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残疾人运动员金·戴贝尔的抗疫故事

在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上,金·戴贝尔对战马来西亚选手穆罕默德·阿兹瓦尔·巴卡尔
在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上,金·戴贝尔对战马来西亚选手穆罕默德·阿兹瓦尔·巴卡尔

因2020年东京残奥会推迟至明年举行,许多运动员奥运梦的实现也随之延迟。在这样的情况下,英国残疾人乒乓球运动员金·戴贝尔转身将自己所掌握的技术投入到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来。

戴贝尔曾参加过两届残奥会,在2018年取得医学学位后,他一边进行乒乓球训练,一边在位于北伦敦的惠廷顿医院兼职担任初级医生,

原本他计划从3月23日开始进入备战东京奥运的全职训练,但现在,他全身心投入到了医院的工作,参与到英国国家卫生服务体系的抗疫第一线。

“本来我第一年的兼职要结束了,”现年27岁的戴贝尔说,“结束之后我原打算开始全职训练,但是医院问我能不能参与医院的全职轮班,我这周就开始了。我快结束在外科科室的工作了,马上要成为一名负责新馆肺炎病人的高级住院医生。”

他表示现在医院已经停止接收所有非紧急病例,政策也有一些改变。他患有先天波兰氏综合症,这是一种稀有综合症,患者往往发育迟缓或者胸部肌肉缺损畸形。

“在能确保患者安全的情况下,我们现在尽可能地避免接收非新冠肺炎的患者,大部分的人都因为不同的疾病在自己所在的社区接收治疗,”他说,“人们如果感染了新冠病毒,需要吸氧等设备支持,他们会来医院,等病情好转了再退院回家。每天医院都在开设新的病房作为新冠肺炎的病房区,目前大部分的病房都住满了。”

他说为了“平息”确诊人数的曲线,每个人都需要有所牺牲,但这种集体的努力是必须的。

“大部分的人都在做对的事情,待在家里,”他说,“但仍然有许多人不是这样,有些人意识到自己需要待在家里,他们也在努力配合,但同时他们又和家人或伴侣分居两地,他们觉得如果这个情况要维持几个月之久,他们需要跟家人或伴侣见面。这可以理解,但是在当下的情况下是不可以接受的。如果你没有跟一个人住在一起,就不应该和这个人有任何社交活动。看看其它国家的情况,看看他们是如何处理的,唯一能平息曲线、控制疫情蔓延的方法就是自我隔离,保证每个人都按规定行事。没有其它的办法,虽然这会很难,每个人都因此有所损失,但为了能控制局面,我们必须这么做。”

获得银牌的金·戴贝尔站在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上的领奖台上
获得银牌的金·戴贝尔站在2018年英联邦运动会上的领奖台上
2018 Getty Images

关于比赛准备

3月24日,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宣布延期至2021年举行。国际残奥委会已经针对其成员在准备一些关于调整日期后的分级活动的建议,并将每周在网站进行更新。

戴贝尔本来打算今年参加自己的第三届残奥会,因此他处在很特殊的立场,一方面他很清楚大赛的延期带给许多运动员的打击,同时他知道在当前全球的局势下,这对于公众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

“我觉得人们可能会说‘不过就是再等一年’这样的话,如果放在全球的格局来看,这确实不是一件多大的事儿——奥运总会举行,”他解释道,“但作为一名运动员,我很清楚其他运动员目前面临的困难。对于运动领域来说,一年很长——尤其是对于身体状态再不断变差的残奥运动员来说,一年之后并不清楚自己的状态。所有的运动员都在为今年全力做准备,他们承受着很多压力,因此很难以下全部释然。但就我个人来说,我想尽自己所能有所帮助,能帮到别人是件很好的事情。”

来自谢菲尔德的戴贝尔从9岁起开始跟父亲在自己车库联系打乒乓球,被这项运动的速度和紧张感所吸引。2008年,16岁的他实现在国际赛场的首秀,并在2012年代表英国参加伦敦残奥会。不过在那之前他就决定要同时在医学领域求学。从2010年起,他一边训练,一边在利兹大学攻读医学专业。

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上,他进入到男子10级的四分之一决赛,但遗憾败给了中国选手连浩。他参加的最近的一场比赛是2019年10月举行的中国公开赛,在比赛中他获得男子单人铜牌。

“很明显现在乒乓球和运动已经退居其次了,但是它们一直都会在那里,我会一直记得,直到这疫情过去,”他说,“当前我们只需要专注在确保每个人的健康,并相互照顾。最主要的是保持警觉、保持坚强。现在发生的事情很困难、很严峻,我们必须有集体意识,团结在一起——保持警惕、保持坚强、保持安全。”

内容来自国际残奥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