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可莱·弗兰克立志实现家族八十年梦想

nicolefrank6

安杰莉卡·拉德切获得了1940年奥运会的参赛资格,但是那届赛事由于二战取消,她因此错过了参加奥运会的机会。80年后,她的孙女妮可莱·弗兰克有望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实现家族的梦想。

八十年前,很多人的生活被迫发生了改变,当年居住在德国的乌拉圭人安杰莉卡·拉德切就是其中之一。作为一名游泳运动员,拉德切凭借欧锦赛冠军和国家赛事冠军获得了1940年赫尔辛基奥运会的参赛资格。但是,由于一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赫尔辛基奥运会被迫取消,安杰莉卡也和丈夫一起卷入战火当中。

最终夫妻二人活了下来,战争结束后他们重返乌拉圭开始了新的生活。

2004年,他们的孙女妮可莱·弗兰克出生。

今年16岁的妮可莱已经成为乌拉圭最杰出的游泳运动员之一。她非常有希望获得明年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实现家族的梦想。虽然她的奶奶已经无法看到那一天,但是如能实现梦想,也算是对于拉德切在天之灵的最佳告慰。

尼克莱·弗兰克在接受东京2020专访时表示:“我们家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接触一些运动,而且大多数人都选择游泳:奶奶、姥姥、姨妈、我父母、哥哥等等,每个人都曾经尝试过游泳这项运动。我不认为自己目前承受巨大压力,能够沿着奶奶的脚步前行让我感到动力十足。我可以同时实现奶奶的梦想和自己的梦想,我和爸爸都这么认为。”

小时候的尼克莱·弗兰克和奶奶安杰莉卡·拉德切(右)以及姥姥合影
小时候的尼克莱·弗兰克和奶奶安杰莉卡·拉德切(右)以及姥姥合影
Provided by Nicole Frank.

水的魔力

受家族传统的熏陶,尼克莱·弗兰克最早接触的运动就是游泳。

但是她也曾经练过一段时间竞技体操。她笑称:“小时候我既练游泳也练体操。但是最终我不得不做出取舍,因为无法继续二者兼顾。我之所以选择了游泳,是因为我已经爱上在水中的感觉。我的生活已经离不开水了,我不后悔自己的决定。以前能做的那些体操动作现在我已经做不来了。”

“我妈妈是一位水平很高的体操运动员,现在她是体育老师,她对于体育运动那是相当了解。在我成长的过程中,她给了我很多指导。总体来说,我的家庭都给予我很大帮助。但是他们让我自己选择自己要走的路。他们希望我能够在享受运动的前提下发挥出自己的最佳水平。在我至今为止的运动生涯中,他们都一直陪伴在我左右。”

谈到对于水的喜爱时,她说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只要在水中我就会感觉很舒服。我喜欢水,因为我感觉那是属于我的空间。一个我可以放松、享受、学习、交朋友的地方。现在对我来说,能够再次回到水中感觉太爽了。”

仅仅是能够再次回到水中就已经能让我开心好一阵了。

再次感受在水里的感觉对我太重要了。

无法游泳的日子

由于新冠疫情,妮可莱一度远离泳池很长一段时间。

从2019年12月开始,她在亚特兰大扎根训练,为晋级东京奥运会做准备。但是疫情不期而至。

她透露道:“3月11日开始我们就不能下水了。有四五个月的时间我们无法游泳。三周前我么才重新获准回到泳池。”

“当我再次游泳的时候,那种感觉有点奇怪。我感觉自己不会游泳了,我的划水特别差,脚也不会打水了,甚至连浮在水中都不会了。那种感觉太可怕了!但是仅仅能够再次回到水中,就已经能让我开心好一阵了。当时那种生疏已经无所谓了,能够再次感受在水里的感觉是最重要的。”

15岁参加世界杯

2019年是妮可莱·弗兰克运动生涯中高光的一年,他参加了在利马举行的泛美运动会和在韩国光州举行的游泳世锦赛。

世锦赛上,年仅15岁的她见到了自己崇拜的泳坛名将。她回忆当时的场景时说道:“那是一种独特的感觉,无与伦比。那场面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是我人生中最棒的经历之一。首先,看到那些举行站在我旁边感觉就已经怪怪的。能够看她们比赛、训练、打破纪录酷毙了。”

奥运会非同一般,不可儿戏。

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需要转换不同的心态。

梦想成真近在咫尺

参加高水平赛事让她成为乌拉圭最有希望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的运动员之一。

“参加这些重大赛事是我的动力源泉,让我能够感觉到努力收到了回报。只是想想有机会参加东京奥运会就会让我感到自豪。现在我是真正有机会的,(奥运会)不只是梦了。”

妮可莱·弗兰克认为自己最有希望获得奥运会资格的项目是200米自由泳和200米个人混合泳。现在距离实现梦想还有一年时间,如果她能够锁定入场券,亮相东京赛场时她将年满17岁。

她说道:“我是年龄最小的,也是经验最少的。现在我有更多时间去准备。这种准备不只是身体上的,还包括精神上的。奥运会非同一般,不可儿戏。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需要不同的心态。”

现在,距离实现从1940年开始追逐的家庭梦想已经非常近了。

奶奶虽然离开了,但是妮可莱·弗兰克从未停止对于奶奶的思念。回想当年二人之间的美好回忆,弗兰克透露她的家和奶奶家在同一个区,以前参加完比赛,奶奶都会在家门口等着她的喜讯,奶奶也是第一个看到她赢得的奖牌的人。

弗兰克回忆道:“奶奶很少跟我和哥哥讲她的运动生涯,她当年的项目是400米和800米,参加奥运会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但是由于战争,她没有机会。她一直希望我享受游泳运动。她用自己的经历鼓励我,说自己会为了实现梦想去不断尝试,因为她认为那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