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森·希拉亚玛:东京奥运是昔日队友未能实现的梦想

Nathan Hirayama

加拿大男子橄榄球队通往东京奥运之路道阻且长,参加奥运不仅是现役队员们的目标,也是昔日队友们未能实现的梦想。

当裁判吹响全场比赛结束的哨声,加拿大七人制橄榄球队的队员们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他们赢了!

那是去年在开满群岛举行的北美橄榄球协会七人制橄榄球年度决赛,他们以40-5击败对手牙买加队获得了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

对于曾亲历错失里约奥运机会的老将内森·希拉亚玛来说,那一刻,期待已久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能获得奥运资格是很特别的,尤其是当我们在四年前错失过一次机会,”他在东京2020官网的采访中说,“在过去这些年,我们当中一群核心队员都希望能参加里约奥运,但几次都在快要实现的时候又错过了。”

他想起那些曾在过去一起拼搏的队友们,遗憾他们不能一起前往东京参赛。

他表示:“比赛结束后我的第一反应是松了一口子,随后我就想起我的那些伙伴们,多希望他们也在场,因为这条路太漫长了。他们是我首先想到的人。我相信是他们给我们去年夏天的胜利打下了基础。”

令人心碎的结局

加拿大男子橄榄球队的奥运梦始于11年前——当年国际奥委会宣布七人制橄榄球将成为2016年里约奥运比赛项目,然而实现这一梦想的道路却充满曲折。

当年他们在北美橄榄球协会七人制橄榄球比赛中以第二名输给美国队,未能拿到那场比赛分配的里约奥运资格。此后在最后一场里约奥运资格赛的四分之一决赛,他们又以两分之差败给俄罗斯队。

回忆起当时的比赛,希拉亚玛十分感慨。他说:“那简直令我们心碎。尤其是对那些即将退役的队员来说,那是他们的最后一搏,是我们团结一起的最后一搏。因为橄榄球的运动属性——尤其是在加拿大——队员不能一直打下去。我现在还记得输了之后坐在休息室里,那会儿真的感觉很难。”

一波三折的奥运资格路

在2018-19年赛季,加拿大男子橄榄球队排位第11,在前八场赛事中只有有一次打进过四分之一决赛,这一成绩并不算太糟,因为在赛季开始两个月前,他们因为拒签加拿大橄榄球联盟推荐的新球员而受到排挤。

直到开赛前30天,双方才达成协议,他们才开始训练准备比赛。

在赛季还剩两场赛事,而东京奥运资格赛就近在眼前时,长期执教的达米安·麦格拉思被解雇。

好在他们跟接手教练亨利·保罗磨合得较快,在伦敦七人制橄榄球比赛中取得了跟他们最佳成绩相当的结果。好景不长,就在他们出发前往开曼群岛参加东京奥运资格赛时,队员负伤的情况相继发生。

尽管作为八支参赛队伍中唯一一支职业球队,他们夺冠的呼声很高,但直到锁定了奥运资格,历经曲折的队员们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希拉亚玛回忆道:“拿到资格后,一切都值得了。这个结果让我们明白自己所做的事情时正确的,是值得追求的。”

未考虑退役

2006年,18岁的希拉亚玛作为职业球员正式出道,随即加入了刚成立的加拿大男子七人制橄榄球队。

参加奥运比赛一直是他的目标,也是14年后他依旧在赛场拼搏的动力。

尽管东京奥运会延期使许多运动员面临艰难的选择,因为延期意味着又一年的身心投入,但对希拉亚玛来说,这并不是个问题。

他表示:“对我来说这很简单,因为它(参加奥运)是我多年的目标。虽然我们都希望奥运能在今夏举行,但我们都清楚为什么要延期,我们也支持这一决定,我会再等一年,我们都希望在一个比今年更好的环境下比赛。希望能看到乌云周围的金边。”

此前他曾代表加拿大出征过其它大型赛事,包括英联邦运动会、泛美运动会和世界杯比赛,但他依旧渴望有天能被称为奥林匹克运动员。

他说:“我一直都在想这个事情,这是我的动力,是支持我继续打下去的动力。我想获得那种感觉,并且是和我的队友们一同获得。”

2020年世界七人制橄榄球系列赛赛场上的希拉亚玛
2020年世界七人制橄榄球系列赛赛场上的希拉亚玛
Derek Stevens Photography 2020

东京奥运值得关注选手

截至今年世界七人制橄榄球系列赛剩余赛事因疫情取消,希拉亚玛是得分第三高的射手,被授予系列赛加拿大梦之队射手称号。同时他也是年度系列赛中总得分第三高的球员。

也因此,他被知名橄榄球教练本·赖恩列为东京奥运会最值得关注的运动员之一。

赖恩写道:“如果加拿大能闯进四分之一决赛,而他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之战,那他们也就没有理由不能给一些队带来挑战。”

希拉亚玛在采访前并不知道赖恩对自己的评价,他表示受宠若惊,不过他对球队夺牌确实有信心。

“那可以说是我们的目标,”他说,“要是比赛按预期进行的话,我们真的觉得能做到,所以也是我们心里的目标。”

上周东京2020奥组委举行了东京奥运倒计时一周年的活动,希拉亚玛也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很期待明年夏天的比赛。

他说:“我最期待的是能经历整个过程,而我的日本血统也令我在东京的比赛更具意义。希望到时我的家人和朋友能和我一同前往日本,一起亲历奥运。多年来他们当中许多人一路陪伴着我,我希望能在观众席中看到他们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