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渊幸洋:我会竭尽全力争取赢得更多金牌,提升残奥运动知名度

岩渊幸洋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比赛中
岩渊幸洋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比赛中

“由于在网上搜索不到残疾人乒乓球视频,所以我决定自己做,因此我开通了YouTube频道。”

新冠疫情爆发对我们所有人的正常活动都造成了或多或少的影响。不过,也有很多运动员继续备战着2020年东京残奥会,他们通过社交媒体分享了自己的想法。

岩渊幸洋就是其中之一,他是世界残疾人乒乓球男单排名第三的选手(9级,截止至2020年6月)。在接受东京2020专访时,他谈到了自己明夏的目标。

2016年里约残奥会是岩渊幸洋参加的首届残奥会,2020年东京残奥会上,他将向个人首金发起冲击。

期待成为残疾人乒乓球宣传人

我希望在2020年东京残奥会之前从各个角度宣传残疾人运动,因此我在2月开通了个人YouTube频道,然后坚持每周更新。

当我开始拍摄、剪辑视频时,当时围绕在周围的都是由于新冠疫情爆发,残奥会可能将会取消的传闻。现在,残奥会延期了,我的心态不一样了,我决定继续上传新视频,目标就是在未来的一年间提升人们对于我从事运动的了解。

最近,我的粉丝数正在逐渐下降,因为残奥会延期了一年,其它赛事也已经取消了。尽管如此,我会坚持下去,希望我的视频能够尽可能多的吸引人们的注意,为残疾人乒乓球的运动进行宣传。

我从不同角度出发去创作视频,其中包括介绍我的矫形器以及点评自己过去的比赛。有时,一些评论确实会让我感觉很痛心。我在想,自己能否真的在坚持一年。但是至少,我希望坚持到明年的残奥会。

残疾不是被人们同情的缺点,而是残奥运动的基本组成部分

我参加了2016年里约残奥会,那是我个人参加的首届残奥会,当时我就有了制作视频的想法。在那之前,我从没有机会在很多观众的注目下比赛,顶级赛事确实让我眼界大开。赛事期间,我意识到很多观众都是首次关注残疾人乒乓球运动,他们对这项运动并不熟悉。

残疾人乒乓球运动适合各种身体残疾的运动员,作为一种人与人对抗的运动,残疾人乒乓球对我而言最好的部分是抓住机会,充分利用自己优势。

有一次比赛时,我看到了2级(轮椅级)世界排名第一的意大利选手吉亚达·罗西打了一个网前球。现场观众对此报以嘘声,因为他们觉得这不公平,因为轮椅选手不可能接到它。但是看到她在比赛一次又一次使出这招时,现场观众逐渐理解了,这是她拥有的技能,是努力训练的结果。最终罗西赢得比赛时,她收获了现场观众山呼海啸般的欢呼,现场气氛热烈。

显然,如果人们对于这项运动的了解更多一点,那一开始就不会嘘她。所以,我认为在东京残奥会观众前往现场管赛前能够通过视频熟悉一下这项运动是很必要的。

搜索“残疾人乒乓球视频”无果后,我决定自己做,开通了我自己的YouTube频道。频道中的视频包括我自己评论2020年东京残奥会潜在对手的强点和弱点。我们运动员都会仔细研究对手,然后针对对手的强点来磨练应对策略。

残疾不应是被同情的弱点,应该是残奥运动的基本组成部分。因此,我相信提供对手残疾的相关信息也是重要的。

享受周围的环境

日本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后,全民进入居家禁足状态。我们的队长想到了一个方法,由于无法聚集训练,他提出轮流使用健身房进行训练。由于没人给我回球,所以我觉得长达两个月时间内,我都无法真正的打乒乓球。这样的经历让我意识到只有安全有保障的情况下,人们才能从事体育运动。这让我对之前获得的外部环境上的保证而心存感激。

现在,我经常骑自行车。在自我隔离前,我每天就是从家骑车到训练场。如果天气好的话,我会沿着河骑行20-30公里。由于双腿残疾,我很难用自己的双腿跑太长时间,而且跑起来会很疼。自行车让我能够在长距离移动过程中充满乐趣。这种放松方式我特别喜欢。我买了很多小配件,现在几乎每天都会骑车。

我最近的另外一个休闲方式是阅读。最近正在读的书名为《残奥会和日本》,讲述1964年东京残奥会的故事。当年代表日本参赛的残疾人运动员大多数都住在疗养院,或者就是在家中卧床不起,坐轮椅的人很少工作。与此同时,对海外的运动员而言,运动是他们复健的工具,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和正常人一样在工作。这一事实给日本残疾人运动员留下了深刻印象。我对于当时日本和世界其它地方对于残疾人有如此不同的认识感到诧异,另外他们所处的社会环境也和日本残疾人运动员相比也有很大不同。

距离东京上一次举办奥运会的1964年已经过去了将近60年,但是我仍然能够感觉到上面说到过的社会认知和社会环境的差异。

比如,虽然在日本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很完善了,街道干净、平整。但是这里很少举行国际残疾人赛事。我自己仅仅参加过一次。害怕举办残疾人相关赛事可能就是人们对于残疾人认知有不同的证据。相对的,欧洲就举办了无数残疾人赛事,尽管有时街道有时候会有凹凸不平,人们会将这些现实考虑进去,那里对于残疾人运动员的支持和理解都处于更高的水平。

确实,街道凹凸不平可能会有安全隐患,但是对我们运动员而言,重要的是有比赛。我希望日本人对于残疾人的认知能够改变一些。

比金牌还重要的东西

我相信由于2020年东京残奥会延期,很多赛事都将会被取消。我会保持积极的心态,做任何一些在以前没尝试过的训练。赢得金牌自然是有挑战性的目标,但是在东京主场比赛让我有优势,我会竭尽全力拿出优异的表现,不仅是为了赢得金牌,更为了提升人们对于残疾人运动的认知和重视。

我是那种在比赛过程中经常会高呼以鼓励自己走得更远的运动员。我希望当我放声呐喊的时候,观众能够和我一起,这对我和观众来说都是一种乐趣。

我希望2020年东京残奥会能够成为日本残疾人运动的起点,能够令残疾人运动蓬勃发展起来,而不是成为残疾人运动的终点。因此我有决心要展示最好的自己,这样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会对残疾人运动产生兴趣,从而继续关注残疾人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