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英雄濑立·莫妮卡希望成为希望的符号:“精神上我经历了艰难时光”

Monika-Seryu

每一天,剑指东京残奥会的运动员都在竭尽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奥运年来了,日本残疾人皮划艇运动员对于在本土举行的夏季残奥会倍加期待。

期待2020年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成为黑暗中一丝光亮的日本残疾人皮划艇运动员濑立·莫妮卡分享了自己对于残奥会延期的想法。全世界都在对抗新冠疫情的大环境下,入选了2020年东京残奥会日本代表团的濑立同样需要面对残奥延期带来的现实问题,而给予她希望的就是同胞运动员们。通过和日本其他运动员交换观点,她意识到了拥有目标的重要性,同时也坚定了继续拼搏的决心,力争在东京残奥会上斩获金牌。

濑立·莫妮卡:期待未来

每一天,剑指东京残奥会的运动员都在竭尽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奥运年来了,日本残疾人皮划艇运动员对于在本土举行的夏季残奥会倍加期待。

比赛和目标渐行渐远

收到东京残奥会延期的消息时,濑立·莫妮卡正在冲绳的大宜味村集训。疫情全球大流行的消息甚至传到了这个位于冲绳北部仅有3000人口的小村庄。在2019年ICF残疾人皮划艇世锦赛上获得第五,从而锁定东京残奥会日本代表队席位的濑立对于奥运会和残奥会的前景感到担忧,最终她通过晚间新闻了解到奥运延期的消息。

“我记得当时,教练和我四目相对后互相问到:‘咱们怎么办?’奥运只是延期我还是挺开心的,因为当时很多运动员认为奥运会可能会取消。只要奥运没有取消,我就还有积极应对的理由。”

当时对她而言仅有5个月的残奥会突然变成还有17个月。虽然刚开始她还为获得更多备战时间而感到满足,但是随即而来的奥运延期衍生的影响让她必须面对现实。国内赛事和国际赛事全部取消,比赛日历上标注的赛事全部消失了。疫情导致社交活动受限的情况对于濑立的影响和对于世界各地人们的影响并没有不同,奥运延期提供的额外时间突然成为濑立痛苦的源泉。

“一点一点的,奥运延期的影响在我身上显现出来了。赛事取消了,我失去了努力的目标。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比赛对我来说是人生第一次,我的训练重心从精进技术变成了维持性训练。从心理上讲,我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光。”

“97俱乐部”带来鼓舞

濑立的队友让她再次燃起了希望。疫情刚开始时,从事相同运动的选手之间互动受限。后来,日本运动科学学院和国家训练中心给从事不同运动的运动员提供了相互联系的机会。这些交流之后,濑立和其它出生于1997年的运动员一起创立了“97俱乐部”。和同龄的其它运动顶尖选手建立联系让她获得了苦寻已久的2021年努力目标。

疫情居家隔离期间,我们有很多在线交流的机会,聊一些关于训练设施何时开放,训练计划等方面的话题。分享信息就是一种鼓舞,我意识到并非只有我一个人在挣扎中努力。通过这些在线沟通,我获得了很大动力,尽管大宜味村的网络并非那么稳定。

每日目标和重拾乐观

濑立认为拥有目标是非常重要的。日本的国家紧急状态令各行各业都受到了冲击,人们出行、聚会都受到影响,不能再按照自己的意志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日子一天天过去,各种活动受限令濑立和其它人一样倍感焦虑。但是每天给自己设定目标让她有继续前行的动力。

“今天我能做些什么?明天该做些什么?回答这些问题的同时就有了每天的行事计划,这让我感到满足,同时也能在精神上放松一些。疫情居家隔离期间我也坚持着这种方式。”

最初,她计划4月回东京,但由于旅行限制以及训练场馆关闭,她在大宜味村待到了6月。虽然对于东京疫情的发展感到担忧,但这无碍她在冲绳平静的训练。

“大宜味村人口远少于东京。正是由于人少,这里的人无需担心人群聚集和近距离接触。这里大多数时间就是我和教练两人一起训练,有时训练师和负责赛艇维护的师傅会过来看看,我妈妈有时也会过来看看。即使在训练中,也无需身体接触。这是我在冲绳训练的第三个年头,我觉得这里有非常理想的训练环境,可以避免分心。”

虽然无法使用最新的训练设施,但是她的户外训练进展良好。在那期间她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获得训练装备。由于人们都待在家中,力量训练的哑铃需求特别高,线上断货。

她一度用菜场农民的西瓜代替哑铃进行力量训练。

“有一次我找到了一个重量完美的西瓜,所以我就用它代替哑铃。但是西瓜稳定性差点意思,所以这种方法还有待改良。当然了,训练结束后我们就把西瓜吃了。通过这件事,我们学到的东西是,食物不是拿来玩的。”分享这段经历时,濑立脸上挂满了笑容。

6月份时,她被分配到石川县小松市的国家训练中心,之后参加了9月份举行的日本残疾人皮划艇锦标赛。虽然由于赛前几周肋软骨骨折并不在最佳状态,她依然通过胜利获得了东京残奥会备战动力。之后她返回冲绳专注于养伤,继续为实现本土摘金而努力。

“我现在在磨练基本功,调整身姿和头部位置。现在我正在一个内陆海上训练,有风、有浪。去年,我主要就在训练如何能够应对这样的条件,当时我的划桨技术并不好。但是现在,我已经能够在有风的环境下保持稳定划桨了,环境不理想的情况下我也能有稳定的表现了。我还换了划艇,新划艇更加适合直行。虽然新艇稳定性稍差,但是只要我能够适应了,我的成绩会有提升。”

关于当地人的期待以及成为很多人的“希望符号”

东京奥运会/残奥会静水皮划艇赛场——海之森水上竞技场位于东京江东区,那里皮划艇非常受欢迎,充分利用贯穿东京的那条河。十年前,那里成立了一家皮划艇俱乐部,让当地人有机会去接触这项运动。作为那家俱乐部的最早的会员,濑立对于东京残奥会有强烈的感觉,她知道自己家乡人民对此有怎样的期待。

“赛场距离我家开车只有20分钟车程,可能我是唯一一位能够说这话的运动员,所以对于东京奥运会皮划艇比赛我有特别的感觉。皮划艇在江东地区非常受欢迎。一位中学生赢得了全国冠军,那里的80后也特别享受这项运动。走在街上,人们都助我好运,有时甚至有人在桥上也喊着给我加油,我心存感激。我想从这些人身上获得动力。”

濑立的很多粉丝都被她乐观敞亮的性格所吸引。她标志性的“莫妮卡微笑”感染者周围的人。对此,她笑着表示:“我都没有意识到这点,可能是我的嘴有点大吧。”

“我周围都是一群积极乐观的人,所以他们可能过滤掉了我周围的所有消极因素。心理上我感觉自己很年轻。到中学访问的时候,我也能很容易就跟他们打成一片。我很快就能和冲绳的孩子们成为朋友,和他们一起玩耍。”

目前,世界新冠疫情局势仍未缓解,濑立对此也不免担心。但是,心中有坚定的东京残奥会摘金信念的她选择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延期的一年有助于她的残奥会备战。

“如果能有很多观众现场观赛那肯定是再好不过了,但是首先我期望的是奥运会和残奥会能够举办。这是运动员的心愿。从里约奥运会结束开始,我就一直在训练参加人皮划艇。奥运会和残奥会为运动员提供了展示他们努力成果的舞台。全世界的疫情已然很严峻,我希望2020年东京奥运能够成为人们急需的那缕隧道尽头的光。”

这就是濑立·莫妮卡,她坚信东京奥运会能够给人们带来光亮和保持乐观的理由。濑立再次向终点线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2020年东京残奥会静水皮划艇比赛将于2021年9月2日海之森水上竞技场举行。

期待未来

每一天,剑指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都在竭尽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奥运年来了,多位日本顶尖运动员对于在本土举行的夏季奥运会倍加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