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歇尔·布罗姆利:以梦为马,终将抵达

2015年国际乒联团体世界杯,布罗姆利对战丁宁
2015年国际乒联团体世界杯,布罗姆利对战丁宁

经历十余年奋斗,澳大利亚乒乓球运动员米歇尔·布罗姆利终于在今年一月获得奥运资格。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她谈及这些年逐梦奥运的心路历程、已故父亲对她运动生涯的影响,还分享了疫情期间如何靠跟机器人对打保持竞技水平的故事。

尝试、尝试再尝试

明年米歇尔·布罗姆利将在东京实现奥运首秀,与世界乒乓球名将们同场竞技。这条奥运之路对她来说并不轻松,从2008年北京奥运开始,她曾三次争取奥运资格,但都以失望告终。

回忆起这十余年的努力,现年32岁的她说:“(拿到资格)肯定算是梦想成真了,甚至感到有些不真实。我尝试过很多次,但许多次都是失之交臂,现在终于赢得比赛拿到了机会,感觉太好了。”

在今年一月于墨尔本举行的奥运资格赛女单决赛中,她战胜澳大利亚排名第一的洪剑芳,获得奥运资格。洪剑芳曾五次参加奥运,几乎制霸澳大利亚乒乓球场二十年。

“我只在四年前赢过她一次,”布罗姆利解释道,“在关键时刻充分发挥自己的实力很重要,那对我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天。”

布罗姆利在东京奥运资格赛获胜后庆祝
布罗姆利在东京奥运资格赛获胜后庆祝
Courtesy of Table Tennis Australia

在父亲的鼓励下逐梦

用布罗姆利自己的话说,她出生在一个“竞争激烈的乒乓球之家”。她的爷爷奶奶都参加过全国乒乓球比赛,她的父亲那一代也对乒乓球痴迷,而他父亲是当中最有天赋的。

正因如此,当布罗姆利开始展现在这一运动的天赋时,她父亲成为了她的“头号粉丝”和教练,直到她二十多岁以前,一直是她父亲指导她练球。

谈到父亲的影响,她说:“他给了我最关键的影响,是他决定了我能成为一名奥运选手。”

2012年,父亲逝世,但来自他的鼓励一直是布罗姆利逐梦奥运路上的动力。

“我觉得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能实现奥运梦想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她说,“我们为了这个目标一起努力了这么多年,现在能带着他的遗愿继续这个旅程,我很高兴。”

八岁的布罗姆利在父亲的指导下练球
八岁的布罗姆利在父亲的指导下练球
Courtesy of Michelle Bromley.

周一到周五我还做着一份朝九晚五的全职工作,利用晚上的时间练球。

平衡训练和日常工作

在乒乓球训练的同时,布罗姆利还有一份营销相关的全职工作,每周一到周五她必须先完成朝九晚五的工作,然后才能利用晚上的时间来训练。

她的乒乓球训练一般包括每周18-20小时的步法练习、发球练习、前三板练习,以及约一个小时的赛时心态训练。

要兼顾日常工作和训练并不容易,好在家人的支持让她得以两方面兼容。

她笑着说:“我很幸运有一个全力支持我的老公,他包办所有家务,因为我几乎没时间料理这些。我的其他家人们也都很支持我,在我代表澳大利亚外出去各地比赛时,家人们的支持让我少了后顾之忧。”

依靠发球机器人保持球技

过去几个月,布罗姆利和世界其它地区的许多运动员一样,因为疫情不得不待在家中,幸运的是她家里有备用练球设施。

“家里有台发球机器人的好处就在于,它能让我在新冠疫情封锁期间保持挥拍的感觉,更好地打磨球技。不过天天对着车库里四堵墙、不能与真人过招长达三个半月之后,渐渐的还是有些倦怠感,”她坦承。

谈到与机器人练球的感受时,她说:“机器好的一点就在于重复——特别是当你试图掌握某种特定发球或者速度时——你可以把发球速度提到常规比赛之上,让自己感觉更好,就像是以后在比赛中自己能有更多时间。还有就是耐力方面,因为你几乎没有闲暇捡球或者喘口气——它发球根本停不下来!”

永不放弃

布罗姆利的奥运之路走得很漫长,但她依靠永不放弃的毅力一步步走到现在,这份执着也源于父亲的影响。

她解释说:“看到父亲那么坚定,我遗传了他从不言弃的态度……这让我一次次变得更坚强、一次次更努力,从而充分激发自己的潜能。”

尽管内心强大,在面对各种打击和挫折时她也有过很难扛的时候。她表示自己会在网上找些鸡汤名人名言以激励自己走下去。“这些挫折只会激励我更努力地训练,逼出最好的自己,”她说,“虽然我不是以最容易的道路走到今天的,我对过往的经历很感激,是它让我成为现在的自己。”

对于那些和自己一样拥有梦想的后辈球员,她给出的建议是:“我想说万事都没有捷径,所以即便你要花20年甚至30年的时间才能抵达,也请坚定地走下去,一定会抵达的。”

展望自己明年的奥运首秀,布罗姆利表示自己要充分地体验东京奥运会。谈及自己的奥运目标时,她说:“领奖台肯定是所有奥运选手的目标。运动的魅力之一就在于,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东京奥运会乒乓球女单决赛将于2021年7月24日开赛,奖牌争夺赛将于7月29日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