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尔文·彭德:被担架抬走的百米选手

1964年东京奥运会男子百米决赛,彭德(左一)坚持完成比赛
1964年东京奥运会男子百米决赛,彭德(左一)坚持完成比赛

1964年10月10日,第18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东京开幕,这是奥运会首次在亚洲举行。东京2020官网将通过《东京1964》系列带您回顾56年前的这场体坛盛宴,细数其中动人瞬间。这一次,让我们一起回顾美国短跑运动员梅尔文·彭德带伤坚持完成比赛的故事。

背景

25岁之前,梅尔文·彭德从没参加过跑步比赛。

1937年出生在美国乔治亚州的彭德从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军人。1960年,他被派往美军在冲绳的基地,加入第82空降师。在那里参加部队橄榄球赛时,他的速度吸引了人们注意。有天他被长官叫去参加一场和日本运动员的友谊赛,这些运动员正在为1964年东京奥运做准备。

在个人自传Expression of Hope – The Mel Pender Story中,他写下了当时自己的反应:“我问道,‘教练你在说什么?田径比赛?我从没跑过比赛!连怎么开始都不知道。”他还很不喜欢跑鞋的设计,连说了三次鞋子“太丑了”。

尽管他这么说,可他还是赢了比赛。此后他又参加了几场队内100码和200码的比赛,之后他就被送去参加奥运训练。

彭德确实也有一个参加1964年东京奥运会的个人理由——日本在他心中有着特殊地位。

作为成长在美国南部的非裔美国人,彭德饱受种族隔离制度之苦,即便在加入部队后,也经常遭到歧视。是在日本,他才感受到寻求已久的平等对待和尊重。

他在自传中写道:“和我以前的经历相比,日本完全是不同的世界。那里的人勤劳、聪明、很有礼貌。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这样尊重我。”

奥运时刻

1964年东京奥运会,彭德计划参加100米和4×100米接力赛。

他以预赛小组并列第一、四分之一决赛第二的成绩与队友、外号“子弹”的鲍勃·海耶斯会师半决赛。可是在半决赛,他一反前几场的轻松状态,在勉强闯进决赛后倒在了煤渣跑道上。

据海耶斯回忆,他后来被担架抬走了。

原来他的胸腔肌肉在赛前受伤了。就在半决赛之前,他和队友特伦特·杰克逊在开玩笑打闹时,杰克逊一拳打在他身上导致内出血。

被抬下场后医生给他打了止痛,并且建议他退出决赛。可里成功仅有一步之遥的彭德不愿意放弃。

决赛中他出现在第八道。

发令枪一响他飞速冲出起跑线,但胸腔的疼痛也随即袭来。

“当时我在杰罗姆(加拿大队哈里·杰罗姆)和菲格拉罗拉(古巴队恩里克·菲格拉罗拉)前面,可就在70米时,因为实在太疼了我跑不起来了,甚至都不确定能不能完成比赛,”他回忆说。

最终他坚持完成了比赛,排在第六名。夺得冠军的队友海耶斯向他表示钦佩,说“他强忍疼痛,展示了过人的勇气”。

比赛结束后,彭德立即被送往医院,不得不放弃接下来4×100米接力赛。

比赛几天后在接受美国军事报纸采访时,他表露了自己的遗憾。“我答应了妻子和女儿说会带着金牌回去的。要是半决赛和决赛之间间隔时间再长一点的话,我可能就能赢,”他说。

后续如何

东京奥运之后,彭德回到部队。1965年从军官预备学校毕业后他被派往越南参战。仅五个月之后他又被召回美国,准备参加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

于是在31岁时,彭德再次踏上奥运征途前往墨西哥城参赛。虽然他在100米比赛中再次以第六名告终,但在4×100米接力中,他与队友查理·格林、罗尼·雷和吉姆·海因斯夺得冠军,并以38秒24的成绩刷新世界纪录。

彭德还曾是50码、60码和70码的世界纪录保持者,不过这几项比赛现在都已不再进行了。

墨西哥城奥运会之后,他再次前往越南,并获得铜星勋章。回到美国后他曾在西点军校担任田径主教练。虽然他曾希望参加1972年奥运会,但由于年龄关系最终落选国家队。

退伍后彭德在亚特兰大开设了一家运动用品商店,也参与田径跑鞋设计。他为家乡修建了第一个供非裔美国人使用的泳池,也参与了几个田径培训营的筹备工作。

在赛场和生活中经历了各种起伏的彭德在自传中留下一段鼓舞人心的文字:“一个人的所作所为,无论好坏,都会影响许多人的生活。不管你的生活境遇如何,努力的话就有可能获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