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东京之路:每周精彩采访集锦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俄罗斯女子花游队在获得冠军后合影庆祝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俄罗斯女子花游队在获得冠军后合影庆祝

随着全球疫情防控措施的逐步解除,世界各地的运动员得以回到熟悉的训练场,一些地区的体育赛事也逐渐重启。

东京2020官网采访了许多正在为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做准备的运动员,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上周不容错过的精彩内容。

从花游到冲浪,蒂曼妮娜的奥运情结

安兹海列卡·提曼妮娜:“水是我的自然元素”
03:00

我已经是奥运冠军,毕生的梦想也已经实现。

俄罗斯运动员安吉莉卡·蒂曼妮娜拥有成功的花样游泳生涯,但她毅然转向冲浪运动。并向东京奥运会资格发起了冲击。

她和队友一起几乎获得了花游项目中所有的大奖:欧锦赛、世锦赛和奥运会冠军,其中2012年伦敦奥运会冠军无疑是一生的荣誉。

如今已经30岁的她向东京奥运会冲浪项目资格发起了冲击。

阅读采访

法国世界冠军达·科斯塔期待成为首批奥运空手道金牌获得者

史蒂芬·达·科斯塔(红)在2015年世锦赛比赛中
史蒂芬·达·科斯塔(红)在2015年世锦赛比赛中
2015 Getty Images

每次来东京比赛,我都没有夺冠,我觉得是时候有点改变了。

23岁的史蒂芬·达·科斯塔给自己设置了一个挑战——成为首批获得奥运会空手道奥运金牌的运动员之一。

他将和19世纪西行淘金的祖先们一样——唯金不取。

阅读采访

专访赞比亚女足队长班达:我们有信念

东京奥运会女足非洲区预算赛决赛赛场上的班达(左)
东京奥运会女足非洲区预算赛决赛赛场上的班达(左)
FAZ

只要我们团结一心,万事皆有可能。

赞比亚女足明年将在东京实现奥运首秀

此前,她们从未获得过FIFA女足世界杯参赛资格,只参加过三届非洲女足锦标赛。上一次赞比亚足球队征战奥运还是男足在1988年参加首尔奥运会。

队长班达是唯一一位在海外踢球的赞比亚女足队员。

阅读采访

弗雷泽·克拉克:世界将会知道我是谁

英国拳击运动员弗雷泽·克拉克庆祝比赛胜利
英国拳击运动员弗雷泽·克拉克庆祝比赛胜利
2018 Getty Images

我是一个为自己感到自豪的人,我要战斗到最后一口气。

英国超重量级拳击运动员弗雷泽·克拉克在庆祝初为人父的时候遇袭,脖子被利刃刺伤。之后又曾亲历过恐袭,还经历了2012年伦敦奥运会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落选。现在,他距离获得2020年东京奥运会入场券只差两场比赛,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令奥运拳击资格赛戛然而止。克拉克将会不遗余力的为重返拳台而努力,誓为奥林匹克荣耀战斗到最后一口气。

阅读采访

安鲁·韦尔斯:“我还有潜能,结束还为时过早”

2019年迪拜世锦赛上,韦尔斯在获得女子T47级400米比赛冠军后高举双臂庆祝
2019年迪拜世锦赛上,韦尔斯在获得女子T47级400米比赛冠军后高举双臂庆祝
2019 Getty Images

是跑步让我成为现在的自己,帮助我形成自己的人格,我觉得这是上天的安排。

两届残奥会选手、世界冠军安鲁·韦尔斯已准备好参加东京残奥会。

届时她将带着信念,带着促进人们对南非残疾人运动员处境的认识这一使命走进赛场。

阅读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