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莉佳:阅尽千帆,我心依旧

2012年伦敦奥运会女子单人艇激光雷迪尔级决赛现场
2012年伦敦奥运会女子单人艇激光雷迪尔级决赛现场

奥运帆船冠军徐莉佳在退役后选择成为一名体育媒体人。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专访时,她分享了自己是如何将心爱的体育事业与媒体结合在一起的,她还透露了自己未完待续的航海梦

五月中旬,徐莉佳在社交媒体发布了一张俯瞰英格兰西南部韦茅斯-波特兰港的照片,当天湛蓝的海面辽阔而平静。

时间退回到2012年8月6日,韦茅斯-波特兰港被一片紧张的气氛笼罩,在这里即将举行伦敦奥运会女子单人艇激光雷迪尔级决赛。代表中国队的徐莉佳、荷兰的玛丽特·波米斯特、爱尔兰的安娜里斯·墨菲以及比利时的艾维·范阿科尔位列决赛名单前茅,四人进入决赛的成绩仅差一分。

在这场技术与心态双重抗衡的决赛中,徐莉佳最终力压群雄,为中国乃至亚洲夺得第一枚奥运稳向板帆船金牌。夺冠之后,一向不习惯把情感表露在外的她忍不住呐喊起来。

伦敦奥运会帆船冠军徐莉佳专访

多年后当她回望那片夺冠的海域,当时紧张的心情、激烈的竞争重回她的脑海。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她说呐喊的那一刹那包含了自己二十多年付出的艰辛和酸甜苦辣。

“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因为每一枚金牌的背后都是凝聚了一整个团队的力量,对于我的后勤团队、我的教练、我的陪练,每一个人的付出都得到了回报,也让我感到非常的开心,”她说。

假如2020年东京奥运会没有延期,此时她应该在准备前往东京的旅程,但不是作为参赛运动员,而是作为体育媒体人。2016年里约奥运会之后她选择退役,前往英国进修体育新闻播音专业,用她自己的话说,这一转型能让她继续与心爱的体育事业保持近距离接触。

对帆船心存感激

1987年出生于上海的徐莉佳在十岁时第一次接触OP级帆船。经过二十多年的积累,当她描述起这项运动的魅力时,语气中带着陶醉感。

“最吸引我的是它带给我的那种自由愉悦和浪漫感,因为在海上的时候,我是一个人,无拘无束,不像在陆地上面有条条框框的限制,另外在海上的时候,我们是跟大自然在亲密地接触,就像能够与大自然合二为一,”她笑着说。

在十四岁时她获得了自己第一个世界帆船锦标赛OP级帆船比赛冠军,在2006年又获得世锦赛单人艇激光雷迪尔级冠军。2008年北京奥运会,她获得激光雷迪尔级比赛铜牌,实现中国在奥运会帆船项目上的奖牌零突破。

2008年北京奥运会,徐莉佳获得女子激光雷迪尔级比赛铜牌
2008年北京奥运会,徐莉佳获得女子激光雷迪尔级比赛铜牌
2008 Getty Images

冠军的光环固然耀眼,但徐莉佳更感激帆船使她成为一个更好的人。长年在海上乘风破浪使她认识到人的渺小和保护自然的重要。“我们一直是跟大自然、跟海洋亲密接触,每次当航行在海上的时候,看到一些垃圾、看到一些不幸的生物,我们都会感到非常的痛心,”她说。与此同时,大海的喜怒无常又让她更加懂得感恩和珍惜看似稀松平常的一切,比如在陆地上好好躺着或者吃一顿新鲜的食物。

并非一帆风顺的职业生涯也使她学会乐观。她左眼弱视,而听力天生只有常人的一半,在交流时需要配合看对方的唇语帮助理解,这给日常训练带来了不少挑战。因为左腿突然发现肿瘤需要做手术,2004年她错过了第一次参加奥运会的机会,而就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前,她因为手骨折,有两个月不能下水训练。

“每一次当我因为伤病而需要去做手术,不得不停训半年、一年,我反而利用这段时间,不停地让自己去充实知识方面的一些领域,比方说学英语、学一些跟帆船相关的书籍,”她回忆道。

在新的领域扬帆起航

2016年里约奥运会之后,由于长年累积的伤病,徐莉佳不得不选择退役。那一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曾说:“奥运会只是我人生的百分之十,后面还有百分之九十等待我去开发。”

体育媒体人成为她“开发”的一个新的身份。2017年她进入英国索伦特大学专攻体育新闻播音专业,她相信这不仅能让她更好地推广帆船的航海文化,而且能让她继续与心爱的体育事业保持近距离接触。

她从吐字发音、拍摄、剪辑等基本功练起,一步步在新的领域扬帆起航。三年来,她先后开设了广播节目《帆船佳音》、《体坛佳音》,同时开通了“徐莉佳传媒之声”的微信公众号,通过运动员访谈、帆船赛事解说等内容用另一种形式将运动呈现在公众面前。2000年悉尼奥运会女子20公里竞走冠军王丽萍,昔日对手、2016年里约奥运会帆船比赛银牌获得者安娜里斯·墨菲都出现在她的访谈嘉宾名单里。

“我发现我们都有一些共同点,就是对于奥林匹克精神、对于体育方面不断的追求,去不断的挑战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我,更好的自己,”她说,“在这个过程当中,难免每个人都会碰到形形色色的挑战与困难。”

在音视频节目之外,她还和国内漫画家一起出版了帆船教学绘本,以简单生动的形式介绍帆船运动。

无论是过去作为运动员,还是未来作为一个体育媒体人,我将尽我自己所有的一切能力,包括我对它(帆船)的那种情感,希望可以传递感染更多的人们。

疫情下的生活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后,她的工作与生活也难免受到影响。

现居住在英格兰韦茅斯的她原本每隔一个月就要回中国参加一些线下活动,但由于疫情她只好取消所有的出差安排,包括前往东京参与奥运会的媒体工作。尽管如此,帆船生涯中磨练出的乐观心态使她又一次看到积极的一面。

“虽然(疫情)导致了体育赛事的停摆,包括我们没有办法出门,但或许利用这段时间我可以更多地看看书,并且因为大众对于健身、对于健康养生方面有新的认识,我也有这样的机会跟大家去讨论帆船之外的健身知识,”她说。疫情出现以来,她一直通过分享自己居家健身视频的方式给公众传递鼓励。

虽然已经退出赛场,但她一直跟国内的师弟师妹们保持联系,面对东京奥运会延期,她感觉大家很乐观。“他们就说还是会专注把自己的每一天的训练,每一堂的课给抓好练好,做好最好的自己,”她说。

从长远来看,如果说(体育人的贡献)能够给更多的大众带去更加健康的一种生活理念和方式的话,对整个社会来说一定是一个非常大的进步。

“我在航行”

回望自己的历程,徐莉佳说她感到非常的荣幸,因为帆船是一项可以陪伴自己一生的运动项目。在里约奥运会之后,她还报名参加了一些远航的课程学习,希望有朝一日能实现环球航行的梦想。

她对帆船有一颗赤子之心,也就难怪当被问及最喜欢的一首歌时,她轻唱起了英国歌手罗德·斯图尔特那首著名的《航行》:“我在航行,我在航行。又一次归航,穿越海洋……”

在伦敦奥运会夺冠后,徐莉佳俯身亲吻陪伴自己获胜的帆船
在伦敦奥运会夺冠后,徐莉佳俯身亲吻陪伴自己获胜的帆船
2012 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