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不惑之年,保罗·加索尔奥运壮志依旧

2014年世界男篮锦标赛四分之一决赛中,加索尔试图突围入球
2014年世界男篮锦标赛四分之一决赛中,加索尔试图突围入球

保罗·加索尔曾和队友们一起夺得三届奥运会篮球比赛奖牌,尽管40岁的他在过去一年饱受脚伤困扰,他依旧希望身体能恢复状态,能参加东京奥运会。在采访中他还表示自己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医护人员身上获得了许多鼓舞。

专访!疫情期间保罗加索尔展望职业生涯完美谢幕的可能性
03:00

在过去二十年里,身高2.16米的加索尔一直是西班牙男篮中流砥柱的存在。

2006年世界男篮锦标赛上,加索尔带领球队拿下西班牙男篮历史上的第一个世锦赛冠军,随后又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和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获得银牌。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夺得铜牌之前,他们获得了三届欧锦赛冠军。

在过去一年,因左脚舟骨应力性骨折,加索尔淡出赛场。即便如此,他十分坚定地希望为西班牙出战明年的东京奥运会。

加索尔曾六次入选NBA全明星阵容,并在2009年至2010年效力洛杉矶湖人队时与队友科比·布莱恩两次登上NBA总冠军奖台。去年当西班牙队在里基·卢比奥的神勇表现下再度拿下男篮世界杯冠军时,加索尔错过了那次比赛。

如今,加索尔希望能恢复状态,锁定自己在队伍的位置。在接受奥林匹克频道独家专访时,他谈到自己目前的恢复情况以及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医护人员身上获得的鼓舞。

我喜欢在下午沉思。

这个习惯让我在这段期间受益匪浅。

奥林匹克频道:你对第五次进入奥运赛场有把握吗?

加索尔:这个问题挺难回答的。一方面奥运延期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恢复和疗养。早在目前的这些变化、赛事延期或取消发生之前,我就希望能有足够的时间来养伤。毕竟我有一年多没有参加比赛和训练,我需要时间来恢复状态。尽管已经40岁了,我还是希望能参加在东京举行的夏季奥运会,那会是我第五次参加奥运。

虽然我现在有更多时间了,我还是需要非常努力地训练,这样才能在2021年比赛之前达到一个更高的水平,才能在比赛中助一臂之力。情况并不是太坏,不过有个很实际的问题,2021年夏天我就41岁了,这是个挑战,但这反而让我更有动力,因为一直以来挑战都激励着我前行,我一直也很有抱负。因此我还是很想能参加自己的第五次奥运,或许也是我的收官赛事。

奥林匹克频道:你预想中的完美的退役方式是怎样的?

加索尔:我不确定是否有所谓最完美的结局。很明显,获得奥运奖牌、可能的话奥运金牌或许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但人生并不完美,无论事情怎么发展,都要去面对。

经历过康复、受伤、再次受伤、手术、再次手术这一反反复复的过程之后,我已经领悟到,即便自己不能再参赛,我也已走过辉煌的一程,所以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会感到开心。如果我有幸能再继续一阵子——这也是我现在努力训练的原因,能再继续享受这项我所热爱的运动一阵子,那就更好。这就是目前我的身心所在。不过话说回来,我们还是要再看情况。我还不确定脚伤能否完全恢复,是否能承受40岁篮球运动员所需要付出的努力、强度和压力。

加索尔在里约奥运会预赛对阵克罗地亚的比赛后庆祝胜利
加索尔在里约奥运会预赛对阵克罗地亚的比赛后庆祝胜利
2016 Getty Images

奥林匹克频道:你的伤恢复得怎么样了?居家隔离的时间是否有助于恢复?

加索尔:不能说有助于恢复吧,因为现在我不能推进任何原定的康复计划。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几乎所有事情都被推迟了。虽然有更多时间了,但因为不能出门,有些检测不能进行。恢复是有点被延迟,不过我还是尽力想抓住自己能控制的,做在家中能做的事。等到能做更多的时候,我当然会继续。我需要看医生、需要看治疗师,但目前不能会面。虽然我们可以通过电话或者电脑沟通训练情况、指导等内容,但还是不一样。

我现在尽量往乐观的一面看,尽量专注在自己能掌控的事物上。等时候到了再去做其它能做的事情。当然还是觉得这段时间对我是有益的,让我的骨骼有更多的时间自愈和变强。

奥林匹克频道:能分享一些你关于奥运的记忆吗?比如1992年巴塞罗那赛场上的梦之队。

加索尔:当时我才12岁。我那时已经开始打篮球了,我很爱这项运动。当时的梦之队,真的改变了篮球,也打动了许多青少年,特别是我这一代。他们让我们大开眼界,让我们能梦想得更远。比如当时我们就想,这些人可真厉害,他们才是NBA或者地表最强队伍该有的样子。他们赋予了我们梦想。我当时觉得自己有天或许能进入NBA,如果我努力的话,就能跟这些人并肩作战。

不仅如此,我觉得他们还影响了全世界的一代人。这也是篮球和NBA能风靡全球的原因吧。有那么多国际巨星。现在包括奥运会在内的国际赛事都变得很有看点。虽然美国队经常胜券在握,也很受欢迎,但其实他们也很辛苦。成功来之不易,这也让比赛更加精彩。

奥林匹克频道:你鼓舞了许多人,对此你怎么想?

加索尔:我觉得这是上天赐予的很好的礼物。我从未因此感到过压力,我觉得这是机会。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责任。在我看来,一旦我被他人鼓舞或者打动了,我就需要继续去鼓舞或者打动其他人。

我觉得这是生命旅程的一部分。我们收获知识和经验,我们成长,之后我们去分享、去回馈。

我们分享彼此的知识和经验,我们鼓励他人。通过这样,当有生之年结束之后,在这一生所获的知识才得以传递给下一代。

能拥有这样精彩的人生和职业,能从事自己所热爱的事,能感动和鼓励他人,能给他人带去快乐,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我应该把这些都传递给下一代,年轻一代。这种传承很美。

奥林匹克频道:你激励了那么多人,那现在激励你的是谁呢?

加索尔:现在激励着我的人有许多,包括看护人员、应急人员,还有在疫情中艰苦工作的医护人员,他们都非常令人感到鼓舞。那些在高危环境中为了保护自己的同胞、社区和祖国而夜以继日工作着的人。还有那些试图在医疗领域、科学领域、政府治理方面取得突破的人,他们都让我感到鼓舞。

那些尽自己所能希望为超出自我的事情做贡献的人,我都觉得是榜样,所以这一切都很鼓舞人心。为了能更快地走出这次危机,我们真的都需要这样做。

奥林匹克频道:到目前为止,因为疫情你遇到的最难的事是什么?

加索尔:是看到确诊病例数、看到死亡人数。是听到亲人去世而人们不能见最后一面这种事情,或是人们不能前往医院看望自己的祖父母或父母,不能握住他们的手给予他们慰藉。

这是非常时期。仿佛是恐怖电影,简直无法想象这会发生在现实生活中。

奥林匹克频道:你觉得我们从中能学到的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

加索尔:我觉得最终,大家意识到的是我们必须珍惜生命中的一切,而不能认为凡事都理所当然。这是对我们所有人的重要提醒。我们过去觉得旅行是想当然的,下馆子是想当然的,和朋友外出或者散步都是在一个自由环境里能随意进行的,但其实生命中就是会发生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会以这样的方式影响我们。

奥林匹克频道:在你参加的几届奥运会中,你最深刻的奥运印象是什么?

加索尔:记忆太多了。有些记忆很苦涩。但是最后,我参加四届奥运会赢得三枚奖牌,我认为这是我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

当然,我也希望这三枚奖牌中有一枚是金牌,不过我们遇到的对手真的很强劲,我们实力相当。我们努力过了,我们也有过机会,但最终他们,我指美国队,都把比分拉开了。我很喜欢我们的团队精神,我为我们的国家队感到自豪。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保持团结,相互分享点滴,一起比过那么多场比赛,我们都称彼此为家人。我们是家人,珍视彼此,我们共同努力、尊重彼此。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并尽量乐在其中,我们并没有把这一切当作是理所当然的。在奥运村里大家玩牌、和其他运动选手共度时光,我们观看各种赛事,参加开幕式,我们一起打进了两场决赛,一起为夺金努力奋斗过,这些就是我的奥运回忆。

我当然希望这三枚奖牌中至少一一枚是金牌。但是我们的对手实力都非常强,双方实力接近。我们尽力了,一度有机会夺金。但是最终对手挡住了我们,那就是美国队。但是我喜欢我们队的精神,为我们的国家队感到自豪。我们大家一起并肩战斗了那么多年,赢得了那么多冠军,我们已经是一家人。我们是一个大家庭,一起工作、互相尊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橘色,我们希望能够实现梦想,获得乐趣,但是不要强逼自己去做什么。这些就是我的记忆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加索尔兄弟带领球队斩获银牌
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加索尔兄弟带领球队斩获银牌
2012 Getty Images

奥林匹克频道:你参加过两届奥运会决赛,并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斩获铜牌,那场比赛太激烈了。你对那场对阵澳大利亚的比赛印象如何?

加索尔:那是一场艰难的战斗,虽然是一场铜牌赛,我也希望获胜。两场奥运决赛我们都输了,虽然比赛打得很漂亮。我们的对手也是另外一支真正意义上的梦之队。那支美国队太强了,天赋年轻球员加未来名人堂成员。里约赢得铜牌对我们非常有意义,因为那是一场通过拼搏迎来的胜利。澳大利亚打的非常猛,但是我们挺住了,最终赢得胜利。有时努力的方式、求胜欲望、永不放弃的拼搏精神以及自信心、坚持到最后的韧性,这些都对比赛结果产生影响。

奥林匹克频道:这一直是你精神的一部分?战斗到最后一刻

加索尔:是的,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去战斗。只要还有取胜的机会,就要去争取。

巴塞罗那医护人员用掌声回应民众的支持
巴塞罗那医护人员用掌声回应民众的支持

选自Olympic Chann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