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凡·加斯:下一站冒险在东京

2020年UCI残疾人场地自行车世锦赛,加斯夺得了C3级捕捉赛金牌
2020年UCI残疾人场地自行车世锦赛,加斯夺得了C3级捕捉赛金牌

今年,出生于南非的英国残疾人自行车运动员将从他的史诗般的旅程中换档,瞄准他运动生涯中最大的挑战——他的第一届残奥会。

从2011年在慈善活动中与哈里王子在零下60摄氏度的气温下完成250英里的徒步旅行到北极,到攀登珠穆朗玛峰(虽然技术上只是差一点登顶),再到2019年参加南非西开普省举行的年度山地自行车赛——没有什么冒险或探险是雅各·凡·加斯所不能完成的。

虽然南极探险和另一次尝试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机会即将到来,但对34岁的他来说,这些都可以暂缓,因为今年夏天他要攀登另一座“高峰”:东京残奥会。

出生于南非的加斯在去年2月获得了自己的第一枚UCI残疾人自行车比赛金牌,他正在为2020年东京残奥会全力以赴。

"这是目前唯一的重点。很明显现在你总是会想到很多事情,希望自己能做到,但下一站的冒险是在东京,"他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专访时说。

一月返回英国后,目前他正全力投入训练。"现在我已经结束隔离,可以重新上路。只是天气有点冷,所以我现在基本上更多的是坚持在室内场地练习。而且目前在外面骑行是有点危险的。下一个大的挑战就是能够去东京,参加残奥会的比赛,希望它能顺利举行,"他说。

夺冠后的加斯开心展示金牌
夺冠后的加斯开心展示金牌
© Picture by Alex Whitehead/SWpix.com

从一名伤兵到一名运动员

无论是夺得自行车奖牌,还是跋山涉水达到新的里程碑,曾经登上过世界之巅又回来的加斯知道,他的人生本可以不一样。

在成为职业运动员之前,他一直想成为一名警察和士兵,同时渴望部队带来的经济独立的生活方式。于是在20岁时,他离开了南非的生活,加入了英国军队,并最终在2007年成为伞兵团的一员。

但不久后他的生活发生巨变。2009年,他第二次前往阿富汗执行任务时,在一次交火中被击中,一枚火箭榴弹险些多去他的性命——他因此失去了前臂、左肺受伤、膝盖骨折,经历了11次手术。

这次事故也结束了他的军旅生涯。

"腿骨折了,膝盖和脚踝也断了,你不得不直面自己伤势的严重性,包括手臂截肢。生活真的很艰难,真的很难。我真的不知道以后的日子里能做什么。我花了一个月、一个半月的时间,才度过心里的难关。你会问自己要活下来?为什么这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我死了会不会更好?就有这样一些想法。然后你意识到有些事情的发生是有其原因的。你不知道为什么,但它会变得更加清晰,"他回忆说。

他不得不重新学习如何走路和跑步,还得佩戴假肢,骑自行车成为他康复训练的一部分。

他说:"其实我当时还在康复中,出于某种原因,我有点被吸引重新骑上自行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我花了不少时间在室内自行车上,在自行车上,在健身房里。骑车和脚踏运动对于我腿上的伤势恢复是有益的。然后我开始考虑能不能转向室外自行车?"

2011年参加慈善活动,在极寒环境里徒步的加斯
2011年参加慈善活动,在极寒环境里徒步的加斯
2011 Getty Images

成为职业运动员

让加斯更认真地对待自行车运动的契机是观看了2012年伦敦残奥会。

"是伦敦残奥会真正激励了我。当时我住在伦敦,我去看了不少赛事。我当时感到很惊讶。"他说,"我坐在人群中看着那些运动员的表现,你熟知他们的名字,他们的水平是如此之高。然后又看到身边的人群如此受鼓舞,于是我我想成为其中的一部分,这是我想做的事情。我想在赛场上,而不是在看台上。"

范加斯在2013年成为职业运动员,正式成为英国自行车队的一员。他在2014年首次获得了国际伤残军人运动会冠军,并参加了2013年、2014年和2015年的UCI残疾人场地自行车世锦赛。

他表示自己还需要不断地磨练,"我要不断地适应和改变,身体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做到这一点。我的自行车的两个刹车在同一边,所以有些笨重。有时候我只刹了前刹忘了后刹,就摔倒了,然后我就研究了各种方法去适应,同时改进装备和器材。"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找到一辆适合他的自行车。他长期观察了国际赛场上其他选手的表现。

"我看到了一些其它的比赛和其它国家的比赛,尤其是在国际比赛上,我会观察其他车手对他们的自行车做了什么改装,考虑那样的改装是否也适合我,然后在他们的做法和对我最好的做法之间找到一个中间点,之后把它应用到我的自行车上。最终达到一个满意的状态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他解释说。

2014年加斯在国际伤残军人运动会中夺冠后,哈里王子向他表示祝贺
2014年加斯在国际伤残军人运动会中夺冠后,哈里王子向他表示祝贺
2014 Getty Images

从成功和失败中学习

加斯曾向2016年里约残奥会发起冲击,但当他没能拿到参赛名额时,他暂时离开竞技体育,尝试了更多的冒险:2016年他在意大利登顶大帕拉迪索,在智利巴塔哥尼亚骑行1200公里,还在2017年和其他车手一起用6天时间完成了横穿美国的挑战。

当他重新投入到自行车运动中时,他重新找到了对这项运动的热爱,并且变得更加成熟,准备好获胜。

2018年,范加斯在巴西的C4 4公里追逐赛中获得铜牌。在从C4变更为C3后,他在2020年UCI残疾人场地自行车世锦赛上夺得了C3级首金,之后又在MC3捕捉赛和MC3 全能赛中获得金牌,在团队争先赛和MC3个人追逐赛中获得银牌。

"那真是太棒了。那就是我为之努力了很久的一切,我终于拥有了一件彩虹衫,对我来说那意味着一切,"他赛后接受采访时说。

在终于登上运动的巅峰之后,加斯回顾了自己所走过的路程。

"我花了8年时间才达到我想要的位置和我现在所适应的水平,"他说,但同时也指出,"有些人的旅程要比其他人快很多。"

然而,即便在自行车运动和个人冒险方面都取得了成就,加斯打算继续迎接挑战。

"对我来说,做和实现这些事情,甚至哪怕只是尝试这些事情,都是一种很大的满足感。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比如说珠穆朗玛峰那次。但我们可以借助过程中学到的经验去攀登其它的山峰,在另一座山峰上取得成功。所以,你总是可以从失败或糟糕的经历中学习。"

在东京崛起的凤凰

随着2020年东京残奥会的临近,加斯希望赛事能以运动员和运动员都能享受的形式进行。

"我觉得作为运动员,我们要能适应这种情况。我最希望的就是观众能到场,尤其是朋友和家人能来为我加油,"他说,"但也许这不太可能。那我们要如何面对这个情况,尤其是像场地自行车这样的运动。要知道,热情的观众是比赛种很重要的一部分,他们的存在能给这场最重要的赛事带来完全不一样的氛围。但我们必须要适应这种情况并想办法面对。"

备战残奥会是他目前的重心,"我感受到了残奥会的力量,它是是大多数运动的巅峰,不仅仅是自行车一项运动。”

© Picture by Alex Whitehead/SWpix.com

他表示希望看到残奥会运动不仅进一步发展,而且能获得像健全人运动、橄榄球世界杯、环法自行车赛和奥运会那样广泛的关注度。

"我们所做的事情,我们所取得的成就,以及我们如何拼尽全力适应它,这些努力都在四年一次的残奥会上得到认可。不管我们身体有怎样的缺陷,在这里我们真的得到了一点关注,这也是为什么仅仅向世界展示你能够做什么这件事情本身如此惊人。"

"现在我回想起来,如果[事故]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我就不会去完成我生命中一些不平凡的举动的,并持续追求其它不平凡的事情,从徒步到北极,从尝试攀登珠穆朗玛峰到成为残奥会运动员,"他说。

经历过战争、到达过地球上许多角落的加斯如今的目标是东京赛场。从伤兵到运动员,他即将踏上一段勇敢者之旅。

更多的冒险在等待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