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拉·埃斯皮诺萨:母亲这个身份并不会阻碍我逐梦奥运

2016年里约奥运会,埃斯皮诺萨在10米跳台项目的比赛瞬间
2016年里约奥运会,埃斯皮诺萨在10米跳台项目的比赛瞬间

有着二十多年体育生涯的墨西哥跳水运动员保拉·埃斯皮诺萨曾收获两枚奥运奖牌,如今已是一位母亲的她正准备向自己的第五届奥运会发起冲击。

如同其他奥运选手一样,保拉·埃斯皮诺萨对东京奥运会延期这一决定百感交集。

她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说:“我不敢相信是真的,我的状态正好,也觉得自己准备好了,那消息就像一桶冷水。但同时我也理解,每个人都在相同的处境。如果说运动教会我一件事的话,就是要保持耐心、灵活适应各种情况。”

无论是在赛场内外,埃斯皮诺萨都堪称传奇。她是首位获得中美洲锦标赛、泛美锦标赛、世锦赛和奥运会奖牌的墨西哥女性运动员。

由于墨西哥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防控政策,埃斯皮诺萨已有数周没能走上跳台,这或许是她职业生涯最长的停训期间。不过这并没有使他气馁,相反,她看到了积极的一面。

“起初,要适应新的节奏挺难的,但现在我觉得,虽然很难,但当中也不乏乐趣,比如我能有更多时间陪我女儿,”她说。

埃斯皮诺萨的女儿伊瓦诺今年三岁,女儿的到来的确带来了许多改变,与许多人的预想不同,伊瓦诺令她更有动力参加比赛。

她表示:“在已经参加了四届奥运会之后,很难找到新的动力。但对我来说,这份动力随着女儿的出生出现了。我希望女儿能看到我站在奥运会的舞台,我希望能把从我父母那里接收的,以及我自己通过运动形成的价值观传递给她。”

其他运动员的榜样

除此之外,她希望能成为其他女性运动员的榜样。

她表示:“在墨西哥几乎没有运动员能在产后继续参加高水平竞赛或是参加奥运会。我的一个挑战是向人们证明为人母这一身份并不会阻碍追逐梦想,反而会成为一种动力。”

在东京奥运宣布延期之前,她已经很接近实现自己的目标了。墨西哥队已经获得了两个跳水项目中的六个参赛资格,其中一个资格就是由她和搭档梅兰妮·埃尔南德斯去年在韩国光州世锦赛双人3米跳板比赛中夺得的。不过最终参加东京奥运会的选手名单还需要由墨西哥游泳协会确定。

“梅兰妮和我是老搭档了,我们一起参加过世界上许多比赛。我们准备好了,而且一路都很努力,希望我们能获得参赛机会,”她说。

埃斯皮诺萨和搭档梅兰妮·埃尔南德斯去年在韩国光州世锦赛双人3米跳板比赛中获得铜牌
埃斯皮诺萨和搭档梅兰妮·埃尔南德斯去年在韩国光州世锦赛双人3米跳板比赛中获得铜牌
2019 Getty Images

冲击个人第五届奥运会

埃斯皮诺萨最初接触跳水完全出于意外。

她回忆说:“因为我很调皮又好动,我爸妈受不了我,但又拿我没办法,后来他们觉得运动或许能让我安静一点儿。”于是她尝试了体操、田径和空手道,但在她看到10米跳台之后,她便爱上了这项运动。

她开始每天不间断地练习,成绩也日渐显著。在17岁时她参加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

在她眼中,参加那届奥运会是非常特殊的经历。她说:“我是代表团里最小的,所有的事情都很新奇。我印象最深的回忆是从10米跳台往下跳的时候,能看到泳池底的五环标志。那一刻就像在说,我来了,一切都值得。”

尽管她在雅典奥运会上成功闯入了四个项目的决赛,但是她收获第一枚奥运奖牌却是在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她和搭档塔蒂亚娜·奥尔蒂斯一起赢得了双人10米跳台的铜牌。

同时她还担任了墨西哥代表团的开幕式旗手。她回忆说:“当时我的家人也去了开幕式。看到他们在场,看到我个人的梦想成为了家族梦想,我很开心。那枚奖牌属于我的整个家族,因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努力。”

2008年北京奥运会,埃斯皮诺萨和搭档塔蒂亚娜·奥尔蒂斯在女子双人10米跳台的比赛瞬间
2008年北京奥运会,埃斯皮诺萨和搭档塔蒂亚娜·奥尔蒂斯在女子双人10米跳台的比赛瞬间
2008 Getty Images

四年之后的伦敦奥运会上,在与搭档亚历航德拉·奥罗斯科获得一枚银牌后,她成为首位在两届奥运获得奖牌的墨西哥运动员。巧合的是,她们获得亚军当天正好是她的生日,于是在场的墨西哥人都为她唱起了拉美地区传统的生日歌Las Mañanitas。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她为自己的运动生涯再添上了一笔色彩。尽管赛前她经历了许多伤痛,但她依旧闯进了两个项目的决赛,并在10米跳台中获得第四名。

“第四这个名次让我很伤心,我心里很难受,不过后来我想清楚了,只要自己尽力了,就该感到满意,”她说。

2012年伦敦奥运会,埃斯皮诺萨与搭档亚历航德拉·奥罗斯科在颁奖台上展示银牌
2012年伦敦奥运会,埃斯皮诺萨与搭档亚历航德拉·奥罗斯科在颁奖台上展示银牌
2012 Getty Images

关于未来

目前距离东京奥运会还有一年多的时间,今年33岁的埃斯皮诺萨希望能继续在奥运赛场上创造成绩。运动之外,她还参与了预防肥胖和校园欺凌的基金会工作。基金会成立于2013年,主要帮助对象是儿童和青少年。

她表示:“我很愿意帮助和激励下一代,不只是让他们参与运动,更要让运动成为他们生活的一个习惯,这样他们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

通过励志讲座、营养咨询、法律援助等活动,基金会已经帮助了超过5000名儿童。她说墨西哥给了她许多机会,因此她想以同样的方式回馈社会,让更多人有新的机会。

她现在还和联合国难民署合作,帮助那些处于艰难境遇的人。在做好这些工作的同时,争取在明年东京奥运会夺得自己第三块奖牌无意是她的重心。

“我还没有考虑过退役,我在奥运会争取奖牌是为了我自己、我的国家和我的女儿,”她说,随后露出大大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