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艇运动员霍里:求助并不是脆弱的表现

5月,埃里克·霍里在位于悉尼的家中,他刚结束训练
5月,埃里克·霍里在位于悉尼的家中,他刚结束训练

“作为运动员,要隐藏内心的崩溃是很容易的,因为大家都只关注运动员强有力的外表,但我希望我的经历能让人们明白,求助并不是脆弱的表现。”

在澳大利亚残疾人赛艇运动员埃里克·霍里心中,有一段经历是他人生中的至暗时刻。

他回忆说:“里约残奥会之前,我掉进了人生低谷。我远离妻子,对孩子们也漠不关心,一心扑在赢金牌上,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整个人的态度非常消极。”

尽管霍里当时已经是三届世锦赛冠军,持有多项世界纪录,内心苦闷的他不得不拨打心理健康热线求助。接线员很快意识到他的问题,为了防止他自杀,接线员安排了一辆救护车将他接到医院进行48小时监护。

他回忆说:“即便那样,我用了好久才恢复过来。虽然到了医院,接受了检查,我还是不相信自己出了问题,不相信自己的怒气已经影响了身边的人。15个月后在里约赛场上,当我输掉金牌时,人们走过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怎么回事?你们应该要赢的啊’,这话将我打入黑暗中。是期待,不光是大家的期待,还有我的自我期待。我在比赛中的一个失误导致失去了金牌,每个人都只盯着那个失误,却没有看到在之前的15个月里我经历了什么。”

霍里说能站上领奖台对他来说意义重大,因为12个月之前,他一度以为“自己完了,一无所有”。

在里约残奥会之后他逐渐恢复健康,并在每一届世锦赛上都站上了领奖台,他为自己的恢复感到自豪。如今,他想回报曾获得的帮助。

在训练之外,他还参与了心理健康热线的工作,帮助在澳大利亚社区推广心理健康援助和自杀预防。

他表示:“作为运动员,要隐藏内心的崩溃是很容易的,因为大家都只关注运动员强有力的外表,但我希望我的经历能让人们明白,求助并不是脆弱的表现。”

目前他还在为彻底摆脱内心的负面情绪做努力,他希望能抵达最佳的状态,这样才能在东京残奥会上向金牌发起冲击。

“虽然我经常跟人们讲述我在领养家庭的成长经历和截瘫的感受,但我从没想过自己心理健康的故事能给人们带来怎样的影响,”他说。“跟人们分享这段经历其实有疗愈作用。即便是在当下,面对疫情,我也能继续分享,一边训练一边陪伴家人。”

在疫情期间,他也必须在寻找合适的训练方法上多花心思。“因为大家都还在保持社交距离,没有人能帮我搬运船,所以这期间我只下过几次水。目前所有的训练都是在陆上进行的,”他解释说。他从澳大利亚国家赛艇训练中心借了器械练习背部力量,搭配数小时的手摇单车和赛艇测功仪练习。

埃里克·霍里的居家训练

在几个星期里,他打破了五项室内世界纪录。

“现在我只集中在练习上,并确保练习方法是正确的,这是我目前能做的。我相信等我能再次参加比赛时,我会百分之两百清楚,”他说。

尽管明年的东京残奥会将是他里约以来的翻身赛,他也只是专注在训练上。

他表示:“我不会想象赢金牌会是什么感觉。虽然金牌是我运动生涯的目标,但运动不是关于赢,而是关于追求。里约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我跟媒体说自己会赢,结果人们的期待落空。相比于金牌,我更会记住在残奥会上,有十一位对手和我一样,渴望赢。”

他现在更觉得比赛是一种乐趣。“能赢奖牌,打破世界纪录固然好,但在这么些年里,我第一次集中在自己所热爱的事情上,这也是我想传递的信息。”

内容来自国际残奥委会官网,作者Sascha Ry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