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敬一将以自信闪耀世界舞台

Keiichi-Kimura

每一天,剑指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都在竭尽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奥运年来了,日本残疾人游泳名将木村敬一对于在本土举行的夏季残奥会倍加期待。

能将残奥会视作目标是一种福气,积极乐观的木村敬一如是说。即便面对东京残奥会延期,他也还这样相信。

2016年,木村在里约残奥会拿下四枚奖牌,独占日本代表团鳌头。为了能在东京残奥会夺金,木村此前一直在美国训练。

凭借里约残奥会以来技术和心态上的成熟,30岁的木村届时将满怀自信地参加个人第四届残奥会。

木村敬一:期待未来

每一天,剑指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都在竭尽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奥运年来了,日本残疾人游泳名将木村敬一对于在本土举行的夏季残奥会倍加期待。

没有经历过极端的训练,就不可能赢得金牌

新冠疫情爆发后,木村于去年3月回到日本,尽管当时教练并不在身边,他也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在公司的理解和支持下,他表示自己有很好的备战东京的训练环境。

“我觉得这就是幸福。因为有支持、认可和赞扬,我能随心所欲。得益于公司的理解,我能进行训练,为残奥会做准备。这可以说是一种奢侈。”

2012年伦敦残奥会,木村拿下一银一铜,此后四年为了能夺得金牌,他一直跟随教练野口智博训练,野口有执教多位奥运选手的经验。

他要做的第一步是塑造运动员的体魄,为此他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训练强度和难度,有时他甚至觉得全身都撑不住了,连心脏都快要不行。

“里约前的训练很苦,我知道有些奥运选手从小就开始接受那样的训练,但我没有接触过,等我开始接触时都已经是残奥奖牌得主了,”他说。

然而在里约他并没能实现心愿,抱得两银两铜而归。未能超越自己实现夺金目标让他很受打击,一度感到没准备好迎接东京残奥会。

在全新环境备战东京残奥会

2017年,木村终于整理好情绪,下定决心参加东京残奥会,之后他前往美国训练。

在那里他联系了里约残奥会冠军布拉德·斯奈德,他们两人一直以来是对手也是好友。斯奈德把木村介绍给金牌教练布赖恩·勒夫勒。

“里约之后,我内心深处一直相信自己会再参赛、也渴望参赛。残奥会在东京举办也是决定性因素之一。不过将目标锁定残奥会的真正含义是什么?我当时觉得如果不能处在一个能驱使自己更加刻苦的环境的话,就没什么帮助。于是我就想不如把整个环境换掉,那样我就能更努力的训练。我想改变从前令我感到窒息的环境。从某些方面来说,我觉得自己在逃离。”

于是在2018年2月他正式前往美国,次年4月搬到了巴尔的摩。他离开了居住多年的东京。尽管身边有些人反对他的这一决定,他决定要听从自己的内心,只为了能在2020年东京残奥会实现目标。当时他不会说英语,在异乡也没人可依靠。但正是那一中踏入未知世界的决绝让他最终成长为今天的自己。

“残疾人运动圈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我,但是在巴尔的摩,那些和我一起训练的学生估计都在想‘这家伙是谁?他是日本人,他不会说英语,他还看不见’。起初我也听不懂教练的指示,只能一次次问他。后来我去了语言学校,逐渐能听懂英语了,之后就没什么麻烦了。日常生活中我也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人们都比我预想的要好,”他回忆说。

历经考验后,身心终于合一

在美国,木村和其他健全运动员一起训练,这跟他当初在日本的训练很不一样。他变得不再被动,变得主动,他看待游泳的感受也有了改变。

“游泳变成了一种乐趣。泳池里气氛很欢乐,每个人都乐在其中。教练们营造的氛围使得运动员们能自我激励、自我推动,也愿意尝试难的挑战。我也是,我是为了赢而训练,我想这就是我能以很好的、适合自己的状态参与训练的原因。”

由于训练进展顺利,木村的成绩也进步明显,在耐力方面也有加强。2019年世锦赛,他在擅长的100米蝶泳项目夺冠,展示了足以在东京夺金的实力。

“我的游泳方式没有改变,我的身体也没有什么改变,但我的心态转变了。里约后我有阵子想法不是很成熟。不管怎么训练,都对自己没信心。但现在,即便没有什么证据,可每次在比赛前我都会想‘我会没事的’。甚至当有时候事情没能按计划展开或者结果不如人意时,我都能坚持下去。我觉得因为自己刻苦训练,从而收获了自信。”

怀着对游泳的热爱,木村得以在伦敦残奥会夺得奖牌,历经四年的磨练他又在里约更上一层楼,收获更多荣誉。过去两年间,他在美国的训练使他更加成熟,终于实现身心合一的状态。

对于如今的木村来说,金牌已触手可及。

他表示:“里约前长达四年的训练让我找到了自己的中心。通过练习我更加了解自己的身体,更加清楚在训练和节食方面什么是必要的,什么是不需要的。我有幸在合适的时间前往美国进行训练。要不是野口教练的严格指导,我在美国也不可能获得成长。一切都取决于好的时机。我现在相信在里约失金是必经的过程。”

残奥延期,但夺金目标不改

由于意志得到磨练,在面对东京残奥会延期这一消息时木村表现得很淡定。疫情爆发后他尽快赶回了日本,回国几天后就听到奥运延期的消息。日本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后他回到家乡滋贺县,在一个半月时间里不能下水训练。不过他对于这一中断表现得也很乐观,觉得暂停一阵无所谓。之后他返回东京继续训练。

他笑着说:“巴尔的摩的教练每天通过邮件把训练安排发给我,我们一周通话一次。残奥延期我并不是很惊讶。如果大赛能如期举行我当然会更自信,但延期一年我也能保持这份自信。不过因为不能如期前往美国,我有些失落。我甚至都要忘记怎么说英语了。”

囊中已有六块残奥奖牌的木村无疑是人们高度关注的选手。面对这份压力,他依旧能保持冷静。

“要是我赢了,自己是最开心的那个,要是我输了,最失望的那个也是我自己。我的期待很高,给自己很多压力,”他说,“东京残奥会能体在祖国举行我很自豪,也很幸运作为选手参与其中。我想要提高自己的水平,让人们看到一个看不见的人也能游得很快。”

东京残奥会将是木村参加的第四届残奥会,他相信只要自己带着愉悦和力量跳入水中,就能摘取期待已久的金牌。

“我觉得只要在能力允许的情况下,我会一直比下去,我很高兴自己已经获得资格,能备战残奥会。”

2020年东京残奥会游泳项目比赛将于2021年8月25日 东京水上运动中心 拉开帷幕。

期待未来

每一天,剑指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都在竭尽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奥运年来了,多位日本顶尖运动员对于在本土举行的夏季奥运会倍加期待。

  • 伊勒思寄望2020东京奥运会
    游泳

    法妮·伊勒思: 游泳开启新世界

  • 2019年利马泛美运动会,普里西拉·弗雷德里克·鲁米斯参加女子跳高决赛
    运动员

    通往东京之路:每周精彩文章集锦

  • 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科克伦参加男子200米混合泳SM8级比赛
    游泳

    布莱克·科克伦:热情重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