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本·里马尔多:“现在我理解伦敦奥运会夺金的意义了”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鲁本·里马尔多夺冠后的庆祝瞬间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鲁本·里马尔多夺冠后的庆祝瞬间

鲁本·里马尔多是委内瑞拉奥运历史上仅有的两位品尝过奥运会冠军滋味的运动员之一。他的目标是在东京奥运会上重温旧梦,这一次,他的弟弟将和他一起并肩作战。

2012年8月1日,这是委内瑞拉体育史上值得铭记的一天。

在那天之前,该国仅拥有一枚奥运会金牌,那枚金牌出自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44年后,鲁本·里马尔多再次代表委内瑞拉登上了奥运会最高领奖台。虽然那是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一天,但是当天的里马尔多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里马尔多回忆当年的场景时表示:“过了一段时间,我才明白自己所取得成就的重要意义。伦敦奥运会时我才25岁。后来我才知道那枚奖牌对于委内瑞拉来说有多么伟大。但是在比赛当天,我自己一点儿都没有意识到。现在我理解了那枚奖牌以及代表祖国赢得冠军的价值了,当年我还年轻。”

当时的里马尔多考虑的更多是过去而非未来。他将自己的胜利献给了2010年过世的母亲。

“当时的情况对我来说很艰难。但是,她给予了我取胜的力量。”

成立基金会

里马尔多的母亲生前一直致力于击剑运动,因为这项运动很长一段时期以来都是他们家庭的重要组成部分。妈妈和伯父卢佩尔托·加斯孔一起创立了一个送击剑运动员到波兰深造的项目。

“在委内瑞拉培养一名运动员是很不容的。因为那里没有那种帮助运动员取得成功的成熟体系在背后支持。所以,他们创立了该项目。”

“我的伯父是一位击剑运动员,他在前苏联接受训练。多年后他选择波兰的原因是因为那里是击剑强国,此外物价相对便宜。那里是欧洲的中心,在伯父心中,波兰是开展该项目的理想地点。”

2012年伦敦奥运会夺金后,母亲和伯父开展的项目更名为鲁本·里马尔多基金会。

“现在,我们基金会旗下培养了超过20位委内瑞拉运动员。”

“我们的目标是给运动员提供有品质的生活。在委内瑞拉,很多孩子都没有机会去练击剑,所以他们认为击剑是一个贵族精英运动项目。我们的目标是实现这些孩子的梦想。”

赫苏斯·里马尔多和鲁本·里马尔多的兄弟对决
赫苏斯·里马尔多和鲁本·里马尔多的兄弟对决
2019 Getty Images

家族事务

14岁起就将赢得奥运金牌定位自己人生目标的里马尔多于2012年开始成为基金会的脸面。

“从我14岁起我就对于这个项目充满信心,对我们自己赢得奥运奖牌充满信心,尽管当时很多人告诉我说我们的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在学校,同学们拿我寻开心,因为他们认为击剑很无聊。他们更喜欢棒球,因为那是委内瑞拉最受欢迎的运动项目。但是我的家庭对我的教育是,做让那些自己觉得开心的事。而击剑就是让我开心的事。”

“为了坚持那个项目,我从不参加派对,不和朋友聚会,说实话,考虑到当年我的年纪,这些对我来说并不简单。但是,这就是运动员的生活吧。”

在学校,同学们拿我寻开心,因为他们认为击剑很无聊。

但是我的家庭对我的教育是,做让那些自己觉得开心的事。而击剑就是让我开心的事。

里马尔多的弟弟赫苏斯同样是职业击剑运动员,事实上兄弟二人曾经在泛美锦标赛上一较高下,最终哥哥鲁本更胜一筹摘得金牌,弟弟获得银牌。

现在,他希望能够和弟弟一起在东京奥运会的赛场并肩作战。

“那是我的梦想:和弟弟一起赢得奥运奖牌,不在乎奖牌的颜色。对我来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家庭赢得奖牌。为此,我们需要努力训练,因为世界上有很多接触的队伍,比如法国、意大利、韩国等等。”

但是与此同时,他也有个人目标。

“男子个人重剑项目上,从未有过委内瑞拉运动员两次赢得奥运冠军。我正在为成为那样的运动员而努力着。这就是我前进的动力所在。”

金牌的重量

里马尔多坚持着那个目标,即使他知道金牌给他带来的并非全是好事。

“我学到了很多,尤其是关于名气和在虚拟世界中人们对你恶语相向、批评你、向你做出承诺但又不信守承诺等等。处理那种局面需要你能够静下来,拿出一份谦虚的态度。在一个并没有赢得过很多奥运金牌的国家,金牌的重量有时会压垮你。”

“需要寻找一种平衡。”

疫情期间波兰的禁足生活

现在的里马尔多坚持着训练,为的就是能够再次向金牌发起冲击。

这也让他不得不和家人暂时分离。

“虽然波兰的局面好转了,但是对我来说依旧很艰难。我的妻子和儿子回委内瑞拉了,我本来打算3月26号也飞回去的。但是正好赶上疫情大爆发,我就被困在波兰了。我的儿子已经快半岁了,但是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只有9天。”

“这种处境对我来说确实太难了,但是处在这种情况当中的不仅我一人。”

“很多人都处在相同的局面当中,目前来说保持健康最重要,分隔两地就显得无所谓了。这就是让我能够扛到现在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