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东京残奥会 - 开创先河(下部)

© Japanese Para-Sports Association
© Japanese Para-Sports Association

在上周是东京残奥会55周年纪念过后,我们继续为您讲述和这一历史性赛事的相关故事。

那本名为《1964东京残奥会官方报告》的老式黄皮书里面记载着鲜为人知的历史,其内容对于残奥会运动在日本的发展至关重要。

9月12日东京残奥会结束之后,组委会在第二天举办了一次非官方的残疾人运动会,显示了他们将这项赛事在日本发扬光大的雄心。

非官方“开幕式”

就在东京残奥会在所有参与者共唱《友谊地久天长》的歌声中落下帷幕后的第二天,数千人又再一次聚集在了小田体育场。

组委会又接着举办了一届“非官方”残疾人体育盛会,虽然那天的天气没有像残奥会那样完美,也没有军乐队演奏当时红极一时的《寿喜烧》。

这一次的参赛者来自于全日本,北到北海道,南至冲绳。另外,西德是唯一的非日本参赛方。

组委会称之为“残奥会第二部分”,共有来自于日本所有47个县的480名选手参加,共设立了36个项目。

参赛运动员除了包括1964年东京残奥会规定的脊椎残疾的选手之外,听力、视觉和身体残疾的运动员都可以参赛。

这对当时的日本来说算是突破性的壮举,毕竟1960年罗马残奥会日本未派出一位选手参赛。

组委会主席葛西佳介表示他们就是想借着残奥会的东风,利用当时前所未有的关注度,顺势而为。

 “残疾人不仅局限于坐在轮椅上的人,还有其他身残志坚的人。”

“既然已经举办过一次,我们希望给那些没有资格参加残奥会的残疾人一个舞台,所以我们立刻又行动了起来。这就是我们举行“残奥会第二部分”的原因”

© Japanese Para-Sports Association
© Japanese Para-Sports Association

伟大成就的背后

赛事虽然成功,但日本运动员展现出了他们与大洋彼岸选手之间悬殊的实力差距。

 “我一定不是唯一一个想知道为什么外国运动员能够如此开朗且充满热情的日本人。”残奥会宣誓代表,日本游泳和击剑运动员青野茂男如此说道。

 “毫无疑问,如果他们的国家没有为他们提供一套足够好的福利机制,他们不会如此乐观。不能否认我们与他们之间存在着巨大差异。

“当我们身体足够好以适应维持社会生活时,我们的社会是否做好了接受我们的准备?”

 他的队友长谷川正美也做了补充。

 “外国选手能够如此乐观开朗,对生活充满热情的原因,是他们有一个支持并欢迎他们的社会。”他说。

“他们被社会所认可,因此他们才会以一个社会中的个体来要求自己,这与我们截然不同。

我不知道日本的残障人士何时才能被公平对待,能像他们一样被认可。我希望这一天能够尽早到来。”

残奥会的发展

今年8月,组委会举办了庆祝2020年东京残奥会进入一年倒计时的活动。

庆典就在1964年残奥会的举办场地小田体育场举行,金发男子马库斯·雷姆站在跳远沙坑前,将人们的思绪带回到了55年前。

Tokyo 2020 / Ryo ICHIKAWA

在距离比赛开始一年的倒计时环节,雷姆站在数百名公众面前,想要告诉他们残疾人运动员和奥运会上的普通运动员是一样平等的。

“能够看到大家对残疾人运动的关注度在提升令人欣慰,很高兴能够参加这样的盛会,我将尽我所能完成我的使命。”他说

“我拼尽全力跳得更远,我想让大家知道,我们和奥运选手是一样的,我们都是职业运动员。如果人们想要看到激烈的竞争和出色的表现,他们应该来看看残奥会,因为残奥会同样精彩。”

现场,这位31岁的跳远选手以8.50米的成绩打破了自己保持的世界纪录,但这个纪录不能被官方记录在册,因为这并不是官方赛事。

雷姆虽然是一个特例,但没人能否认残奥会的发展和革命性进步,这促进了残疾运动员的成长,提升了残疾人运动员的社会认可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