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婷:要做奔跑的前浪

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排半决赛,中国队vs荷兰队,朱婷在比赛中扣球
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排半决赛,中国队vs荷兰队,朱婷在比赛中扣球

过去一个月,在体育赛场外,朱婷迎来了又一波高光时刻:她获得中国青年最高荣誉“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又作为人大代表在“两会”期间建言献策。

早已被誉为“荣誉收割机”的朱婷面对这些名誉已经能处之淡然。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她表示:“受到的关注确实会比较多,但是我觉得还是像郎导所说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你的本职工作是排球运动员,你需要在这个领域上做得更好,更出众,这样才能让更多人关注这个项目,关注这个集体,关注你个人。所以我觉得要静下心来,像排球一样,要有一个节奏性,要有稳的心态,也是像打球一样去很稳地展现给大家这种球技。

自从2013年进入中国女排国家队,如今25岁的朱婷以绝对主力身份夺得两次女排世界杯冠军和里约奥运会冠军,多次被评选为赛事最佳主攻和最有价值球员称号。

面对长年累积的伤病带来的担忧,面对年轻运动员带来的冲击,她在采访中说希望自己是“奔跑的前浪”,既保持优势不被超越,又能做好女排精神的传承。

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排决赛朱婷拦网瞬间
2016年里约奥运会女排决赛朱婷拦网瞬间
2016 Getty Images

人生的关键节点

对朱婷来说,遇见排球和郎平是她人生的两个关键转折点。

来自河南省的她在13岁的时候身高就已经长到1米78,在老师的建议下她父亲把她送到市里组织的体育夏令营,并被排球组选中。因为在训练中表现出的天赋,她被举荐到河南体校。

在体校除了练习打球,还要练习跑步、滚翻和倒地,这令她很不习惯,甚至会向家人撒娇,希望家人能来看看她,但父亲一年顶多来看她一次。在采访中回忆起父亲的严格,她更把它理解为一种鞭策,也更磨练了她从父亲性格里遗传的坚韧。

2010和2012年她先后入选国家少年队和青年队。2013,郎平正式挂帅再次执教中国女排,她将朱婷列入国家队名单。

“郎导是我的恩师,如果没有她,大家也可能不会看到现在的朱婷,如果有困难,或者有什么开心的事,我都会跟她去说、商量、分享。第二层关系更像父母,因为郎导的孩子跟我们年龄都差不多,现在陪父母的时间很少,一直都在训练……还有朋友的关系,比如买什么东西都会分享,比如她网购之类的,会让我们去帮忙,”谈起和郎平亦师亦友的关系,朱婷忍不住在采访中笑了起来。

(对郎导)更多的是尊敬,同时有爱的成分在里面

尽管郎平在球场上很严格,但朱婷觉得这是为了让她们成为更好的运动员。2013年刚加入国家队时,朱婷的杀手锏是高点强攻,但扣球线路比较单一,作为主攻,一传和防守都是她的短板,从那时起郎平开始了对她的全方位打磨。

2014年瑞士女排精英赛上,朱婷被安排主接一传,尽管她在比赛中表现得非常勉强,郎平全程都没有改变这一安排的意思。“我觉得这是郎导在对我的帮助,从现在来看,我觉得她的做法是非常非常正确的,现在的我也能垫、也能去扣,也能去拦,相对于说14年朱婷的一传很被动,现在人们会说朱婷现在慢慢地会全面了,”朱婷说。

里约之后更加成熟

2016年里约奥运会,肩负重任的中国女排开局不利,以小组第四的排名对战卫冕冠军、东道主巴西队,这场比赛在朱婷的记忆里十分“揪心”。

“在赛前开准备会所讲的,不管我们经历了什么,我们要努力地把这场球真真正正地当成最后一个比赛来打,我们可以去输这个球,但这种精神不能输,这种拼搏不能输,”她在采访中说。磕磕碰碰进入决赛后,她们在先失一局的情况下连扳三局,时隔12年再次获得奥运冠军。朱婷表示奥运会的经历令她更加成熟。

里约奥运会之后,朱婷正式担任中国女排队队长,面对年龄相近的队友们,她曾在采访中说“队长”这个称号都只是外部叫的,队里面没有这个称号。但同时,她深知自己作为队长的责任。

“我觉得这种压力肯定是要顶下来的,因为作为中国女排队长,再多压力都要去顶,我会尽我现在所有能力去做,所有的技术水平展现在场上,为中国女排这个集体做更多贡献,”她说。

当被问及她属于“前浪”还是“后浪”时,朱婷说她希望自己是奔跑的前浪,“要保持自己的优势,一停止,就会被超越”。同时也能领着后浪们前进,“女排精神就是要做好传帮带,希望女排精神传到后代,也希望自己能够更好。”

中国女排队在里约夺冠后欢呼庆祝
中国女排队在里约夺冠后欢呼庆祝
2016 Getty Images

在里约奥运之后,朱婷加盟了土耳其瓦基弗银行俱乐部,在那里的三个赛季,她随队夺得了两次世界女排俱乐部锦标赛冠军、两次欧冠冠军在内的八个冠军,四次当选最佳主攻,六次拿下最有价值成员。

朱婷在采访中表示去欧洲打球开阔了她的眼界,让她更愿意表达,同时也促进了她对球的认知。

内在的积累的球技的夯实使她在面对球场和生活时更加自如、镇定。“因为人在平时生活和训练中,内在有,训练过,这个球我见过,我之前打过,我见识到了,碰到相似的球,会跟自己说没事儿,就是没事儿,”她说。

期待新突破

目前朱婷和队友们都在中国国家体育总局训练馆为东京奥运会做准备,每天训练七个小时。

当被问及她对东京奥运会延期的感想时,她说:“更多的是换一个角度去想一件事情,这是我最近感受比较深刻的。奥运会这件事情,可能大家看到的,是大多数运动员所说的(因为)延期遭到的困难,但对我来说,可能是更多一年享受排球,更多一年和郎导、和队友,更多一年的接触吧。”

她希望自己能在今年有新的突破,“需要在现在的技术和心态上再有一个突破,才能够得心应手、自如地对待东京奥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