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迪逊·德·罗萨里奥:残疾人运动可以照进一束光

2019年世界残疾人田径锦标赛,罗萨里奥夺得女子800米冠军
2019年世界残疾人田径锦标赛,罗萨里奥夺得女子800米冠军

澳大利亚运动员麦迪逊·德·罗萨里奥是女子800米T53级世界冠军,在访谈中她分享了自己与运动结缘的故事以及她对残奥会延期的感想。

麦迪逊·德·罗萨里奥刚开始接触轮椅类运动时并不太顺利。

上个月在接受On Her Game节目访谈时,她回忆说:“我记得我试过轮椅篮球,可是我身体太不协调了,连球都抢不到,更别提一边拿球一边转轮椅了。”

四岁时因为流感,罗萨里奥患了横贯性脊髓炎,不过她一直坚持和姐妹们一起运动,直到12岁时有天教练把她叫到一旁,说她“是队里的负担”,后来教练建议她试试轮椅竞速。

她第一次坐上竞速用的轮椅时很不习惯,觉得实在太大了。“我完全操作不了,不过我又很喜欢,因为坐上去感觉那么独立,比我平时用的轮椅快那么多,”她说。

在找到合适自己的运动后,罗萨里奥不断在赛场取得佳绩,她收获了三枚残奥会银牌,十枚世锦赛奖牌。

北京残奥获赠鼓励的花束

14岁时,罗萨里奥随三千多名运动员一起走进北京国家体育场,参加2008年北京残奥会开幕式。

闪光灯、音乐、场上欢呼的人群,这些在她心里留下难忘的记忆。“身边都是想要抵达卓越、成为最好的运动员们。选手村里每个人都想挑战自己身体的极限,这样的经历并不常有,”她回忆道。

罗萨里奥在北京参加了100米和400米两个项目的角逐,尽管在这两个个人项目未能有所收获,但她和队友一起夺得了女子4100米亚军。

那届残奥会她还有一个难忘的时刻。在100米决赛,她是最后一个跨过终点线的,但在颁奖仪式结束后,夺得冠军的加拿大运动员尚塔尔·皮蒂克莱尔在经过澳大利亚队时把手中的花束送给了她,并对她说“在你自己得到花束前,这个先送给你”。

皮蒂克莱尔获得过21枚残奥会奖牌,她的这个举动深深地鼓励了罗萨里奥。“回想起来,那一瞬间简直不真实。像尚塔尔那样厉害的人把14岁的我看在眼里,并且在我身上看到了我自己都没看到的东西,”她说。

2018年迎来高光时刻

2012年伦敦残奥会之前罗萨里奥因伤病一度质疑自己是否该继续比下去,到2014年,因为伤病她不得不暂时远离赛场,但那段时间也让她获得重新审视这项运动、重新发掘其魅力的机会。

2016年里约残奥会,罗萨里奥收获了首枚个人残奥会奖牌——800米银牌。

两年后,罗萨里奥迎来运动生涯的高光时刻,她获得英联邦运动会1500米和马拉松冠军。在那届运动会,有38项比赛是由残疾人运动员和健全运动员一起参加的,她感受到人们对残疾人运动的支持,“变化太大了,以前没看过我们比赛的人都喜欢上了这项运动,这是在英联邦运动会上发生的最棒的事,”她说。

英联邦运动会闭幕后,她随即飞往伦敦参加马拉松比赛。此前,几乎没有选手完成过女子轮椅马拉松的比赛。在还有一公里的时候,她和其他五位选手领先在前,但大家速度逐渐降了下来,等到还有600米时,她决定放手一搏,最后凭借微弱优势超过美国选手塔蒂亚娜·麦克法登成为首位夺冠伦敦女子马拉松比赛的澳大利亚选手。

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罗萨里奥在夺冠女子1500米后露出开心的笑容
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罗萨里奥在夺冠女子1500米后露出开心的笑容
2018 Getty Images

延期的考验

尽管东京残奥会延期使罗萨里奥有更多时间做平时因训练搁置的事,她坦承因延期也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没有目标的训练是很挑战人的,不知道自己练得好不好,”她表示,“也不知道对手训练得怎么样,就像是只能靠自己的想象训练。”

没有比赛,她只能依靠查看对手们的社交状态来看她们的训练情况。

“我的心理咨询师让我别这么做,因为我已经变得经常想‘要是她们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呢’,”她解释说。后来心理咨询师建议她专注在自己能掌控的事情上。

残疾人运动能改变人们的观念

因为一直以来家人都很支持自己,罗萨里奥从来没有感觉的自己和姐妹间有什么不同。

她说:“我从来没想过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下决心后做不到的。”

但到上高中后,她发现外面的世界并不是这样的。“我希望身有残疾的孩子们长大后,不会遇到一个时刻,意识到世界认为他们不行,”她说。

在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罗萨里奥已经感受到残疾人运动给人们观念带来的改变,特别是在澳大利亚,运动不仅改变了社会看待残疾人运动员的方式,也从整体上提升了每个个体的发声空间,为每个人创造了更多的机会。

在采访中她说:“我想那些残疾的孩子很少看到和自己同样情况的人处在有影响力的地位,通过运动,我们可以照进一束光让他们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