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地结衣:冲击东京残奥会金牌

日本残疾人网球运动员上地结衣赢得了法网轮椅网球女单冠军,这也是她年内夺得的个人第二冠。

两位日本选手在大满贯赛事决赛中聚首的的场景在今年法网女子轮椅网球决赛中首次上演。最终,上地结衣以6-2和6-1的盘比分击败大谷桃子,斩获个人第四个法网冠军。

此前,她曾经于2014年、2017年以及2018年夺得过这项赛事的冠军。今年早些时候,她还赢得了澳网单打、双打冠军以及美网单打亚军和双打冠军。

早前东京2020官网对她进行了专访。

上地结衣对于2012年伦敦残奥会记忆犹新,当时她完成了自己作为一名轮椅网球运动员的残奥首秀,那届残奥会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巨大改变。

回忆伦敦残奥会,她表示:“那里的观众特别懂球,他们对于运动员是支持和鼓励的。身为一名日本运动员的我并非本土选手,但是现场观众也为我报以热烈掌声,他们的支持让我很感动。在那之前,作为运动员的我从未有过那样的感受,当时的赛场氛围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

网球运动在英国非常受欢迎,举世闻名的温网比赛就在那里举行。此外,英国还是残奥会的发源地。身体原因给运动员在比赛中带来的困难都被英国观众看在眼里,当运动员克服困难后,他们会报以热烈的掌声以示鼓励。运动员通过自己的比赛受到认可,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巨大的褒奖。

对此,上地结衣说道:“伦敦残奥会观众对于残疾人运动员所展示的热情是真真切切的。能感觉到当地的孩子们之前在学校进行了很多研究。现场观众不是看热闹来的,而是真正通过认真观赛给予运动员支持和鼓励的。”

当时的上地结衣只有18岁,正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需要为自己的未来做一个决定。前往伦敦之前,她已经做好了残奥会后远离轮椅网球的准备,能够参加残奥会也算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她很满意。但是在经历了伦敦残奥会现场的氛围,感受到胜利的喜悦和四分之一决赛失利的失落后,她产生了继续打球的强烈愿望。对此她表示:“从这方面看,我感觉自己很幸运。因为我参加的第一届残奥会是伦敦残奥会。”

虽然赢得铜牌但是我却无比沮丧

决定继续网球生涯后,她的实力取得了显著的提高。2014年,她赢得双打项目的大满贯冠军,同时她的单打和双打世界排名全部达到世界第一。但是2016年里约残奥会以夺冠大热出赛的她却经历了巨大打击。出任日本残奥代表团旗手的她吸引了很多目光,这让她急于用成绩证明自己的实力。虽然最后她获得了铜牌,但是她表示:“残奥会后,我感到无比沮丧。赢得一枚奖牌确实能够让我稍稍舒缓一点,但是我并不开心。即使今天,回首当年的表现我依旧难以释怀。”

里约残奥会也确实让她学到了一些东西。

“回到日本后,周围的人对于我赢得铜牌感到非常开心。我记得在当时半决赛输球后,在铜牌赛开始前这段时间里,我收到了很多鼓励的话语,即使巴西和日本的时差问题有点严重,这让我有了那种不去考虑结果,尽力发挥出自己风格的想法。我感觉我欠这些给我发送鼓励话语的人一句感谢,是他们让我改变了心态,在铜牌赛中更能够发挥出自己的最佳水平,从而最终斩获奖牌。里约的那次经历真正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知道有那么多人支持着我,我特别感谢他们。”

2012年伦敦残奥会让她感受到了残奥会的美,2016年里约残奥会上她有感受到了残奥会的苦涩。从这些经历中,她总结出了自己应该如何去面对残奥会。2020年东京残奥会让她有机会将总结的这些经验用在实践当中。

比赛中自己和自己说话对我来说很重要

2016年里约残奥会结束后的三年半时间里,上地结衣专注于通过总结教训寻求进步。

对此,她解释道:“里约奥运会之前,我在练习新技术,但是当时的掌握程度让我没有信心在比赛中将它施展出来,现在看来,当时的想法是错的。现在,我依然在尝试新技术,但是这一次我要尽早将它们在比赛中展现出来,这样我就能够总结问题,并根据这些问题制定下一步计划。”

最初,上地结衣的球风是稳扎稳打,等待机会的来临。她意识到如果要和国际上那些身体强壮、速度快的选手抗衡,她必须要加大击球的力度,才能给对手施压。现在,她正在尝试改变打法,要尽可能快的去击球,与其等待机会来临,不如在比赛中尽早发起攻势去创造机会。

另外,自己和自己对话也是上地结衣在比赛中的重要环节。对此她解释道:“比赛中对于比赛越专注,我就越怀疑自己的打法。由于比赛中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这些,我就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大声说出来,比赛中当我自己和自己对话时,能够让我的思路更加开阔,同时能够更客观的分析问题。让我能够保持一个平衡。比如,当我打的好的时候,我会说一些让自己冷静下来的话,当我被动时,我告诉自己要去看好的一面,说一些类似‘这个失误的积极一面是让我接下来能够去这样、那样做’之类的话。”

日本轮椅网球运动员上地结衣
日本轮椅网球运动员上地结衣

做好享受残奥会的准备

上地结衣的另一个习惯是将训练中获得的灵感及时记在小本本上,这样做能够促使她去更多的思考。

她表示:“每天我的身体条件和状态都不一样,但是我希望能够将这样的波动和变化幅度控制在最低。这些变化只能通过知觉感知到,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感知会消失。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开始将它们记在本子上的原因,这样我就能够及时复盘。有时候明明昨天还挺顺的东西到今天就死活不行了。但是有了这些笔记让我有据可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