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法国手球名将卡拉巴蒂奇

2019年世锦赛半决赛,丹麦队对阵法国队,在一旁候场的卡拉巴蒂奇
2019年世锦赛半决赛,丹麦队对阵法国队,在一旁候场的卡拉巴蒂奇

自2002年加入法国队以来,尼古拉·卡拉巴蒂奇几乎所向披靡。作为史上最强手球运动员之一的他如今不仅在场上扮演重要角色,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专访时,他表示一个全新的自己正在努力为法国队争取东京奥运参赛资格

尼古拉·卡拉巴蒂奇为法国队效力快18年了,他18岁进队,适逢克劳德·奥内斯塔担任教练一年。

虽然如今的法国队已是2008年和2012年两届奥运冠军得主,但在当时,法国队尚未在奥运会取得任何显著的成绩。

法国队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夺得首金的时候,也正是传说中the Experts队(法国队外号之一)崛起的时候。

在那辉煌的十年,the Experts队员紧随前辈队员的步伐,在北京夺金之后又四次(2009年、2011年、2015年、2017年)问鼎世锦赛冠军、两次(2010年、2014年)夺得欧锦赛金牌。

卡拉巴蒂奇正是the Experts的核心所在。

眼下法国队正处于转变期,2016年辉煌十年进入尾声之际,奥内斯塔离任,蒂埃里·奥梅耶和丹尼尔·纳西斯等主力队员也相继退出国际赛场。

但卡拉巴蒂奇坚持留在队里。

场上的他一如既往的果断,在场下,他的影响力也随处可见。

手球传奇卡拉巴蒂奇谈自己的球队角色变换
03:00

蓝色战袍的意义

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专访时,三次获得年度最佳球员称号的卡拉巴蒂奇谈到了自己角色的转变。如今他无疑是队伍成功的关键人物。

“18岁时我入选国家队,是入选队员里年纪最小的一批,”他说,“我的角色转变很快,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担负了许多责任,很快成为队里领头人物之一。”

同时效力于巴黎圣日耳曼手球俱乐部(PSG)的他也是年轻一代球员的榜样。

他解释说:“随着年轻队员的加入,我在场下的身份也有转变。我要保证他们在技术上能融入比赛,毕竟加入一支冠军队并不容易。”

但他的角色不止技术层面这么简单。

他还要将法国队蓝色战袍所代表的责任传承给年轻队员们

上届欧锦赛之后,我们必须要挽回。

因为我们背负着那么多期待。

“我有信心”

法国队目前面临有史以来最为艰难的时刻。

一月,在2020年欧锦赛上,他们止步预赛轮,遭遇1998年以来最差的成绩。

那次比赛后,接替奥内斯塔的迪迪埃·迪纳特被迫辞去教练一职,由助理教练吉约姆·吉尔接任。

重返世界首位并非易事,但卡拉巴蒂奇还是由信心。

他表示:“上届欧锦赛之后,我们必须要挽回,因为我们背负着那么多期待。队员们都有很大的压力,但我有信心,因为他们都很有潜力,几乎每一个位置的队员很有能力和天赋。我们的确需要一场胜利来带动这支新的队伍,因为他们当中许多人还没有跟随国家队获胜过。”

虽然过去三年成绩不算理想,但队里的“新人们”已能让世界上最好的防守感到威胁。

他们当中有卢多维奇·法布雷加斯、梅尔文·理查森、迪卡·梅姆以及内迪姆·雷米利,在卡拉巴蒂奇看来,他们都具有“很大的潜力”。

奥运资格赛

欧锦赛失利后,法国队失去自动获得东京奥运资格的机会,必须在明年继续参加资格赛,任何一个失误都可能断送他们的奥运梦想。

届时他们将遭遇2009年世锦赛和2010年欧锦赛的决赛对手克罗地亚队,同时也面临葡萄牙和突尼斯队的挑战。

这些队伍将争夺仅有的两个名额。

尽管因为资格赛将在法国举行,法国队将拥有主场优势,但卡拉巴蒂奇认为这些队伍的实力不容小觑。

“竞争会很激烈。克罗地亚队是欧洲后起之秀中最强的,葡萄牙队在欧锦赛将我我们打出局,突尼斯是非洲强队,有几位顶级队员也在法国打联赛。我们的确有主场优势,但这也没什么。肯定不会容易,我们不能只发挥80%的实力,必须要全力以赴,”他说。

他经历过一场奥运资格赛。

那是在2008年,他和队友们在资格赛中战胜西班牙队、挪威队和突尼斯队后获得北京奥运会的参赛门票。

他很清楚法国队目前的挑战。

“时机很特殊,因为通常都是在俱乐部赛季中间的时候进行。到时候我们不会有多少时间准备,三天内要打三场比赛。节奏很快,所以即便是一个小伤都可能毁掉一场比赛,”他解释说,“到时会面临许多情况,压力也会很大:只要输一场比赛就不能参加奥运。细节会是关键,我们不能有任何失误。很棘手。”

我自己已经有很多荣誉了。

我想帮我的队友们获得属于他们的荣耀。

帮助下一代进步

今年36岁的卡拉巴蒂奇希望能带领年轻队友们打进东京奥运会,取得比里约奥运会亚军更进一步的成绩。

他表示:“首先我们得拿到资格,之后就一切都有可能。”

要是法国队能拿到奥运资格,东京奥运会或许是他的最后一届奥运。他很清楚要参加2024年巴黎奥运会将有些勉强,不过他也没有完全排除参加的可能性。

他笑着说:“我试着让时光走慢一点。我这个年龄的人不太会往长远想,现在都是一个赛季只考虑一个赛季的问题。我需要看自己的身体状态是否还允许我参加各种比赛,不管是跟PSG还是国家队一起。就目前的话,我百分百确定自己能帮到队友们,但东京之后的事情我还没有考虑。”

他希望能享受当下,能跟年轻一代的运动员们分享自己的经验、品格和技术。

他坦陈:“我现在更接近自己职业生涯的结束而不是开端,这是事实。我自己已经有很多荣誉了,

我想帮我的队友们获得属于他们的荣耀。我现在就尽情享受当下,而不去考虑结果之类的。就享受过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