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卡·朗:我的成功由我自己定义

2016年里约残奥会,杰西卡·朗夺得女子SM8级200米个人混合泳冠军
2016年里约残奥会,杰西卡·朗夺得女子SM8级200米个人混合泳冠军

残奥会13金得主、美国游泳运动员杰西卡·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享受游泳,在采访中她表示十分期待东京残奥会的到来。

东京残奥会将是28岁的美国运动员杰西卡·朗参加的第五届残奥会,自从去年年末搬进美国奥运及残奥训练中心后,她就一直在为东京残奥会做准备。

去年东京残奥会宣布延期之前,杰西卡经历了非常忙碌的一阵。她一边准备比赛,还要一边准备婚礼。之后她就全身心投入到训练中了,她在采访中解释了前往训练中心加入团体训练的原因。

“于是我决定要跟随团队一起训练。现在我的训练量比前几年都大。来到这里训练可以说是对自己的一种逼迫,何况这里的一切,从餐食到复健,从海拔到训练安排,再到队友,都有助于我成为更高水平运动员,”她说。“我在这里训练很开心,有时候甚至忘了东京残奥会近在眼前。”

在长达近20年的运动员生涯里,杰西卡实现了许多残奥和奥运选手渴求的目标。

2004年,年仅12岁的她在雅典以3枚金牌和1项新世界纪录(100米自由泳)的成绩完成个人残奥会首秀,此后她又连续参加了3届残奥会,总共夺得23枚残奥奖牌,其中13枚金牌,是继特里沙·佐恩之后获得荣誉最多的美国残疾人运动员。她曾三度被美国广播电视网络ABC评选为年度优秀运动员。

她表示自己已成长为一名“更聪明”的游泳选手,并且希望能在东京水上运动中心一展身手。“我相信组委会会尽一切努力确保比赛环境的安全和舒适。我很激动自己又能参加比赛,再次成为残奥会的一份子。参加残奥会比赛的经历无以伦比,它是世上最特殊的经历。我每天坚持训练就是为了能代表我的国家参赛,”她说道。

个人故事出现在超级碗现场

今年2月7日对杰西卡来说将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当天,在全美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节目——超级碗比赛——的场馆内播放了一段丰田汽车的广告,而广告的主角正是她。

这段一分钟长的广告讲述了她出生在塞尔维亚,因患腓侧半肢畸形被迫截去双腿,后来在孤儿院被一对美国夫妇领养的曲折人生。

回忆起看到广告时的心情,她表示那一刻“很不真实”、“情绪很激动”。

她进一步说:“我从未想过自己的故事会在这样一个平台展示在众人面前,我从未想过自己这会发生在我的人生中。许多人都给了我很好的反馈,对我来说最棒的感受就是人们能这样去看待它。”

小时候杰西卡一度以为自己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没有双腿的孩子,因为她从没见过谁和自己一样。她希望自己的经历能鼓励下一代勇敢追求自己的梦想。

“特别是当他们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女孩子,看到我,我觉得就能让他们相信自己也能做到。我觉得这是我整个经历中最令我激动的,”她表示。“因为人们总是很快就下定论说我什么时候能做什么,什么时候不能作什么,我很喜欢改变所谓的‘正常’。到底什么是正常?就好像我们知道什么是正常似的。”

疫情封锁期间的训练情况

2019年10月11日,杰西卡和爱人举行了婚礼,不过她完全没有意料到新婚后的一年要在疫情封锁中度过。

“好在我很爱他,”她笑说。

“我很感恩能嫁给一个让我自由追求真我的人。他给我空间,让我自己去处理自己的情绪,”她继续道,“疫情中不能训练这点真的很难熬。不过我们在一起有许多欢乐,那时我们结婚第一年,所以我们做了很多特殊的事情……能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一起度过隔离时间很有意思。”

由于邻近的泳池全关闭了,像许多运动员一样,杰西卡必须另辟新径,可是她又不能像其他人一样通过跑步锻炼,因为过度使用假肢的话会给身体带来疼痛。好在她的私人训练馆离住处不远,在那里她可以做赛艇测功仪、举重等训练。

她表示当时并没有想到要封锁这么久,起初当人们说要封锁两周时,她都觉得用不了那么久,结果她整整有两个月没能接触泳池。

回忆起时隔两个月再次回到泳池训练的场景时,她说:“当时是在巴尔的摩的俱乐部里的一个泳池,是一个露天泳池,虽然阳光很好,但那天水很冻。不过我心想‘我才不在乎呢’。那感受太不可思议了。回到水中,我发现自己比预想中要强,虽然我在过去几个月没办法游泳,当力量增强了。”

里约之后无需再证明自己

2016年里约残奥会之前,人们都确信杰西卡将再次包揽多枚金牌。

但是直到最后一个比赛日,她才终于夺得了一枚金牌,在那之前她错失四枚金牌,曾属于她的两项世界纪录也被打破了。

最终她带着1金3银2铜离开里约,虽然这一成绩在其他人看来已十分优秀,但杰西卡自己却认为那是自己经历过的“最难时期”。

她解释说:“那感觉就像是你的金牌被不公平夺走了,感到很无奈。”在残奥会开赛6周前,她因肩伤、分级问题、进食障碍和教练离开感到身心俱疲。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作为一个运动员会感到身体透支。我想了很久,甚至觉得是莫大的失败,”她说,“金牌不能定义我,这句话说起来轻松,但整个事情太难应对了。说实话在当时的一些特别黑暗的日子里,我有时候不确定自己是否还想活着。当时我陷入极度抑郁。”

2016年里约残奥会夺金后的杰西卡掩面而泣
2016年里约残奥会夺金后的杰西卡掩面而泣
2016 Getty Images

所幸她最终走出了阴霾,决定要注重自己的心理健康,同时保证运动和生活的平衡。

如今再次回忆起里约残奥会,杰西卡说对自己的成绩感到“非常骄傲”。即便人们也许会期待她在东京弥补里约的遗憾,但她本人表示自己无需再证明什么了。

“就算我连一枚奖牌都拿不到,我也不认为自己需要用一枚奖牌来证明自己在水中的实力。虽然我听到许多人说‘你一定要再拿一枚金牌啊’,但我不必一定要做什么,”她说。“进行训练,做好我要做的,这就是我的本职。我现在感到很快乐,我不希望里约是我运动员生涯的终点,这就是我参加东京残奥会的动力。”

“我的成功将由我自己,而不是其他人来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