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加拉国射箭手鲁曼·沙纳畅谈东京奥运目标

沙纳参加2019年世锦赛男子反曲弓决赛
沙纳参加2019年世锦赛男子反曲弓决赛

鲁曼·沙纳希望能在东京赛场取得佳绩,也希望孟加拉国射箭队日益精进

在板球和足球运动盛行的孟加拉国,射箭运动员鲁曼·沙纳却获得了众多瞩目。

2019年世界射箭锦标赛上,他击败当时世界排名第四的意大利选手毛罗·内斯波利获得铜牌,一举成名。他是孟加拉国第一位获得国际赛事奖牌的射箭运动员。

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中回忆起那场比赛,他说:“那是一场重大的比赛,也是我射箭生涯中重要的一大步。”

他曾在2015年的世锦赛上遭遇内斯波利,那时后者是世界上最富经验的射箭手,几乎包揽了各大射箭赛事的奖牌,而他才刚刚起步。

2019年的世锦赛成为他反击的机会,以7-1完胜。这次比赛也让他最终获得射箭界的认可。他勤奋分析对手的战略,而且在任何一场比赛前都不断完善自己的战略,这也成为人们对他的主要印象。

他说:“我感谢真主,感谢那些支持我的人。”

在去年世锦赛他还击败了来自韩国的两届世界冠军、奥运奖牌得主金优镇,锁定了东京奥运会门票,成为继高尔夫运动员西迪库尔·拉曼之后第二位获得东京奥运资格的孟加拉国运动员。

他表示在击败金优镇之后信心大涨。 “我一直都梦想能获得奥运会的参赛资格,”他说。

世锦赛上的出色表现使他在国内名声大振。

他回忆说:“在获得奥运资格后总理谢赫·哈西娜接见了我,她向我表示祝贺。国家总理都是很难见到的。我当时很意外,完全没想到。”

射箭:孟加拉国的新兴运动

沙纳说:“现在射箭这项运动在我的国家也日渐流行起来了。”

可以说他个人运动生涯的起步和射箭运动在孟加拉国的发展是同步的。

2010年,孟加拉国开始在全国15个区实施一个训练计划,年仅13岁的沙纳被选中参加射箭训练营。

他回忆说:“在我们这里,足球和板球当时是热门。只有少部分人知道射箭。那时候射箭进入孟加拉国也才六年。一位曾得过金牌的前国家队射箭手到我们区来教我们,是他带我们认识了箭和弓,那时我们用的还是竹子做的弓。”

即便训练条件有点简陋,年幼的沙纳还是感受到射箭的不寻常之处,被这项运动深深吸引。

我真的热爱射箭。

它是绅士的游戏,所以我很喜欢它。

他在训练营展现的天赋最终使他入选国家队,不过在父亲的要求下,他首先要专心完成学业,直到两年后才全身心投入国家队训练。

进入国家队的沙纳势如破竹,连续赢得地方和全国赛事。

对于25岁的他来说,胜利是最主要的动力。

他表示:“比赛是以个人形式进行的,依靠自己就能获得许多奖牌。只要自己变得强大就能获得许多奖牌,这是我喜欢的一点。“

2014年在曼谷举行的亚洲大奖赛上,他获得自己第一个冠军。三年后在吉尔吉斯斯坦国际射箭巡回赛上他收获第二枚金牌。

成功的秘诀

当被问及他成功的秘诀时,他直率地说:“刻苦。最重要的就是刻苦。每次输掉比赛时,我不觉得那时失败,而把它看作学习,我知道了哪些姿势和射击区域是有问题的,然后就可以和教练商量。我还会通过观看比赛录像看哪种姿势比较好得分。”

他的成功还要部分归功于马丁·弗雷德里克的出现,弗雷德里克被指派担任孟加拉国射箭协会的主教

在2018年刚上任时,弗雷德里克在采访中说:“我对这个国家射箭运动的未来充满信心。首先我们会努力在亚洲范围内达到高水平位置,之后再放眼世界。”

弗雷德里克创新的教练方式进一步激发了沙纳的潜能。

沙纳说:“他是个很厉害的人。他的教练水平和韩国队、美国队教练都相当。我们队里每个人都变得更强了,其它的事情也有了新的发展。现在全国有200名左右职业射箭手参加了我们的人才项目。他来了以后,设立了许多新的比赛和活动。通过这些活动我们取得了更好的成绩。”

2019年,他和弗雷德里克都因为在射箭运动的杰出表现获得国际射箭联盟的认可。他被评选为具突破射箭手,而弗雷德里克获得最佳教练奖。

与此同时,孟加拉国射箭队在2019年南亚运动会上夺得10金,创下又一历史性时刻。

沙纳和教练弗雷德里克
沙纳和教练弗雷德里克
Courtesy of Ruman Shana

我的梦想是希望我们能成为世界上的强队。孟加拉国射箭队是一个大家庭。

关于东京奥运会

尽管沙纳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不得不暂停集训回到家乡,他没有停下每天的体能训练。

他表示:“他们把弓寄给我了,但我也射不了因为场地不够大,不过还是有帮助的,因为我可以拿着弓训练控制力。一旦疫情放缓,我就会开始练习。”

东京奥运会是他经常会考虑的事情,虽然面临夺取奖牌的期待,但他的心态很轻松。

他解释道:“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获得奥运资格,我不太期待能拿到奖牌,所以在第一届奥运,我希望能进到四分之一决赛。”

在备战的路上,他也会借鉴射箭界前辈们的经验。

“世界前十的选手,像金优镇、毛罗·内斯波利、布雷迪·埃里森还有其他人,他们射得真的很好,他们让我明白,他们和我一样是人类,如果他们可以做到,我也可以,”他说。

除了个人成就,他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

他说:“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更强的队伍,像韩国、意大利、法国和美国一样,在世界杯团队比赛中包揽所有奖牌。我的梦想是希望我们能成为世界上的强队,这是最重要的事之一——我们是一家人。孟加拉国射箭队是一个大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