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射箭手米歇尔·克洛彭箭指东京

2019年,克洛彭参加在东京梦之岛公园射箭场参加东京奥运测试赛
2019年,克洛彭参加在东京梦之岛公园射箭场参加东京奥运测试赛

在世界排名第十的克洛彭心中,东京奥运会是主要驱动力

自从2013年出现在赛场上,德国射箭手米歇尔·克洛彭就一直受人瞩目,她极大可能成为明年东京奥运会赛场上的有力竞争者。

就在去年,24岁的她成为第一位闯入世界排名前十的欧洲射箭运动员。克洛彭所在的德国女子反曲弓队也在二十年来首次获得奥运满额参赛席位。

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克洛彭对自己的成绩看得风轻云淡:“闯进前十本来不是我的目标,只是刚好在几场比赛中成绩较好,最终在2019年排到了第十。”

明年东京奥运会,除了三名女子射箭手参加个人赛,德国队还将派出一个女子射箭队参加团体赛,上一次德国派出射箭队参赛还是在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

克洛彭在采访中表示这是她射箭生涯中感到最光荣的一刻。

克洛彭在东京奥运测试赛后庆祝的瞬间
克洛彭在东京奥运测试赛后庆祝的瞬间
Matt Roberts/Getty Images

因为德国队将以满额参赛,她相信她们有望获得奖牌。“明年我们会进行队内选拔,以组建最佳参赛队伍。如果我入选的话,我们的目标会是一枚团体奖牌,我相信只要整个团队一起,我们一定能和最强的队伍竞争。”

届时德国队将面临强敌韩国队,在过去几十年中,韩国队一直是射击场上的翘楚。

克洛彭表示:“能和韩国队通常竞争肯定很棒,我不得不说,要是能赢她们的话就更棒了,她们可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射击手。”

若克洛彭能参赛,她还将迎战昔日对手、世界排名第九的印度选手迪皮卡·库马里。她在2018年盐湖城世界杯决赛中输给了库马里。

“盐湖城世界杯上的那场比赛充满起伏,当时风很大,很难把控。决赛很激烈,我也很紧张。不过总的说来能获得银牌我也挺满意的,”她回忆说。

意志力的比赛

无论输赢,克洛彭相信耐心是最重要的。

她说:“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耐心就是力量’……运动就意味着要有耐心,因为没有人从一开始就是世界冠军。只要有耐心,好的成绩就会来临。这让人感到有力量,”她说。

她准备全力以赴参加自己的首届奥运会。她说:“我希望能充分享受比赛的乐趣,将自己的潜力发挥到最好,或许我也能有个好成绩。”

射击赛场上日复一日的磨练让世界上优秀的射箭手们有着钢铁般的意志力。凭借这份意志力,即便在面对奥运会这样的重大比赛时,克洛彭依旧能保持沉着。

由于在比赛中要求极高的精确性、注意力和冷静度,除了体能、技术上的竞争,射箭还是一场意志力的竞争。

克洛彭经常通过给自己设定特定目标来加强意志力。

她解释说:“我每周会做一次这样的训练。比如有时我会给射36支箭设定335分的目标,在射完36支箭后如果达到了335分,那我就达标了,如果没达到,我就一直射,直到达标。”

当然除了意志力,她也必须花很大的功夫在技能训练上。“目前我主要集中在技巧训练上。我会做一些调整,之后通过慢速回放分析自己的动作,”她介绍说。

跟其他射箭手一样,她不断分析回顾自己的表现,她还准备了一个小本子纪录这些分析。她说:“我们要记下每天的射箭数,我把所有事都记在这个小本子里。我会记下每次的弓箭设置和瞄准调整,有时我还会写下一些自我鼓励的话,让自己沉浸在比赛状态。”

我第一眼就爱上射箭了

对射箭的热情

目前在保持社交距离的前提下,克洛彭和队友们正在德国国家奥林匹克中心进行刻苦训练。

她介绍说:“一个箭靶练习处只能有一个人,我们还必须保持彼此间的距离。我们可以利用体育馆,但一次不能超过四个人。因为还不能利用理疗,所以现在训练还是有困难的。”

谈及训练内容,她表示除了常规射箭训练,她们还要参加包括协调性练习在内的特殊训练。她还要进行核心稳定性训练,包括跑步、游泳和骑自行车等。正是通过这样全方位的训练,克洛彭得以达到现在的水平。

在疫情全球爆发之前,她在德国射箭联赛中卫冕冠军,并夺得最富盛名的2020年维加斯射箭大赛冠军。若明年她入选德国奥运参赛队伍,必将再次大放异彩。

她对射击运动的热情无疑也是她不断取得佳绩的一个重要因素。她说八岁时在老家的射箭俱乐部,她对这项运动一见钟情。

她回忆说:“我第一眼就爱上射箭了。我最喜欢的点在于,我能100%对行动和结果负责,并且在射完后马上能看到结果。”

射箭运动也在德国日渐受到关注,去年超过150万德国人收看了柏林射箭世界杯的决赛。

在接受WorldArchery.org采访时,国际射箭联合会秘书长乔格·布罗坎普表示这一数字是空前的,只有田径和游泳的赛事能获得比这更高的关注度。

克洛彭如今是射箭领域的佼佼者,她正朝着东京奥运会这一目标努力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