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椅篮球运动员埃里卡·吉维尔对夺牌信心满满

2019年利马泛美残运会女子轮椅篮球半决赛,加拿大队对阵巴西队
2019年利马泛美残运会女子轮椅篮球半决赛,加拿大队对阵巴西队

加拿大轮椅篮球运动员埃里卡·吉维尔希望助力加拿大夺回残奥会桂冠。

上世纪九十年代至本世纪初,加拿大女子轮椅篮球队纵横赛场无敌手,她们曾在1992年至2000年连续三次夺得残奥会金牌,在1994年至2006年间连续四次斩获世锦赛冠军头衔。

然而自从2004年雅典残奥会获得铜牌以来,她们未能再站上残奥会领奖台。

近期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2014年入队的埃里卡·吉维尔表示,加拿大队目前的状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她们有信心夺回曾经的荣耀。

她说:“如果能正式投入训练,专注在过程且无需担心结果的话,每个人都相信我们会赢。”

吉维尔所言并非盲目自信。2014年她们时隔八年重获世锦赛冠军,2019年利马泛美残运会,她们击败对手美国队获得金牌同时锁定东京残奥会入场券。

谈到球队过去取得的成绩时,吉维尔表示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和本世纪初,当时的队员在长期的训练中积累了很强的凝聚力,但她们都一一退役了。“我觉得现在我们又有一波年龄相仿、一起征战了几年的队员了,这是整个交替的一部分,”她说。

在她看来,这就意味着一个新的周期的开始。她信心十足地说:“我们肯定会赢得一枚奖牌。去年夏天我们跟许多强队过招,几乎赢了中国队以外的所有队伍。”

成为轮椅篮球运动员伊始

吉维尔从小就对篮球很感兴趣,当时她梦想成为加拿大篮球队一员。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她选择入学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大学,当时指导这所大学校队的丽莎·托马迪斯同时也是加拿大女子篮球队的教练。

可一系列的膝盖受伤差点终结了她的篮球梦,在教练的建议下,她开始改练轮椅篮球,并成功实现了代表加拿大参加国际赛事的愿望。

2016年她作为加拿大队的一员参加里约残奥会,回忆起当时的心情,她说:“我一直都梦想能代表加拿大参赛,不管是什么运动。所以对我来说,能进入到残奥队、进入到加拿大代表团是世上最美好的事情。2014年进队后,我激动得哭了整整三个小时。”

身穿硕士服的吉维尔
身穿硕士服的吉维尔
Courtesy of Erica Gavel.

学业训练两不误

2012年膝盖的伤痛刚出现时,吉维尔情绪低迷,甚至受抑郁困扰。

当时为了转移注意力,她决定专注在学业上。

“膝盖受伤像是给我的一记提醒,我当时太迷失了,篮球之外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她回忆说,“就在我受伤后的那个学期,我开始进修运动生理学的课程,很快就迷上了生理学的学习。”

2019年利马泛美残运会期间,她取得了运动生理学硕士学位。她的硕士研究主要探讨薄荷醇与高温环境下运动员竞技状态之间的关系。考虑到明年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正值酷暑时期,她的这一研究可谓应景。

“实验证明薄荷醇有利于提高运动员的赛场表现,无论其性别。这背后的原理在于它能改变人对温度的感知,”她解释说。由于这一研究,她获得了学校颁发的Podium Dr. Gordon Sleivert Young Investigator Award奖,该奖项主要用于表彰那些致力于运动科学研究与创新的学生。

吉维尔在学业道路上继续前行,目前她安大略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研究环境生理学及残奥运动表现。

兼顾日常训练及学业对一般人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对吉维尔也一样。 “我觉得大部分人都不了解作为高水平运动员的生活方式。我不想说很难,但是背负的期待的确很高,你做的每一个决定都会影响你的表现,”她在采访中说,“我们中许多人都必须远离家人前往加拿大全国各大训练中心参加训练,不能和朋友、家人一起共渡假期。”

期待前往东京

随着残奥会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吉维尔和队友们在疫情预防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地调整日常训练,同时努力保持队里积极向上的氛围。

她表示:“对我们来说可能有一点是积极的,就是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没有实际训练的情况下保持彼此间的交流,从这点来说我觉得这个夏天是好的,因为我们从不同的方面更了解彼此了。”

截至10月初,她和队友们都只能在体育馆单独练习,不过近期有望恢复小规模训练。

“眼下的计划是分成小组练习,不过因为病毒的高传染性,肯定要缓慢一步一步来,”她介绍说。

在采访中吉维尔表达了迫不及待前往东京参赛的心情,她说:“我只去过里约,没参加过其它届比赛。我真的相信东京残奥会将成为最好的一届比赛。我很期待,我爱日本。在我看来,综合性赛事最吸引人的一点就在于世上没有其它的事情能将整个世界聚在一起。全世界聚焦在一件好的事情上。”

吉维尔在2019年利马泛美残运会赛场上
吉维尔在2019年利马泛美残运会赛场上
Miguel Bellido / Lima 2019/ Proyecto Especial Juegos Para Panamericanos Lima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