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新任东京2020奥组委体育总监小谷实可子

东京2020奥组委体育总监小谷实可子
东京2020奥组委体育总监小谷实可子

10月1日,小谷实可子正式就任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组委会(东京2020奥组委)体育总监。作为奥组委管理方面的高级官员,她主要负责与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国家或地区体育联合会在内的诸多机构进行协调,以实现“运动员至上” 的奥运会及残奥会目标。

受疫情影响,为了保证每一个参加者的健康,延期后的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将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那么如何才能让人们放心参赛及观赛,曾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上赢得两块花样游泳铜牌的小谷实可子分享了她的看法。

难忘运动员们的笑容

在被邀请担任东京2020奥组委体育总监一职时,你的心情是怎样的?

从申奥阶段我就一直有参与,当东京被选为2020年夏季奥运会的举办城市时,我就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所以我非常期待奥运。作为日本奥委会和世界奥林匹克选手协会成员,作为一名日本人,我从许多方面支持东京奥运,始终很期待奥运成功举行。虽然现在延期一年,但我决心要尽己所能,所以收到邀请时我很开心。

上任后你参加了许多会议,也多次莅临各比赛现场,有没有什么特别印象深刻的事情?

我印象最深的是运动员们在参加比赛时脸上的笑容。十一月举行的体操国际赛采取了许多前所未有过的措施,比如在上场之前都要佩戴口罩,但是我可以感受到运动员们对可以上场比赛的发自内心的喜悦,他们以积极的态度享受比赛过程。当时我心里想,不管有哪些限制,运动员们都希望能参加比赛。后来我从国际体联主席渡边守成那里得知,他们在大赛筹备及举办过程中采取了一切需要的措施,为了让运动员们放松,还特地准备了零食,为了缓解运动员们的不安,背后还有许多我们看不到的努力。

1988年我参加汉城奥运会时,每次训练结束后志愿者们都投来热情的笑容,询问我是否需要帮助等。他们会对我说:“要是需要什么帮助的话,请告诉我们。”志愿者们的笑容让我感到放松。从这些经历我认识到,除了采取各种安全防疫措施,在缓解运动员的紧张情绪方面下功夫也很重要。

为了其他运动员,应该遵守规定

在视察各类比赛时,有哪些措施是你认为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可以借鉴的?

日本网球全国锦标赛期间,专门有一个医疗小组在比赛现场检查场下运动员的口罩佩戴情况,同时为身体不适的运动员提供及时帮助。在出发前往东京参加锦标赛前,运动员们必须在当地接受PCR检查。我们必须明白,来自不同地区的运动员对运动和比赛会有不同的理解。有过疫情下办赛经历的医疗人员曾表示,在东京及相关地域之间、在各项运动之间搭建良好的协调与合作机制十分重要,同时医疗人员的角色也不可或缺。我很清楚医生之间的合作以及医疗人员都相当重要,我希望自己所观察到的这些能有所帮助,希望能将这些感想分享给其它运动领域。

十一月的国际体操赛之后,你也参加了和国际体联的信息交流会议,请问那次会议上有哪些有用的信息呢?

为了确保比赛的顺利进行,参赛运动员们为防控新冠疫情采取了十分彻底的措施。在比赛现场运动员们都保持最低限度地与他人接触,甚至在最开始时都不碰我刚才提到的零食。最开始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开赛之后,运动员们意识到不管是观众还是大赛志愿者,所有人都抱着安全办赛的决心,于是他们才放松下来,后来也把零食都带走了。只有采取严密的措施,人们才会感到安全而不是担忧。这是向前的一小步。通过各种措施和努力一点点向前,我认为这是东京奥运应该采取的姿态。

视察中你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呢?

同为奥运选手,我能感受到参加国际体操赛的运动员们内心强烈的自觉意识,他们也想通过那次比赛为奥运树立一个好的例子,当然从参加国数量和比赛时长上看,二者有所区别。在许多运动员心里,奥运会和残奥会是最高目标,他们需要把心里的动力保持到参赛,等到比完赛回到选手村才能放松下来。到时当然会有一些规定,但我们需要向所有相聚在东京的运动员们传递清晰的信息,并且让他们理解在日期间佩戴口罩的必要性。遵守这些规定很重要,这不仅是为了他们自身的安全,也是为了其他等候上场的运动员的安全。

从更近的距离向运动员传递信息

你打算如何缓解运动员的担忧和压力?

前几天我参加了日本奥委会和日本残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的会议,会上也分享了自己的所见所想。十月份参加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会议的时候我也分享了自己的看法,我相信它们会把这些信息传达给运动员们。我觉得即便只是在线分享,来自我的信息和来自其它渠道的信息的分量是不一样的。有些运动员跟我说我的解释很清楚,说他们不再对参加奥运感到担忧,听到这样的话时我就确信自己应该直接跟运动员沟通。这样能以更近的距离向他们提供信息,我也做好了准备去聆听他们的担忧和疑问,并把自己听到的转达给东京2020奥组委。

举办一届安全的奥运最关键的地方是什么?

我们必须尽我们所能实施防疫措施,这能给运动员一种受保护的感觉,让他们放松。同时我们需要热诚的态度,用我们的笑容缓解运动员们的紧张。有形的措施将确保他们的安全,而无形的支持能让他们感到心安。如果能很好的平衡这两个方面我们就能为运动员提供一个安全、舒适的奥运环境。

新冠疫情将对未来奥运会及残奥会产生长远影响

尽管我们在谈简化办赛,但只要能保证比赛环境和舞台,大会的质量和光芒就不会受影响。在受新冠疫情影响下办赛,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对运动员来说什么是不可或缺的?”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将成为未来奥运的新的范例。从积极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的机会。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也跟家更紧密了,跟家人有更多的相处时间,发掘更多一家人团聚的快乐。我们还发现在线会议省时省钱,所以也有积极的一面。我相信新冠疫情会为奥运会和残奥会打开新时代的大门。

期待东京奥运能展示运动鼓舞人心的一面

在你所经历过的所有奥运会中,哪一届是印象最深刻的?

2000年悉尼奥运和2012年伦敦奥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悉尼奥运时我还是火炬手,在悉尼一个郊外参加传递。在我跑完后,许多小孩跑过来祝贺我在汉城奥运获得铜牌,他们还谢谢我参加当地的火炬传递,要跟我合影。我听说在澳大利亚,只要你人好、对社会有贡献,人们就会尊重你,而不仅仅是因为你在运动上很优秀。我很受打动,因为这样的教育能让孩子们学习奥运的背景知识和文化,也能让他们学会表达感激。

伦敦奥运会上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志愿者们。当我进入主会场参加比赛时,有一男一女两名高龄志愿者在门口引导人们,说“去赛场往这边走”。我当时问他们离场馆这么近,难道不想进去看比赛吗,他们说看到人们带着笑容进场享受比赛就很知足了。他们是很可爱的两个人,我想当然地以为他俩是夫妇,后来才发现我想错了。这件事不仅让我思考,我们在日本如何能培养这样一种文化,只要看到人们面带微笑入场观看比赛就心满意足。

你对东京奥运会及残奥会的期待是什么?

我希望能通过东京奥运证明,只要我们够有创意、善用我们的想法,我们就能行。“体育有改变世界和我们未来的力量”是我们的愿景。2011年“3·11”大地震及海啸灾难发生不久之后,运动员们纷纷前往灾区为人们送去鼓励,而他们也从当地人那里获得了鼓励,因为人们说很期待2012年伦敦奥运。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日本运动员总共获得了38枚奥运奖牌,创造了新的纪录。我曾担任日本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主席,我注意到了运动员身上发生的变化。在归国后经历了银座大游行之后,我相信他们许多人都意识到了运动能给人们和社会带来的巨大影响——运动可以打动人心,能鼓舞社会。期待东京奥运能证明运动能带来的影响,通过成功举办奥运会及残奥会,我想向日本和全世界传递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