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诺·拉维勒尼:为了未完成的任务暂缓摩托梦

雷诺·拉维勒尼在2018年欧锦赛上
雷诺·拉维勒尼在2018年欧锦赛上

奥运撑杆跳冠军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表示自己在撑杆跳上还有未完成的任务。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征战一季摩托车赛事,甚至参加达喀尔拉力赛。

撑杆跳运动员雷诺·拉维勒尼几乎已经赢得了田径赛场的所有荣耀。

已经33岁的他已经到了可以考虑退役后生活的年纪,但是法国人在接受专访时表示,他也田径梦想还在继续,他还有目标要去实现。

拉维勒尼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摘得金牌,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他最终输给了本土夺冠热门蒂亚戈·布拉斯。

2014年,他在乌克兰顿涅茨克的比赛中打破了谢尔盖·布勃卡保持了长达20年的纪录,将世界纪录提升至6米16。

该纪录在今年2月作古,超新星蒙多·杜普兰蒂斯在波兰托伦的比赛中将世界纪录提升至6米17;之后一周之内他又在格拉斯哥将世界纪录提升至6米18。

世锦赛冠军是拉维勒尼职业生涯中唯一或缺的荣誉。去年多哈世锦赛上,他的表现极度失常,三次试跳5米70的高度失败,未能晋级决赛。

2020年东京奥运会由于全球疫情大爆发而延期,下一届世锦赛延期至2022年举行。拉维勒尼若想弥补遗憾,还需等待更长时间。

和竞争对手不同的是,拉维勒尼的训练几乎没有受到影响。

他家后院有撑杆跳训练所需要的一切,他和弟弟瓦伦汀一起在家就可以完成训练。弟弟瓦伦汀在多哈世锦赛获得第六名,目前担任解说工作。

拉维勒尼相信他依然有实力在大赛中排除压力干扰,和杜普兰蒂斯一战。

我知道自己还有竞争力

我依然可以在压力之下,在正确的时间完成出色的跳跃。

和杜普兰蒂斯的关系

蒙多·杜普兰蒂斯是当今撑杆跳届的绝对巨星,拉维勒尼对于前者的突然崛起并不意外。

事实上,两人很久以前就成为好朋友。

拉维勒尼表示:“我2013年就认识蒙多了。当时我在美国内华达州比赛时看到了他,当时有将近1000位运动员参加撑杆跳比赛。那时杜普兰蒂斯虽然只有13岁,但他已经能跳到3米80的高度了。”

“他人很好,我们一直有联系,而且我也在关注着他的表现。2017年冬天他第一次跳出5米80的成绩时,我给他发了信息,问他用的什么杆。那次之后,我们的关系就更近了。几天之后他就来克莱蒙费朗训练了。”

“我非常珍惜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不仅是撑杆跳选手之间的战友之情,更是人与人之间的兄弟之情。”

“我们每天聊天,不止聊体育,我们几乎什么都谈。这一切发生的非常自然,两人之间的关系很真。”

2018年当我看到杜普兰蒂斯的进步时,我知道接下来的一切只是时间问题了

杜普兰蒂斯今年打破拉维勒尼保持的世界纪录,对此,后者有何感想?

“我不会跟你说,我的纪录被打破了我很高兴,那样就有点傻了。但是我为他感到高兴,因为我欣赏他。我知道这个纪录意味着什么,它代表着长时间的努力。我以他为荣,以他打破世界纪录的方式为荣。”

美国出生的杜普兰蒂斯是瑞典人。他已经斩获欧锦赛冠军,也将撑杆跳带到了新高度,拉维勒尼是否觉得奥运冠军对杜普兰蒂斯而言是轻而易举的呢?

拉维勒尼并不确定“如果回顾六个月前的多哈世锦赛,当时决赛有杜普兰蒂斯、里塞克、肯德里克斯,他们都在赛季中两次跳过6米。所以每个人都想着跳过6米,登上领奖台。”

“最后,肯德里克斯和杜普兰蒂斯跳到5米97,排在第三的里塞克成绩为5米87,这让人有些意外。但是那是世锦赛,压力和其它比赛不可同日而语,应对比赛的方法也不一样。”

“撑杆跳一般的比赛主要是自己和自己的较量,目标是比自己平时跳的更高一些。但世锦赛上,表现如何是其次,重点是登上领奖台。”

“东京奥运会的时候,如果跳不到5米90,夺金没什么希望。这一成绩也是现在几乎每项赛事中都有人能够取得的成绩。至于登上领奖台是否需要6米的成绩?按理说应该是需要的,但是也不一定。比赛中发挥完美,没有试跳失败就能够给其它对手施加压力,这样也就距离金牌更近一步。”

拉维勒尼斩获2012年伦敦奥运会撑杆跳金牌
拉维勒尼斩获2012年伦敦奥运会撑杆跳金牌
2012 Getty Images

转战摩托赛场前期待收获更多成功?

拉维勒尼的撑杆跳生涯已经进入暮年,虽然他有能力跳到在自己祖国举行的2024年巴黎奥运会。

由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延期,他是否认为自己有望冲击一枚奖牌?还是觉得昔日辉煌已经成为“昨日黄花”?

“我认为大家已经见证了我的最佳表现!说实话,现在还能够跳出好成绩,还保持着不错的实力让我自己也感到有些意外。我对于自己在多哈的表现失望至极,我希望还能再冲击一次(世锦赛冠军)。”

“我可能已经无法再跳以前那么高了,但是我知道我自己凭借战术依然可以一战。我依然可以在压力之下,在正确的时间完成出色的跳跃。”

拉维勒尼坚持表示,杜普兰蒂斯打破自己的世界纪录并没有对他的求胜欲产生影响。

“整个职业生涯当中,我从未缺乏动力。比赛的级别、表现好坏从未影响过我的动力。”

“杜普兰蒂斯在过去一年中成长了一大步,但除他以外,还有其他三四位选手也提升了实力。能够共同经历难忘瞬间,大家彼此都有一种相互的尊重。面带微笑参加比赛感觉非常棒,我喜欢那种氛围。因为第一,我能尽情去做我想做的事;第二,我和我真正欣赏的人一起共同比赛。”

虽然退役还不是他近期考虑的问题,但是拉维勒尼已经想好了自己告别田径后要去做什么。

他会从田赛转向赛道,赛车赛道,成全自己对摩托车运动的喜爱。

2013年,他参加了勒芒24小时摩托车赛获得第25名。但之后一年他被迫退赛。

摩托车是他的激情所在。

“我喜欢肾上腺素飙升的速度感,喜欢一直挑战自己的极限。通过摩托车赛我能够找到这种感觉。比赛中弯下身子,甚至贴到摩托车上以获得速度,那种感觉太刺激了。那种感觉一旦体验了,就忘不掉了。”

“撑杆跳是对身体和心理的双重考验,也会有风险,因为杆会断。撑杆跳已经融入我的日常生活,但是我不是那种喜欢宅在家中沙发上,享受岁月静好的那种人。”

“我喜欢那种挑战极限,刺激的运动,摩托车赛让我找到那种感觉。”

结束撑杆跳生涯后,我的梦想之一就是参加一个赛季的摩托车锦标赛。我不确定摩托车比赛是需要耐力还是速度,还没弄明白。但是我肯定得经过训练,速度才能更快。

“我参加摩托车赛并不是为了夺冠,我没那个能力,我就是为了自己开心。但是我希望能够在准备充分的条件下体验摩托车比赛的感觉,所以需要考虑周全。现在我只是喜欢骑摩托,无论是在赛道上还是在公路上。还没有制定具体的计划。”

“很幸运自己和摩托车界有很好的关系,我要等到自己撑杆跳生涯快结束的时候,届时我会去体验一个赛季赛车的乐趣。”

他的良好关系之一就是五届达喀尔拉力赛冠军西里尔·德斯普雷斯,这一史诗级别的沙漠拉力赛就是他所向往的

“田径赛场,35-38岁就是生涯末年了。但是在摩托车界,那个年龄可能正是你开始提升水平的年龄。”

文章选自Olympic Chan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