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口启代备战个人首届也是最后一届奥运会:“我不想留下任何遗憾”

Akiyo-Noguchi

每一天,剑指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都在竭尽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奥运年来了,日本女子攀岩名将野口启代对于在本土举行的夏季奥运会倍加期待。

“我要确定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我在这一年当中尽力了。”

尽管2020年东京奥运会延期,但是日本女子运动攀岩名将野口启代依旧保持乐观心态。东京奥运会为她提供了成为历史上首位运动攀岩奥运会冠军的机会。尽管是攀岩运动的先锋和夺冠热门,但野口已经做出决定——首次纳入运动攀岩项目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会是自己的第一届也是最后一届奥运会。奥运会延期没有对她造成太大冲击,她表示自己找到了“在等待中获得乐趣”的方法。

野口启代:期待未来

每一天,剑指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都在竭尽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奥运年来了,日本女子攀岩名将野口启代对于在本土举行的夏季奥运会倍加期待。

关于奥运会和日渐兴起的攀岩运动

2020年3月,新冠疫情席卷全球之时野口启代的心态一度有点受挫。已经锁定日本代表队席位的她在2019年世锦赛上获得了亚军。尽管疫情令举办奥运会的前景蒙上迷雾,但是当她收到东京奥运会延期的消息后,她依然有能力用积极的方式去接受这一现实。

对此她表示:“考虑当时的局势,东京奥运会最终延期而非取消,让我感到松了一口气。对我自己以及所有运动员而言,奥运会都是一个希望的象征。如果奥运会取消,我们就失去目标了,也失去追逐的梦想。如果那样的话,我们就会问自己明天开始该干些什么?所以我真心希望奥运会能够举行,无论延期多久。”

2020年东京奥运会对于野口启代而言是特别的一届,2016年运动攀岩项目入奥后,野口就定下了将东京奥运会定为自己运动生涯终点的目标。她公布了东京奥运会后退役的想法,为了成为奥运冠军,她训练的比以往更加刻苦。

“我当时已经在考虑自己还要征战多少了个赛季了,运动生涯中我已经赢得了很多奖杯,我曾经赢得过世界杯系列赛冠军。所以当我听到攀岩入奥的消息后,我决定再战四年。为了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后完美谢幕,我会竭尽全力。那是运动攀岩首次纳入奥运会竞赛项目,更重要的是,奥运会在我的祖国日本举办。如果不是在日本举办,或者不是攀岩运动首次亮相奥运会,我想我的动力将会不一样。”

野口从小就喜欢奥运会,长大后自己虽然也是运动员,但是奥运会对她而言只能欣赏,无法参赛。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运动攀岩能够成为奥运会竞赛项目。所以当一切成为现实的时候,能够参加奥运会就成为她最大的心愿。

“我从未想过能够参加奥运会的比赛,所以当时那则新闻对我来说是天大的惊喜。我从事的运动入奥了,没有理由不去为此拼一把。我周围的人都没有参加过奥运会,所以我想体验一把参加奥运会是怎样的体验。”

被纳入奥运会竞赛项目给运动攀岩本身也带来的积极的变化。这项运动开始受到更多来自大众的关注,认可它是一项运动的观点开始在全世界蔓延。野口感受到了奥运会拓宽了攀岩运动的发展之路。

“2016年之前,我的朋友们都还不知道运动攀岩是什么,会问一些类似’如果你掉下来会不会摔死?’的问题,”她笑着说道:“但是现在这项运动的受欢迎程度大大提升,也被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人们开始认可这些年来我一直从事的事情,这对我们而言是巨大的满足。关注度提升也给我带来更多机会,比赛也越来越激烈。”

赛事取消给运动员创造了反思自我表现的机会

奥运会确定延期后不久,日本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野口启代被迫待在家中,但是这没有给她的心态造成太大冲击。她也是幸运的,因为家里有攀岩壁,她可以一直在位于茨城县龙崎市的家中训练。去年7月,速度墙的修建以及最先进的AI动态分析系统的引入,让她能够更加专注于训练当中。

“即使在自我隔离的那段时间,我依然能够保持良好的训练。即使没有比赛,我依然可以保持动力。当然了,我无法和其他人相聚,但是至少我还有家人陪伴。我觉得,只要我能攀岩,那么我就不会有任何焦虑。当时我专注在自己最想做的事情上。”

所有赛事都取消了,包括运动攀岩世界杯。要知道,野口启代从16岁开始就一直在参加该赛事。尽管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局面,野口依然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

“有比赛的时候,我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每年世界杯都有10-15站分站赛,此外我还有国内赛事要参加,所以每个月我都有3-4个赛事要参加。这些比赛都取消了,让我有时间去仔细反思自己的攀岩动作和技术。我感觉自己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理想中的攀岩状态和现实中我的攀岩状态有很大差距。难度攀岩中我耐力有欠缺,攀石项目上我力量不够,速度攀岩项目上我的爆发力不足等等。有额外的一年来改善这些我需要提升的方面,其实挺好的。”

确实,2020年东京奥运会延期会导致一些运动员错过征战最后一届奥运会的机会。对于那些已经进入运动生涯暮年的选手而言,一年时间对他们来说是太长的等待。虽然野口已经获得参赛资格,但是她依然能够和上述范畴的运动员感同身受。但是,野口有自己的想法,她不仅对于奥运延期保持乐观,事实上,奥运延期带来的机遇让她感到开心。

她笑称:“31岁还是32岁对我而言没有太大区别。不会像表现下滑或伤病那样让我做出退役决定。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后,现在我希望自己能够从事这项运动更久一点,享受备战东京奥运会的过程。”

不过,没有比赛确实会让野口感到紧张,她也确时担心比赛状。但是从另一方面讲,在过去的15年里,野口一直是顶级攀岩运动员。傲人成绩给她带来的信心让她能够专心在自己的技术打磨上,尽管没有比赛来做最终检验。

“没有世界杯比赛了,但是仔细想想,其他选手也是一样的,我们面对的是相同的局面。我从16岁就开始参加世界杯,所以我经验和赛感要好于绝大多数运动员。我不知道其他人目前的状态,但是就我自己而言,我相信自己的表现会有提升。世界杯回归时,我肯定能够做好充分的准备。”

让奥运会延期成为自己备战个人第一届也是最后一届奥运会的机遇

野口的先进训练设施吸引队友和她一起训练,这也是她获得动力的源泉之一。已经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的男子选手楢崎智亚也会经常造访野口启代,她表示二人经常讨论奥运会话题。

野口表示:“很多参加过世界杯的选手都会过来找我,帮我一起训练。这对我的奥运备战而言也是好事。”

谈到楢崎智亚时,她表示:“我们确实会聊到奥运会,探讨一下类似于’某种情况下你会怎么做’或者’如果夺冠了,你在采访中会说些什么’的话题。”

奥运会延期一年让野口获得了额外的动力,让她有足够时间去超越2019年世锦赛冠军得主扬佳·甘布雷特(斯洛文尼亚选手)。多一年训练时间让她的信心进一步增强。

“扬佳·甘布雷特是我的头号对手,所以我一直关注着她。我不太清楚她现在的情况,对我而言,奥运延期后这段时间还是挺丰富的。我把它当成是天赐的一年,这样我就能够充分利用它了。做我必须要做的事情,把自己准备的尽可能充分。我已经决定2020年东京奥运会是我最后一届奥运会,所以我不想留下任何遗憾。”

运动攀岩比赛将会在位于台场中心地带的青海城市运动公园进行,那里是滨海区,颇受年轻人和极限运动爱好者的欢迎。野口去过青海城市运动公园,那里活跃的氛围一下就吸引了她的注意。

“我想要感受一下那里的氛围,所以我就去了。现在我感觉能够在那里攀岩是我的荣耀。攀岩是一项具有独特魅力的运动,我希望世界上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这一点。我坚信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会举行,让很多人都有机会看到攀岩运动,爱上攀岩运动,并开始亲自体验攀岩运动,这是我的愿望。”

将奥运延期当做是提升自身实力机遇的野口启代正在朝着自己的第一届也是最后一届奥运会努力备战着。在她的想象中只有一个画面,那就是自己站在领奖台上,成为首位运动攀岩奥运冠军。

2020年东京奥运会运动攀岩比赛将于2021年8月3日青海城市运动公园拉开战幕。

期待未来

每一天,剑指东京奥运会的运动员都在竭尽全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奥运年来了,多位日本顶尖运动员对于在本土举行的夏季奥运会倍加期待。

  • 速度攀岩比赛宋懿龄触顶瞬间 (图片由国际攀联提供)
    运动攀岩

    飒!攀岩女孩宋懿龄

  • 中国攀岩运动员潘愚非在2019年5月举行的国际攀岩联合会世界杯慕尼黑站比赛中
    运动攀岩

    专访!攀岩小将潘愚非:心无旁骛,与岩壁对话

  • 捷克名将亚当·昂德拉
    运动攀岩

    东京2020奥运观赛指南:运动攀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