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里约奥运难民代表团旗手罗斯·纳西克:“此时更应保持梦想和希望”

RIO DE JANEIRO, BRAZIL - AUGUST 17:  Rose Nathike Lokonyen of Refugee Olympic Team and Houleye Ba of Mauritania in discussion prior to the Women's 800 metres heats on Day 12 of the Rio 2016 Olympic Games at the Olympic Stadium on August 17, 2016 in Rio de Janeiro, Brazil.  (Photo by Shaun Botterill/Getty Images)
RIO DE JANEIRO, BRAZIL - AUGUST 17: Rose Nathike Lokonyen of Refugee Olympic Team and Houleye Ba of Mauritania in discussion prior to the Women's 800 metres heats on Day 12 of the Rio 2016 Olympic Games at the Olympic Stadium on August 17, 2016 in Rio de Janeiro, Brazil. (Photo by Shaun Botterill/Getty Images)

800米田径运动员纳西克现已回到位于肯尼亚卡库马的难民营,但她没有停止为参加东京奥运会做准备。

由于肯尼亚政府呼吁人们在新冠肺炎疫情封锁下尽量待在家中,作为奥运难民代表团选手的纳西克不得不和其他流离失所的远动员一起打包好行李,回到位于卡库马的难民营。

26岁的纳西克来自南苏丹,此前一直在位于肯尼亚伊滕的高纬度训练营参加训练。这一训练营以曾培养过多位顶级中长跑运动员而闻名。

原本她能在位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近郊恩贡的特格拉·洛鲁佩难民训练营继续日常训练,但这个训练营也被要求关闭。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肯尼亚田径协会宣布关闭所有训练营以及全国的跑步俱乐部。

无处可去的纳西克回到了位于肯尼亚偏远北部的难民营,自从她10岁时逃离苏丹,那里就被她称为自己的“家”。

拥挤的难民营里现在大约住了20多万人。“当我们到达恩贡的时候,我们期待疫情没有那么严重,或许我们还可以去多哈,”她在接受奥林匹克频道采访时说。

难民代表队受到现场观众起立鼓掌欢迎
01:07

在难民营里训练

共有来自11个运动领域的49名运动员获得难民运动员奖学金资助,原预定于三月前往位于多哈的奥运难民训练营参加训练,纳西克是其中之一。

她在采访说:“本来我们预计是今天(4月1日)从多哈回来的。但因为禁止旅行,而且肯尼亚田径协会宣布关闭所有的训练营,我们根本上出不去。联合国难民署派了一辆车把我们接回卡库马难民营,我们许多人的家人都在那里。”

纳西克是十兄妹里面最年长的,她的兄妹和父母都居住在难民营里。

 “对我来说卡库马就是家,我的家人都在这里,所以我也不能去其它地方。每天清早我会帮忙做一些家务,早上6点在天还没有很热的时候我要出门去训练,根据训练安排,通常是跑跑步或者做一些速度练习。”

在现在这个季节,卡库马的气温能高达40摄氏度。

因为天气的原因,她只有很短的时间能进行户外训练,但在家里训练的空间又有限。

她表示:“训练结束回到家后,我会去打水,做做其它家务活儿。因为白天的高温和政府规定的下午6点开始的宵禁,现在最难的就是在家中无可事事,只能等到第二天。”

为了控制疫情传播,肯尼亚政府宣布在黄昏到黎明期间实行宵禁。

正在肯尼亚卡库马难民营训练的罗斯•纳西克
正在肯尼亚卡库马难民营训练的罗斯•纳西克

绝不放弃希望

首支奥运难民代表团出现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纳西克是开幕式上难民代表团的旗手。她相信现在更应该怀抱信念和梦想跑步。

她说:“我不能抱怨这一切为什么发生,或者期待自己不是在卡库马,而是在其它地方。相比于被取消的赛事,健康和生命更重要。”

作为难民,作为运动员,我们必须坚强,绝不能失去希望,因为即便是在正常的生活里,我们也会遇到困难。有些困难会在生命中持续数年。因此如果你有目标的话,不管周遭如何变化,都应该坚持这个目标。坚持梦想和希望。绝不失去希望,坚持训练。疫情让我们遭到沉重打击,但它总归会结束。

难民运动员奖学金将延长

4月1日,国际奥委会宣布将延长奥运难民运动员奖学金资助至2021年,这一消息让纳西克感到振奋。

由奥林匹克团结基金会提供的资助不仅让纳西克和其他难民运动员能为获得奥运参赛资格而努力,而且让他们能继续自己的运动生涯并为未来做打算。

自从2016年在里约奥运会上实现首秀以来,纳西克已经连续参加了于伦敦和多哈举行的世界锦标赛。

2017年在伦敦国际田联世界田径锦标赛上,刚结束女子800米预赛的罗斯•纳西克
2017年在伦敦国际田联世界田径锦标赛上,刚结束女子800米预赛的罗斯•纳西克
2017 Getty Images

她很有希望能入选2020年东京奥运会难民代表团。

届时,难民代表团将以EOR的称号参加东京奥运。EOR是法语Équipe Olympique des Réfugiés(奥运难民队)的缩写。

“我的跑步所需时间较上次多哈比赛已经有所缩短。里约奥运时我花了2分16秒,现在则是2分13秒。我的目标是在东京奥运之前跑进2分10秒。现在我有更多的训练时间了,能在奥运之前跑得更快,”她颇有信心地说。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奥运就要来临。现在已经是四月了,很快一年就会过去。我依旧保持了奥运梦想。我现在还在坚持训练。作为运动员,必须时刻准备着。

纳西克从2015年开始参加训练,她说跑步已经成为她主要的希望来源,她逃离了过往的战乱,运动把她的注意力从过去的经历上引开。

“运动是我的激情所在,我必须坚持下去。即便在艰难的时期,运动都给予我希望。如果我失去希望的话,事情只会变得更加困难。我会一直坚持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