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扎佩利:越过沟壑,重拾目标

Anton_Zappelli 1

“我对射击的精确性着迷,这是我最喜欢的部分。这是一个心理游戏,只要掌握其过程,一切都在脑海中展开。”

当还是青少年的安东·扎佩利在西澳大利亚的格雷厄姆·马什少年高尔夫基金会比赛中展露锋芒时,他从未想过有一天高尔夫所需的专注将帮助他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残疾人步枪手之一。

和高尔夫一样,射击需要高度集中,摆脱外界干扰,在高尔夫比赛中,只要有一丝分心就会出现柏忌或更糟的情况。

“这两项运动有许多相似点,”扎佩利解释说,“我对射击的精确性着迷,这是我最喜欢的部分。这是一个心理游戏,只要掌握其过程,一切都在脑海中展开,就像高尔夫,你可以把球打到一公里外,但要是你不能控制好压力和思路,那就没戏。射击也是这样,在高级别竞争中,装备和技术到位后,百分之九十九都靠心理。”

为了能参加东京残奥会——他个人第二届残奥会——扎佩利走遍澳大利亚和海外,经历了一段的漫长而多彩的路程。

运动和康复

扎佩利在1989年17岁时遭遇剧变,当时他和女友正驾驶在澳大利亚中部的一条公路上上,开车的是女友,但她没有驾照,开到一段颠簸路段时,她没掌握住方向盘,车子撞向路边一个一米高的窗户后翻转了。

“我的骨折属于常见的安全带引发的骨折,虽然在安全带的保护下我没有撞向挡风玻璃,但我的背部受伤了,”他回忆说。

后来他在珀斯的一家医院接受长时间康复治疗,他坦承一时间很难接受梦想和希望的破灭。

“在那之前我的生活都在正轨上,我年轻有志向,给自己定了许多人生目标并笃定朝向这些目标努力,人生道路正在眼前展开。就在我很清楚自己前进的方向时,突然一切都消失了,”他说。

他曾回过卡尔古利,但很快又回到珀斯,因为对轮椅使用者来说,卡尔古利机会太少了。

回到珀斯后他重新接触运动,并且遇到了残奥轮椅竞速运动员路易丝·萨瓦吉,在萨瓦吉的鼓舞下,他开始练习轮椅竞速。

“运动在我的恢复中占据很大一部分。可以说是运动让我重新振作起来,”他说。

之后扎佩利跟随澳大利亚轮椅竞速队前往美国和加拿大参赛,他参加了1993年亚特兰大那场著名的桃子树公路赛,澳大利亚队的保罗·威金斯和萨瓦吉分获男子和女子组冠军。

1996年亚特兰大残奥会之前,扎佩利原本决心要进入国家队,但就在大赛开始几个月前,他在洗澡时烫伤了腿,无法坐进竞速轮椅中。就在这时他遇到了一位名叫唐娜·辛普森的歌手,她和妹妹、乔什·坎宁安组成了民谣摇滚乐队The Waifs。刚好那时乐队要到北部巡演,于是扎佩利跟随他们一起上路,养伤的同时帮助乐队给乐器调音。

“我飞去布鲁姆和他们汇合,之后就没回来了。我有四年没过过冬天,”他回忆说,“当时我让体育圈许多人感到难过,但我过得很愉快,在4、5年里坐着轮椅和一群很棒的人走遍澳大利亚,这段经历不可替代。”

之后乐队在搬到墨尔本后暂时解散,虽然后来又重组了,但扎佩利和辛普森打算留在珀斯。2009年,他的一些朋友提出骑四轮摩托车环游澳大利亚。

“他们喊我加入,经历几轮讨论后计划变得更大了,我们打算拍摄一部纪录片,重返事故发生地,另一名骑手吉姆·凯恩斯是制片助理,他偷偷地说服我的未婚妻凯特,让我们在乌鲁鲁举行婚礼。这部纪录片主要是要传达一个理念,就是只要下定决心,只要踏出第一步,万事皆有可能,”他说。

尽管如此,回到事故发生地对他来说并不容易。21年过去了,事故发生时那辆车的牌照还留在原地。在跟轮椅竞速挥手告别后,扎佩利希望找到一项新的挑战,于是在2011年开始练习射击。

射击赛场上的扎佩利Ⓒ Paralympics Australia
射击赛场上的扎佩利Ⓒ Paralympics Australia

被射击吸引

扎佩利在青少年时接触过气步枪并且很喜欢。“我一直想找跟高尔夫相似的运动,”他说。

2014年,他第一次参加国际射击比赛,分别在英国和德国参加了世界杯和世锦赛。一年后他收获了第一枚国际赛事奖牌并获得里约残奥会参赛资格。

但在前往里约的飞机上,他感到身体不适,同时枪支也出现了问题,最终他在10米气步枪卧射混合SH1级和50米气步枪卧射混合SH1级中分别排18和36名。

2017年他状态得到恢复,在世界残疾人射击世界杯阿联酋站和克罗地亚站上获得两枚铜牌,同年和克里斯·皮特被评选为澳大利亚年度残障射击运动员。

扎佩利的良好状态一直持续到2019年,继在世界残疾人射击世界杯汉诺威站获得银牌后,他又在悉尼世锦赛上再次夺得银牌,和冠军仅相差0.3分。

凭借优异成绩,他被评选为2019年年度残障射击运动员,并荣获知名的阿什利·亚当斯年度运动员称号。

如今扎佩利西澳大利亚体育协会的资助下参加各地比赛和训练,他期待澳大利亚能早日解除国内出行限制,这样就能早日恢复东京残奥会的备战训练。

内容选自国际残奥委会网站,由澳大利亚残奥委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