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法国自由式小轮车国家队教练帕特里克·吉梅兹

法国自由式小轮车教练吉梅兹2014年参加在德国汉堡举行的大师赛时表演高难度动作
法国自由式小轮车教练吉梅兹2014年参加在德国汉堡举行的大师赛时表演高难度动作

3年前,自由式小轮车被正式列为东京奥运会竞赛项目。这一消息不仅令各国车手振奋,同时也有助于他们获得更好的训练环境。同一年法国传奇车手帕特里克·吉梅兹被指派为国家队教练,他的目标?奥运奖牌。

三年磨一剑。

力争拿到奖牌也是法国自行车协会的目标,而对帕特里克·吉梅兹的任命正是实现这一目标的第一步。

41岁的吉梅兹原是职业车手,几乎日夜与小轮车为伴。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专访时,他透露了更为具体的目标——在东京奥运会或2024年巴黎奥运会上获得一枚奖牌。

学会控制恐惧

吉梅兹主要职责是提高国家队车手的竞技水平。法国国家队男队由安东尼·让让和伊斯特万·卡利特组成,前者在去年欧锦赛中夺冠。女队队员则包括劳里·佩雷斯和玛加莉·波蒂埃。吉梅兹同时希望自由式小轮车入奥能提高这项运动的知名度和可见度。

他表示:“小轮车入奥有助于提高这项运动的专业性,能带给我们更多的权威。人们终于认可我们是精英运动员了。另外,不管是在法国还是其它地区,车手们都将能获得更好的训练条件。”

他还相信小轮车入奥会鼓励更多的家长让自己的小孩参与这项运动。“家长们会更加放心地让孩子玩小轮车,以前我们老听家长们说不会让自己的小孩玩,因为太危险了,那些玩的人肯定都是疯了,”他解释说,“但这些看法都是错误的。不管是掌握小轮车技能还是控制个人恐惧都是一种力量——是一种美。看比赛时人们通常觉得那些选手都是超人,但那些精彩的技巧和体操、花样滑冰一样,需要日复一日的练习才能达到完美状态。”

达到国际水准的格拉蒙公园

建设一个达到国际标准的训练场地是法国自行车协会实现奥运奖牌目标的第二步。

今年一月,格拉蒙公园在法国南部城市蒙彼利埃落成,这是一座符合小轮车世界杯等国际赛事标准的训练场地。

公园选址在蒙彼利埃并非偶然。这里是欧洲第一大极限赛事FISE(Festival International de Sports Extrêmes)的起源地,2016年还曾承办首届自由式小轮车世界杯比赛。

格拉蒙公园的落成代表了法国朝向小轮车训练设施的国际水准迈出的一大步。吉梅兹表示:“和澳大利亚、美国、英国和德国这些国家不同,我们在训练设施方面起步晚了。”

在公园内有一片区域专门用于练习新的动作技巧,里面设置了泡沫垫防止车手摔伤。据吉梅兹介绍,保护垫的设置起源于美国,当时美国在一个旧体操馆开设了全世界第一个小轮车训练中心。

她非常棒,是她让我们认识到了女性车手的潜能所在。

目前法国队男队已经获得一个东京奥运的席位,吉梅兹相信女队也有望拿到资格。在过去20年间,越来越多的女性车手加入小轮车赛事,而且她们的车技也在不断提高,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是英国的夏洛特·沃辛顿和美国的汉娜·罗伯茨。

“如今我们观看女队的比赛都会赞不绝口,特别是世界排名第一的汉娜·罗伯茨,她的技术比其他人领先十年,”吉梅兹说,“她非常棒,是她让我们认识到了女性车手的潜能所在。”

体力准备是关键

2019年法国小轮车队成绩斐然,21岁的安东尼·让让在首届小轮车欧锦赛中夺冠。这样优异的成绩得益于他们以体力训练为核心的特殊的训练策略。

吉梅兹介绍说:“因为比赛越来越讲究专业性,体力上的准备就成为了关键。单纯依靠天赋可当不了奥运冠军。”

以让让在欧锦赛的比赛为例,当其他的选手在首轮前热火朝天做准备的时候,吉梅兹叮嘱队员们在比赛前要保持体力。“结果他能以充沛的精力进入决赛,而其他选手都尽显疲惫,”他说。

"车手们不能只复制他人"

吉梅兹同时还注重培养队员们的唯一性,因为“车手们不能只复制他人”。在比赛中,裁判根据动作难度、达成高度、风格、多样性及完成度等方面进行打分,因此完全复制他人在小轮车比赛中是不可能的。

吉梅兹说:“我一直告诫队员们不能重复他人。他们得有自己的路数,凭借自己的动作风格获得裁判的青睐。他们需要有一套自己的风格,我还鼓励他们要注重动作的美感。”

最后,他一语点破自由式小轮车比赛的精髓,“我们不能指望每个动作都有固定的分数。‘自由式’就意味着自由不拘泥。”

明年,东京奥运会自由式小轮车决赛将于8月1日在东京有明城市运动公园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