年里约奥运会,塔珀在预赛中对战巴西本土选手卡洛琳·库玛哈拉
2016年里约奥运会,塔珀在预赛中对战巴西本土选手卡洛琳·库玛哈拉

2016年里约奥运,乒乓球运动员梅利莎·塔珀是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既参加奥运比赛又参加残奥比赛的澳大利亚运动员。在采访中她透露了明年残奥会夺金的决心。

改写历史

2016年里约奥运,梅利莎·塔珀改写历史同时入选澳大利亚奥运和残奥代表团。她在乒乓球奥运资格赛中以第二名的成绩加入伊朗选手扎赫拉·纳玛蒂和美国选手玛拉·鲁恩扬的行列,成为当年少有的几名同时参加奥运及残奥比赛的运动员之一。

塔珀的这一成就在澳大利亚体育界是独一无二的,在她之前,甚至在她之后都没有运动员既参加奥运又参加残奥。

这一特殊经历也使她能以独特视角看待这个世界上最盛的体育赛事,而且很明显,残奥会在她的心中占有特殊的位置。

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专访时,她表示:“残奥运动中最突出的一点在于它的纯粹。你能看到的是一个单纯想尽量做到最好的运动员。场馆内的选手们都有残疾,但你看不到残疾,只能看到他们的能力。”

我从来没有依赖别人喂食过,从来没有接受过特殊待遇。

如果我想要什么,都会靠自己去争取。

塔珀在澳大利亚小镇汉密尔顿上长大,由于出生时肩颈受到拉扯,她患上臂丛神经麻痹。在19岁以前她从未参加过残疾人运动的比赛,而此前她一直是跟镇上的成年人比赛,因为其他同龄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起初塔珀只考虑参加奥运会,但后来澳大利亚残奥委会蒂姆·马修斯的劝说下,她被说服参加残奥会的比赛。于是就有了她在伦敦残奥会的表现,在铜牌争夺赛中,领先两局的她遗憾错过站上领奖台的机会。

那次经历并没有打击她的积极性,相反,她变得更有动力。“那让我更加渴求(夺牌)。我知道自己又能力做到,但实际去做又是另一回事。”

里约“双拳出击”

2016年塔珀先后出现在里约奥运会和残奥会的赛场,这一成就堪称历史时刻,不过与其沉浸在过去的荣耀,她希望能放眼未来。

她回忆说:“2016年所有事情都连在一起,一切努力都得到了回报,是相当精彩的一年,但它只是我想要达成的一个小目标,我现在还在比赛,接下来还有更多的、能令我往后好好坐下来回味的目标。”

里约奥运赛场,她不敌巴西主场选手卡洛琳·库玛哈拉,而在残奥赛场,她止步单打预赛,在双打比赛中排名第四。

她再一次与领奖台擦肩而过,即便如此,她充分享受了残奥会比赛的过程,尤其是残奥赛场充满人情味的一面。

她说:“我的确发现在残奥赛场上,人们更愿意露微笑,更愿意在专心比赛的同时融入他人。”

日益精进

里约奥运之后,塔珀无论在健全人比赛还是残疾人赛事中都表现不俗,当中最抢眼的是她在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获得金牌。那场比赛在澳大利亚黄金海岸举行,她把那场亲友见证下的胜利称为“至今最好的比赛”。

在她参加的所有比赛中,她都拒绝将健全人对手和残疾人对手区别对待。

“无论对手是残疾人还是健全人,我的策略都是一样的,”她解释说,“在我心里运动员没有残疾和健全之分。”

2019年她获得“维多利亚年度女运动员”称号,经过多年的勤奋训练,她认为这一殊荣是锦上添花。

等待她的还有另一项荣誉——东京残奥会时她将担任澳大利亚乒乓球队的副队长,这一角色令她无比激动。

她表示:“我真的很激动!我非常爱我们澳大利亚的残疾人乒乓球队。在过去18个月里,我们之间开始形成一种很强的队内文化。我相信我们有很大的机会能在东京创造惊喜,夺得好成绩。”

瞄准金牌

目前塔珀的主要精力都集中在东京残奥会上,她的个人目标也很明确。

“我的目标肯定是戴着金牌站上领奖台,”她说,“直到去东京之前,我估计每晚都会一直重复这个梦。”

她曾多次在脑海中想象赢得胜利的场面。“上周我和队里一个人打比赛,那次比赛很激烈,最后我大获全胜,”她回忆说,“在最后我心里笑了笑,因为我想到这可能就是我拿到金牌时的场景……想到到时比赛的情况和东京带来的机会我就非常兴奋。”

东京残奥会乒乓球比赛将于2021年8月25日正式拉开帷幕,决赛将在2021年9月2日和9月3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