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森特·德哈尔特利:180天内从东京到北京

德尔哈特利在2020年UCI世锦赛男子1公里计时赛决赛中的瞬间
德尔哈特利在2020年UCI世锦赛男子1公里计时赛决赛中的瞬间

东京2020官网采访了加拿大运动员文森特·德哈尔特利,近期他刚刚获得了东京奥运会场地自行车的参赛资格。该成就让他朝着挑战人们眼中的不可能——180天之内征战夏奥会和冬奥会——又前进了一步。

不是2020年东京奥运会原定日期距离2024年巴黎夏季奥运会开赛的1447天

也不是东京奥运会原定日期距离2022年北京奥运会开赛的544天。

文森特·德哈尔特利在明年东京奥运会参加完场地自行车比赛后,仅有180天的时间来专注备战2022年北京冬奥会。

如果要找一个受2020年东京奥运会延期影响最大的人,那么选他准没错。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会参赛,

我不会在这个节骨眼放弃。

确认入选奥运代表队

2020年7月29日,加拿大公布了东京奥运会自行车参赛队名单,出生在渥太华的26岁场地自行车运动员文森特·德哈尔特利的名字赫然在列,东京奥运会上他将参加团体追逐赛的争夺。

但是,这不是文森特·德尔哈特利首次参加奥运会,场地自行车也不是他参加的第一个竞赛项目。

德尔哈特利此前参加过两届冬奥会速度滑冰比赛的争夺:2014年索契冬奥会跻身前20、2018年平昌冬奥会伤病打乱了他的比赛计划。现在的他除备战东京奥运会外,还将目光锁定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

因此,东京奥运会延期对于德尔哈特利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2022年北京冬奥会备战时间被大幅压缩。当延期消息经由教练传到他耳朵时,他的反应和人们预料的不一样。

“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会参赛,我不会放弃。已经努力了两年半,我不会在这个节骨眼放弃,”当时的他说道。

面对新现实

为了成功完成从东京奥运会场地自行车到六个月后北京冬奥会速度滑冰的过渡,德哈尔特利的训练方式和心态都必须做出彻底的调整,而且这种调整必须要快。

德哈尔特利解释道:“东京奥运会后,我希望休息一周到两周时间。之后马上回到训练场上,因为从东京奥运会闭幕式到北京冬奥会开幕式只有180天时间。”

如果有谁能够在如此短时间完成如此大规模调整,德哈尔特利就是其中之一。最初选择场地自行车项目时,他就已经考虑到了之后的过渡。

为此,他解释道:“我要么选择比赛过程不会超过30秒的冲刺项目,要么选择超过4分钟的耐力项目。测试这两类项目时我的成绩都不错。我两类项目都可以,但是最终选择耐力项目也是出于为自己考虑,当我考虑到要重回滑冰赛场时,我曾经想过,如果我奥运会选择冲刺项目,那之后我要吃的苦可能会更多一些。”

最终他的决定是奥运会专注于团体追逐赛,这个项目和速滑有些许相似之处。

“在冰上,我的最快速度是60公里/小时,骑车的话速度要更快一些,但是这种最高速度无法保持很长时间。所以比赛过程中,我在这两个项目上的平均速度差不多。”

因为我对自己说过我能够做到,

所以如果我不去做,我就自己骗自己了。

被所有人击败

大家可能会认为,如果一位运动员能够在不止一个运动项目上跻身精英行列,一定和天赋有关,但是德哈尔特利并不属于天赋选手行列。至少最开始的他不是。

谈到从事速滑前三年的经历时,他表示:“当时每个人都能赢我,无论男选手还是女选手,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那么,是什么最后让德哈尔特利从那些梦想着取得他所取得之成就的运动员当中脱颖而出的呢?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驱使他实现目标的决心,正是这份决心让他在人们认为不可能的道路上畅通无阻。

“我对我自己说,在某个时间点我一定可以做到的。因为我对自己说过我能够做到,所以如果我不去做,我就自己骗自己了。”

速度滑冰赛场的德哈尔特利
速度滑冰赛场的德哈尔特利
2015 Getty Images

第一站——东京

德哈尔特利的夏季奥运会之旅将会始于东京奥运会,没有比这更好的舞台了。

很多选手都梦想着奥运奖牌,而德哈尔特利对于奖牌有比较实际的想法,谈到加拿大队的机会时,他很乐观。

他解释说:“根据我们在世界杯赛上的表现,我认为这不是不可能的,这是挺现实的一个目标。但是上届世锦赛上的表现让我们有些措手不及,表现不好。我们知道哪里需要改变,还有提升空间,已经开始在这个方向上努力了。”

展望奥运会后的未来

像文森特·德哈尔特利这样的运动员,奥运会结束后会做些什么呢?对于他这样对速度成瘾的选手来说,答案应该不会太令人感到意外。

“我希望成为职业赛车手,这个目标有50%的玩笑成分。如果有人让我开快车,我一定会欣然接受,”他说。

不过首先他要完成在东京的比赛,之后经过180天的调整,他将挑战此前从未有人做到过的事情。

如果他能够完成这一壮举,谁还会对他的梦想存有异议呢?无论他的梦想听起来有多么不切实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