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罗·查曼:只为摘金

2016年里约残奥会赛道上的劳罗·查曼
2016年里约残奥会赛道上的劳罗·查曼

参加在巴西国内的比赛给与了劳罗·查曼许多力量,同样也是在两年前的巴西,他收获了冠军头衔。

“现在我一闭上眼就能看到那个瞬间,”查曼回忆起在2018UC残疾人自行车世锦赛上夺冠的时刻。

“我觉得我赢了,虽然我并不很确定。当我确定自己赢了的时候,我和我的儿子、妻子和祖父一起庆祝,那是他们第一次搭乘飞机去看我的比赛。那个经历非常特殊,”他说。

在那场比赛两年前,他的努力换来了许多运动员只能梦想的成就——获得两枚残奥会奖牌。他先是在C5级计时赛中获得铜牌,三天后又在C4-5级公路赛中以精彩表现获得银牌。

他成为首位在残奥会获得奖牌的巴西自行车手。

他说:“里约残奥会上的两枚奖牌已经让我感到满足了,但是世锦赛的冠军超过了这一切。”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Medalha de Prata na Ominium, Campeonato Mundial de Pista em Milton Canadá, para finalizar nossa participação no Mundial ficamos com a prata, prova que é composta pelas provas “1km, volta lançada, perseguição individual e Scrat” estou muito feliz, sou muito grato a Deus por tantas alegrias em minha vida, agradeço muito a todos que me ajudam e estão comigo no dia a dia, muito obrigado a todos pela torcida Deus abençoe a todos e uma ótima semana🙌🏼🙏🏼. #gradidão #tudopossonaquelequemefortalece #tokyo2020 #memorial #fupes #timesp #caixa #bolsaatleta #ciclismocbc #cpb #probioticasquad #vittoriabrasil #penksvestuario #livcentrodetreinamento #nutrilaurasimoes #cannondale

A post shared by Lauro Chaman (@laurochaman) on

在巴西之外取得荣誉

在巴西之外的赛场上,查曼也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的2019年泛美残疾人运动会上,他一举夺得个人场地追逐赛金牌和公路计时赛银牌,再次为巴西的残疾人运动历史添加了辉煌的一页。

他同时也在那里夺得了公路赛金牌。

“看到巴西残疾人自行车队不断发展和变强,我很开心,”查曼说。

他取得的成就帮助巴西在一届残奥会上取得308块金牌,位居奖牌榜第一。

自行车不只是一种交通工具

多年来,位于巴西圣保罗州的阿拉拉夸拉市见证了年轻查曼的蜕变。

最初自行车只是他在城内的交通工作,但他对自行车的兴趣与日俱增。

“我一直都很喜欢骑自行车。之后我开始参加山地车和健全人自行车活动,之后有个朋友推荐我参加残奥会项目,”他说。

成长在以足球闻名于世的国家,小时候的查曼也想成为一个足球运动员,穿上那件著名的黄绿色运动衣。

但是哪怕是在最狂妄的梦想里,他也没想过自己能有一天代表巴西站在世界舞台上。尽管自行车带他他经历了许多冒险,直到33岁的时候他都还留在阿拉拉夸拉市。

他说:“能在自己的城市里训练和比赛很棒啊!”

影响一生的领悟

查曼说:“通过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我实现了自己最大的梦想。”

不过不仅仅是关于奖牌和奖杯,参加残奥运动还让他领悟了更多。

“我以前经常抱怨,和有着各种残疾的运动员一起生活让我经常思考,”他说。“我看到有些人虽然比我面临更大的困难,他们却也更开心。我想让我的小孩学会珍惜生命中的点滴。我们应该对生命里拥有的一切心怀感恩。”

他继续道:“一直以来,我都有一条腿和别人不一样。每当我去一个学校的时候,我都会用自己的故事鼓励孩子们去参加运动。我知道有残疾的小孩内心都有些自卑,所以我跟他们分享自己的经历。”

摘金目标

现在距离东京残奥会还有五个月,查曼被认为是2020东京残奥会上金牌的有力竞争者之一。除了在2016年里约奥运、泛美残疾人运动会和最近世锦赛上的成就,他也在2017年至2019年期间获得了几个世界杯冠军头衔。

上个月在2020哥伦比亚巡回赛第四阶段的比赛中,查曼被评为“最具竞争力运动员”,这个称呼通常被颁发给赛场上最猛烈的自行车手。

尽管身披这些荣誉,查曼还是踏踏实实、心无旁骛地为东京残奥会做准备。

他说:“我不觉得自己是最被命运眷顾的人,我只是努力训练提升自己。荷兰队、法国队、意大利队和澳大利亚队都很强。我真的很想再获得一枚奖牌。在里约我拿到了一枚银牌和一枚铜牌,我还需要一块残奥会金牌。”

内容来自国际残疾人奥林匹克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