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鲁·韦尔斯:“我还有潜能,结束还为时过早”

2019年迪拜世锦赛上,韦尔斯在获得女子T47级400米比赛冠军后高举双臂庆祝
2019年迪拜世锦赛上,韦尔斯在获得女子T47级400米比赛冠军后高举双臂庆祝

两届残奥会选手、世界冠军安鲁·韦尔斯(旧姓利本贝格)已准备好参加东京残奥会。届时她将带着信念,带着促进人们对南非残疾人运动员处境的认识这一使命走进赛场。

2019年迪拜世锦赛上,韦尔斯分别在女子T47级400米、200米和100米中获得金、银、铜牌,她原打算在东京残奥会之后退役、组建自己的家庭。

她在采访中说:“(东京残奥会)原本是我的最后一届残奥会,这个想法我没有对媒体说过,不过最近待着家中的一些思考让我意识到,一想到跑步自己还是非常激动,我心里对跑步还有热情,我还有潜能,结束还为时过早。”

虽然东京残奥会延期到了明年,她依旧认为那将是一场特殊的比赛。她表示:“我意识到延期不止对我有影响,它波及了很多方面,影响了所有人的生活,明年的奥运会及残奥会将极具意义,我能成为这一不平凡的一份子。”

那么她还打算在赛后退役吗?

如今27岁的她表示:“要看残奥会之后老天的安排,我打算走一步看一步。”

成为一名残奥会选手

韦尔斯左臂先天性缺陷,小时候曾因此被同龄人欺负。

她回忆说:“因为没有手,我经常被欺负。他们都叫我‘没有手的女孩’。是跑步让我成为现在的自己,帮助我形成自己的人格,我觉得这是上天的安排。”

2010年,意识到跑步是自己与生俱来的天赋时,她正式开启了自己的运动员生涯。仅在两年后,当时年仅19岁的她就在2012年伦敦残奥会实现了自己的奥运首秀。

她在那届残奥会获得一银一铜,不过相比于奖牌,她觉得那次比赛的深远意义存在于另一个方面。

她解释说:“我不敢相信世上有那么多种残疾,我意识到自己是他们的一份子,这让我很激动。看大家为了成为最好的自己而奋斗,我感受很受鼓舞。”

来自160个国家和地区的4237名运动员参加了伦敦残奥会,那届赛会也被称为“最伟大的残奥会”,成为此后历届残奥会的标杆。

危机和信仰

等她参加第二届残奥会时,情况截然不同。她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之前做了两次膝盖手术,在400米比赛中她不得不咬紧牙关坚持跑完。最终,中国选手李露超过她获得金牌。

回忆起那场比赛,她说:“那次比赛几乎把我击垮,全程都很艰难,我眼睁睁看着中国对手超过我,而我却无能为力。不过我还是没有放弃,祈求上帝让我能继续跑下去。”她在比赛中获得银牌。

比赛的紧张和获得亚军的激动消退之后,伤痛再次向她袭来。在丈夫和亲友们的支持下,她渐渐从伤痛中恢复。她是一名基督教徒,因此她认为这一切都是对她的考验。

她表示:“我觉得受伤也能塑造一个人。因为在过程中你能更加认清自己,也能有更多的时间和上帝相处。”

信仰之外,韦尔斯认为婚姻生活也对她帮助很大。“结婚改变了我许多,现在的我是在最好的状态,不管是对在跑道上的进步还是和丈夫一起的成长,我都充满期待,”她说。

恢复状态后的她在2019年的世锦赛上连夺一金、一银、一铜,会想起这期间的经历,她不禁落泪:“从2010年开始接触残疾人运动到2019年的成绩,能参与这三项赛事的训练和比赛是我的荣誉。”

受疫情影响,目前韦尔斯每天只能进行有限的跑步训练,这让她重回跑道的愿望更加强烈,也使她更加期待明年东京赛场的比赛。

她说:“到时候我会尽情拥抱比赛,接受挑战,哪怕到时候我带伤参赛也没有关系,因为不管受伤与否,该经历的总要经历。”

她还希望到时候能冲击她母亲在T45级400米比赛中的纪录,冲击自己的第一枚残奥会金牌。

无论输赢,她觉得比赛都是自己要完成事业的一部分:“我真的相信上帝给了我跑步的天赋,我感觉自己天生就要跑步,它像是我的天职。”

获得荣誉之外的使命

明年东京奥运,南非共和国将派出自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来最大的代表团参加奥运和残奥项目的比赛。目前,有101名南非运动员在9个比赛项目中获得了参赛资格。

韦尔斯说:“我很开心看到大家都能去。就像曼德拉说的,运动能将人们团结起来,让人们相聚在一起。我还相信运动能帮助人们克服挑战。”

除了为南非带来荣誉,韦尔斯觉得自己还有另一个使命:帮助提高人们对南非残疾人运动员现状的认识,扩大残疾人运动员的参与。

“我相信克服挑战的个人经历能引起共鸣。我其实认为我们是有市场价值的,但在南非,我们的处境很困难因为人们不认为我们有价值。我希望人们能参与进来,能投资或赞助残疾人运动员。让我们帮助彼此实现梦想,”她说。

她还希望残奥会能获得和奥运会同等的关注。“我真的希望人们能像看待奥运会一样看待残奥会,而不止是觉得它只是一个后续。我们和奥运会运动员们付出的努力是一样的,只是方式不一样而已。我希望我们能受到平等的待遇,因为这就是Paralympics(残奥)这个英文单词字面的意思——和奥运平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