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安德斯·安东森之道

2019年印尼公开赛,安东森迎战周天成
2019年印尼公开赛,安东森迎战周天成

在东京2020官网专访中,23岁的丹麦球员安东森分享了自己的人生经历、他与羽毛球的故事以及奥运会目标。

2008年北京奥运会,当全世界的人都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林丹和李宗伟的男单对决时,在他位于丹麦奥胡斯的家里,11岁的安德斯·安东森正在后院挥拍苦练。

12年后,23岁的安东森已然成为羽坛名将,相比于观看他人比赛,他依旧更喜欢看自己打球。

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他说:“我看得最多的是我自己,我很喜欢看我自己的比赛(视频)因为能吸取经验,当我发挥得好的时候回看视频让我感到很开心,我是真的挺喜欢看的。”

丹麦羽毛球坛曾涌现波尔-埃里克·赫耶尔·拉尔森、彼得·盖德、简·奥·约根森、卡米拉·马尔廷、丽娜·科彭等传奇。在历届奥运羽毛球赛场产生的106枚奖牌中,有92枚由亚洲国家球员夺得,丹麦则是非亚洲国家中夺得奖牌数最多的。

展望明年奥运,安东森希望自己能复刻拉尔森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的荣耀——赢得男单冠军。

在羽毛球环绕下长大

说安东森出生在一个充满羽毛球的环境里一点都不夸张。

“我父亲在一家羽毛球俱乐部工作,应该有25年了。他也打球,就是水平不是很高。当然你要是问他,他会说自己水平很高,但事实不是那样的!现在他还在管理那家俱乐部,”安东森介绍说。

他父亲运营的奥胡斯羽毛球俱乐部距离他家只有200米,安东森小时候一放学就会去那里。

“我哥哥也打球,所以我放学了自然就会去那里。光是打球和瞎晃我就可以在那儿待上一整天,”他说,“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在那个俱乐部里打球度过的,要是我父亲不在那儿工作的话,我可能就去其它地方了。我母亲也负责许多俱乐部相关的事,所以可以说我出生在羽毛球的环境里。”

这样的成长环境使得运动成为安东森的一种生活方式,从年幼起他就懂得了在比赛中不要退缩。

Anders Antonsen's road to Tokyo 2020

从奥胡斯走向世界赛场

有着那样的成长环境,青少年时的安东森产生成为职业运动员这一想法也就不足为奇了,他在16岁时向父母表明了这一意愿。

这一决定性时刻发生在一次放学后的午餐时间,就在那时他意识到相比于学习,自己更想打羽毛球。

他回忆说:“那时我上高中才三天,我就离开学校到俱乐部找我爸,告诉他我不想再在学校多待一天,那不是我想要过的生活,也不是我要追求的梦想,绝对不适合我。”

从那一刻起安东森就踏进了李宗伟、林丹、谌龙等名将云集的国际羽坛。几年后他相继在2015年欧洲青少年锦标赛、爱尔兰公开赛和比利时羽毛球国际赛夺冠,名扬国际赛场,也获得2015年年度欧洲青年球员称号。

再之后的三年里,他陆续与西本拳太、周天成等名将过招,实现了小时候的梦想。

2019年马来西亚公开赛,安东森在比赛中得分后庆祝
2019年马来西亚公开赛,安东森在比赛中得分后庆祝
2019 Getty Images

明年东京奥运将是他参加的第一届奥运会,而世界排名第三的他目标很明确——夺金。

“以前我说过,现在依旧如此:我会瞄准金牌,”他说,“我觉得要是我坐在这里说如果能进四分之一决赛就满足了这样的话,显得挺可笑的。我希望能走上顶峰。有谁不想拿奥运会金牌吗?这可能是所有运动中能取得的最高成就。我知道到时候自己不会是夺金热门人选,所以在比赛中我必须要淋漓尽致地发挥。”

届时在奥运赛场他遭遇的对手之一会是来自中华台北的周天成,虽然此前丹麦公开赛时安东森获胜,但从两人交战纪录来看,周天成还是以9战7胜更胜一筹。

丹麦公开赛和疫情封锁

丹麦公开赛是新冠疫情爆发后丹麦举办的首个国际赛事,尽管经历等待,但好戏不怕晚,安东森、拉斯穆斯·杰姆克和周天成为球迷们呈现了精彩纷呈的多场比赛。

半决赛击败周天成之后,安东森与队友杰姆克会师决赛——2008年北京奥运会羽毛球男单进行时,他就是和杰姆克在自家后院练球。

丹麦公开赛那场决赛,杰姆克倾尽全力,差点取胜。可能因为只比安东森大几个月,加上两人又是儿时好友,杰姆克得以在这场大战中自如发挥。

回忆起当时的情况,安东森用他一贯的风格说:“当你在那样一场比赛里遇到的对手是你的好朋友时,感情是很不一样的。”

“进入决赛时你就已经很激动了,而对手又是你儿时好友,这就让整个比赛更困难些了。所以那场比赛过程中我心里有各种感受。到最后时我们都精疲力竭了,这很难解释,但确实是对体能有影响。从刚开始接触羽毛球我们就在一起打球了。”

“开局时我心态可能有点太偏防守了。我是有点故意往保守那面走,可能是有点刻意,但也过于保守了。然后在中途我慢慢开始更有攻击性,最后证明效果很好,”他解释说。

最终他以18–21, 21–19, 21–12战胜儿时好友,拿下2019年以来自己第一个世界羽联国际巡回赛冠军。相比于喜悦,他更感到松了一口气。在疫情封锁期间,他收获了非常重要的一个感想。

“肯定很艰难。这段时间里我明白的一点就是要对当前能做的所有事情都心怀感恩,因为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会负伤还是会迎来再一次封锁,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他说。

羽毛球之外的多彩生活

谈到羽毛球赛场之外的生活,安东森也有许多精彩和大家分享。他有一档叫The AA Show的 YouTube节目,他的Instagram页面也很活跃,他还对音乐抱有极大热情。

那他是否考虑过在放下球拍后开创音乐事业呢?他并不排除这个可能性,虽然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发表过作品。

“我最爱的饶舌歌手是德雷克,我经常听他和威肯的歌,虽然威肯更偏向歌手而不是饶舌歌手,”他说。

当被问道他想邀请哪些体坛内外的人录制The AA Show时,他给出的答案很明确:德雷克、林丹和康纳·麦格雷戈。

康纳·麦格雷戈和C罗是他最喜欢的非羽毛球运动员,谈到是否是他们的“超级自信”吸引他时,他说:“可能是。康纳·麦格雷戈很具有人格魅力,也很有趣,他极度自信。他激励了我,给了我许多动力。光是看他的脸、看他的记者会就很有趣,我觉得他说的话很有意思,很睿智。”

自信满满,奥运会和东京2020

有一次在和粉丝网上互动时安东森被问为什么总是“过度自信”,他想都没想就说:“如果说我天生就具有大量自信的话,那我就把它视为一个优势。”

在面对劲敌时安东森往往面无惧色,而且他认为严酷的比赛值得珍惜。

“当我还很年轻时就被贴上了自信的标签,在羽毛球方面我一直都对自己很有信心。这很难解释,我也不清楚,但很明显我擅长打羽毛球,而且一直如此。所以在我看来,我对自己的球技有信心是很说得通的,”他解释说,“当然走进赛场时我也会觉得紧张,但我感觉自己很会控制紧张的情绪。许多人排斥紧张,害怕紧张。但我看待紧张的态度有些不同,我喜欢这种感觉,因为会紧张就证明那场比赛的确是我想要(赢)的。”

当然,如果明年他在奥运赛场感到紧张那是情有可原的,毕竟那是他第一次在奥运赛场迎战谌龙、周天成、安赛龙和世界第一桃田贤斗。

他最喜欢的一场奥运羽毛球比赛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男单决赛。“我印象最深的是2012年林丹和李宗伟的对决,那场比赛太精彩了。我并偏向任何一方,比赛十分胶着,近乎疯狂、近乎疯狂,”他说。

说起明年的东京之旅,安东森期待的不止是金牌,还有日本的文化体验和美食,他希望能多尝尝寿司。

“东京是个很奇妙的城市,我喜欢美食,很喜欢寿司,它是我最爱的食物之一,日本的寿司肯定很好吃。在人们的举止方面,日本就像另外一个世界。人们都很有礼貌,我很期待能再次造访,”他说。

安东森有许多心愿,其中有寿司、有在自己的节目中采访德雷克、有全球运动品牌,但最最重要的目标还是奥运会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