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库斯·雷姆:别让他人定义你的能力

2018年德国田径锦标赛,正在参加男子跳远决赛的雷姆
2018年德国田径锦标赛,正在参加男子跳远决赛的雷姆

德国运动员马库斯·雷姆是残奥会三金得主,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他讲述了自己对东京的喜爱以及自己对激励下一代的理解。

因为穿着刀片式假肢,马库斯·雷姆被誉为“刀片上的跳跃者”,他曾在2012年伦敦残奥会及2016年里约残奥会两次夺得残奥会跳远冠军,创下8.48米的世界纪录,同时他还是2016年里约残奥会男子4x100米接力冠军。明年东京残奥会,他将向个人第三枚跳远金牌发起冲击。

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专访时,雷姆表示:“那是我最大的目标。今年我们只有两场比赛——并不算多——但我会利用现在的时间搞好训练,争取明年拿下第三金。”

和其他运动员一样,雷姆的训练及比赛计划由于疫情爆发被打乱。相比于身体上的影响,他透露说自己的心理面受影响更大。

他解释说:“我想今年主要要关注心理健康。在身体方面,我照旧可以跳得好,但因为缺乏大的目标,在心理方面我有过些挣扎。这些比赛当作是为残奥会做准备当然好,可它们都只是小型比赛。我想对我们所有人来说,这都是一个大的心理挑战。”

马库斯·雷姆:我用行动证明一切皆有可能

东京之后的打算

雷姆最近刚年满32岁,自然引发人们对他是否会在东京残奥会之后退役的猜测。在采访中他透露,尽管自己确实考虑过退役的事,但近来他希望自己能再慎重地做决定。他表示只要自己能保持较高水平地发挥并且享受比赛的过程,就想一直比下去。

从某种意义上讲,东京残奥会延期自然地延长了他的竞技生涯。

他在采访中说:“要是在里约残奥会之后你问我,我肯定会说‘的确,东京残奥会一定是最后一届’,但现在东京残奥会延期到了2021年,距离巴黎残奥会就只有3年了……所以让我们边走边看吧!我要听从自己身体的意见。只要我还喜欢自己做的事,只要我还有好的发挥,我就会一直做下去。”

对于未来的选择,他表示将“持开放态度”。

2016年里约残奥会,雷姆获得男子T44级跳远冠军
2016年里约残奥会,雷姆获得男子T44级跳远冠军
2016 Getty Images

重新定义卓越

雷姆从不让他人来定义自己的能力,也不愿自己的潜能被生理上的残疾所限制。

他表示:“我不一定要成为谁的榜样,但我想让人们看到另一种可能,另一个例子。不要让任何人来告诉你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当我刚开始训练时,如果我说自己有天要和奥运选手比赛并且能赢,当时肯定没人相信我。但我证明了这是可能的。要是人们看到了我并且被鼓舞了,这就是对我最好的褒奖。”

当雷姆发现自己被年轻一代视为榜样时,这成为他最为自豪的事。“有天我看到一个小男孩接受采访,他是我的一位患者——因为我还是一名义肢矫形师,我曾医院见过他,给他配过义肢。当在采访中被问谁是自己最大的榜样时,他写下了我的名字。现在想起这个事情我都还感慨万千,对我来说,能鼓励某一个人就是对我最大的赞许。”

如果德国纪录是由残奥选手而不是奥运选手保持的话,那该多好。

我想那将是对奥林匹克圈子的一个小刺激。

雷姆的目标并不仅限于明年的残奥会比赛。他在采访中说:“8.50米是伟大跳远运动员和顶尖跳远运动员之间的分水岭,我想成为最好,所以我的下一个目标是8.50米,一旦我跳过了8.50米,我就离8.54米不远了,那是德国国内纪录,长达30年一直未被打破。我认为是时候为德国立下一个新的纪录了。”

他还提出了一个新鲜的看法。“如果德国纪录是由残奥选手而不是奥运选手保持的话,那该多好。我想那将是对奥林匹克圈子的一个小刺激。同时也将证明我们和奥运选手在同一水平线,无需隐匿于任何人身后。”

我喜欢东京

在东京残奥会倒计时一周年之际,国际残奥委会主席安德鲁•帕森斯在采访中表示东京残奥会“将成为人类历史性的时刻”。对雷姆来说,东京之旅更值得期待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自己对东京这个城市的喜爱。

他曾去过东京6、7次,并且每次都很愉快。“我非常喜欢那里的人的举止和待人的方式,他们都非常热情地欢迎我。我很喜欢日本料理,简直太棒了,”他说,“第一次去日本时,我待了两周,当时我想每天都尝试新的料理,居然都实现了……日本留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好,这也让我每次再去都很开心。”

这就是连结,我们在一起不分离。

渴望连结奥运与残奥

在采访中,雷姆还透露了一个更大愿望,他希望在未来奥运会及残奥会有更大的连结——比如在奥运结束至残奥开始的过渡期内举行奥运和残奥共同参与的比赛。

他说:“如果这有天能成为现实——即便是在我头发花白、只能坐在家中沙发中观看——如果有天能看到奥运选手与残奥选手共同参与的接力赛事,我肯定会喜极而泣,因为我有这个想法很多年了。我觉得那将是一个伟大的信号,我们为什么要先特意举行奥运会闭幕,再进行残奥会开幕呢?”

他又进一步解释说:“就像我曾经说过的,有八条赛道,八组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选手,每组分别有两名奥运选手、两名残奥选手,让这八组选手进行4x100接力赛,用奥运圣火取代接力棒。最后获胜的那一组选手手持圣火,象征性地说‘现在让我们继续’。这就是连结,我们在一起不分离。我觉得这会成为一个象征,要是有生之年能看到这样的场面,将太棒了。”

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国际残奥委会主席安德鲁•帕森斯曾表达对雷姆这一设想的看法。

帕森斯表示:“以某种综合竞技项目的形式来展示融合性或者传达一些强烈的信息,我认为不失为一个好的想法。当然能举行一些综合性赛事,以推动和促进包容、融合。马库斯的提议通常都是些好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