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勒·容:“在残奥会必须要有好的表现,那里才是关键”

2015年IPC田径世锦赛,女子200米T44级赛场上的弗勒·容
2015年IPC田径世锦赛,女子200米T44级赛场上的弗勒·容

残疾人跳远项目世界排名第一的荷兰运动员弗勒·容正朝着东京残奥会资格努力

去年在相继刷新T62级100米和T62级跳远两项实际纪录之后,荷兰运动员弗勒·容决定将冲击东京残奥会的重心放在跳远项目。

这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个重大的抉择,因为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她参与的是100米和200米两个短跑项目的角逐。

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她解释了自己的这个决定。“残奥运动发展如此之快,不能将胜算押在太多的项目上,你必须要做出决定和选择。每个人都在进步,同时押在两匹马上的做法不够聪明,最后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六月份,弗勒·容参加荷兰跳远比赛
六月份,弗勒·容参加荷兰跳远比赛
Hélène Wiesenhaan

选择跳远

弗勒·容对于跳远真正感兴趣,还是在去年八月大奖赛不久前。当时她只是在训练中跳跳、伸伸胳膊,教练看到后觉得她的姿势很好,就像准备好起跳一样。之后她开始每周练习跳远,并且慢慢喜欢上这项运动。

结果在八月的大奖赛她一跳就以5.21米刷新了世界纪录,对于初涉这个项目的人来说这无疑是惊人的成绩。弗勒·容自己也对这个结果感到惊讶。

“需要天赋,需要天时地利,需要好的教练,也需要仔细了解装备,所有的环节都刚好衔接上,我不知道这种事情多久才发生一次,但很高兴我遇上了,”她说。

弗勒·容将目标瞄准东京残奥会

尽管2019年收获巨大,但在2018年她差点因为一次手术被迫结束运动员生涯,那次手术是为了解决右腿截肢部位的一个顽疾,可是术后伤口的恢复状况并不理想。

抱着决不放弃的想法,她和团队开始纪录每天的恢复情况。“我坚持做复健,日复一日,周复一周,月复一月,每个月的成绩汇总起来看的话,进步是巨大的,但如果只看每天的情况,因为进展太小很难保持信心,”她说。

2019年8月,弗勒·容在勒沃库森国际赛上打破100米T62级世界纪录
2019年8月,弗勒·容在勒沃库森国际赛上打破100米T62级世界纪录
Mika Volkmann

运动的意义

弗勒·容在16岁时因为血液感染被迫双腿截肢。2014年在残奥冠军马鲁·范·瑞恩的鼓励下她开始练习田径项目,回顾自己的经历,她很感激运动给她带来的影响。

“它给了我一个目标,之前我一直想着回到截肢前的生活,但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所以我一直纠结在那样的想法中。但后来我不用再纠结了,因为我遇到了新的运动,我遇到了田径,”她回忆道。

2015年多哈世锦赛,她就取得了T44级200米季军的好成绩,之后在2017年她再次获得该项目季军,2019年她打破该项目世界纪录,目前在100米项目世界排名第三。

“在田径项目中,运动员有很大的掌控空间,我能拥有掌控权,而之前因为生病、手术,我几乎没有任何掌控,我很不喜欢那样的感觉。我想这就是田径路上一直激励我的方面,”她说。

目前她正和自己的教练吉多·邦森一起努力准备东京残奥会的资格赛,她不断尝试新的方法、设定新的目标。

她透露她已经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因为她的个人成绩明显提升,“现在我们要考虑的就是哪些方面要改变,而哪些方面要保留?此前我从没有过这么好的赛季。我们会评估去年的情况,我自己也很好奇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东京残奥会的目标

谈起自己对残奥会的想法,弗勒·容表示很自豪能成为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的一份子。

“在比赛的那一刻,无论你曾经历什么,无论你处在什么情况,无论你来自哪里,你都都可以在那一刻证明自己是跑得最快、或者跳得最远的那个人。这就是残奥会所有的含义所在,这也是我真正喜欢的部分,”她说。她还相信残奥会不再只存在于奥运会的光环之下,“我们前往赛场,我们和奥运并肩站在一起,我们要证明我们自己。”

对于明年的残奥会,她很有信心能获得资格。“我两个项目目前分别排名第一和第三,也比较满意了。我觉得自己能拿到资格,应该没问题。不过在残奥会必须要有好的表现,那里才是关键。”

她表示自己很期待踏上东京赛场的跑道。“我看过图片,也听说了一些信息,看起来在上面就能跑很快,”她感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