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米尼加空手道的面孔——玛丽亚·迪米特罗娃

迪米特罗娃参加世界沙滩运动会空手道项目比赛
迪米特罗娃参加世界沙滩运动会空手道项目比赛

尽管训练计划被疫情打乱,迪米特罗娃依旧坚守着内心的东京奥运梦想。

在过去几个月里,玛丽亚·迪米特罗娃和世界上其他运动员一样,因疫情只能在家中独自训练。在多米尼加,新冠肺炎疫情依旧严重。

迪米特罗娃是一名空手道型项目的运动员,在型比赛中,运动员需要展示一系列预定动作。由于接下来几个月都没有赛事安排,她坦承这种无明确目标的情况给训练带来了许多困难。

但她内心有一个未改变的目标:参加奥运会。目前在东京奥运资格女子型组排名第十的她依旧有望参加明年的奥运会。届时也将是空手道这项运动在奥运会的首秀。

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时,她表示:“虽然因为当前的情况重心有所改变,但我对多米尼加共和国的承诺没有变,我的目标也没有变。一旦我们度过了这场危机,目标就是2021年的东京奥运会。”

家中训练

由于空手道练习不需要很大的空间,迪米特罗娃在家里也可以继续训练,不过她还是怀念与其他人一起训练的时光。

“对我个人来说,我觉得最大的影响就是不能和教练一起训练,没人监督我、支持我,这点很困难。我很渴望快回到训练场,”她解释说。

她现在每天在家中的露台训练,以保持体能和技术,她说自己的工作就是训练,就是尽可能保持状态。

空手道在奥运首秀也是她的主要动力之一。

“空手道进入奥运是我们所有空手道运动员的梦想。它是一项美好,极具魅力的运动,它值得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她说。

迪米特罗娃在世界沙滩运动会获得季军后登上领奖台
迪米特罗娃在世界沙滩运动会获得季军后登上领奖台
2019 Getty Images

从索菲亚到索苏阿

多年来,迪米特罗娃已成为代表多米尼加空手道运动的一张面孔,甚至可以称她为加勒比海地区空手道的先驱者。

出生于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的她从4岁开始跟随父亲练习空手道。在她6岁的时候,全家迁往多米尼加,在索苏阿定居,她父亲在当地开了一家空手道馆。

等到她13岁时,她开始跟随另一位教练练习,这给她新的挑战的同时使她有了新的突破。

她回忆道:“的确很难,但就像生活中其它事一样,你总会适应。起初的确很挑战人,但我总归找到了坚持下去的方法。”

从那时起她渐渐在青少年赛事和国际赛事中崭露头角,自从2005年在乌拉圭泛美青少年空手道锦标赛中夺冠之后,她一直位于世界优秀女子型选手之列。同样是在2005年,她在塞浦路斯的世界青少年空手道锦标赛中收获了自己首枚国际赛事奖牌。

2006年,她前往日本跟随七届世界冠军长谷川行光训练,当年随即在中美洲和加勒比海运动会中夺冠。

在多米尼加,我一天训练两个小时,但在日本,我一天要练七、八个小时,这是很大的转变,我学到了许多。

回忆起当时的训练,她说:“那时候每天起来全神酸痛,几乎走不了路,但一想到能去道场训练我又很激动。和日本空手道大师一起训练的机会帮助我打开了走向世界的大门。在那里受到的教导提高了我的技术水平。”

在国际赛场取得的成绩也给她带来了来自国家体育机构机构的认可与支持。她曾六次被多米尼加空手道联合会、体育记者协会、多米尼加奥委会评选为年度空手道运动员。

是运动员也是教练

在运动员身份之外,迪米特罗娃也是一名空手道教练和商人。她有一家教授自卫防身术的武术学院以及五家名为“迪米特罗娃道场”的空手道培训学校。

她说:“其实我想过自己会当培训学校教练,我老师回日本后我就接手学校了,但接触之后我就喜欢上那种感觉了。看到孩子们来道场前和离开道场时的改变,我感到自己是能带来改变的。”

目前她的道场一共有200多名学员,她说:“我想这是我能为祖国做的最好的贡献,甚至比国际赛事奖牌更好。能见证空手道发展、培养下一代空手道运动员,我很自豪。”

她还通过个人基金会为贫困女孩提供学习空手道的机会。

她表示:“我发现有些女孩因为经济困难交不起学费,于是就发起了现在的基金会资助她们。过程中我也注意到她们当中许多人受到过虐待,这让我很震惊。通过基金会,我们以运动的方式帮助她们。看到她们身上的改变,看到她们重获自尊,这是很好的经历。”

再继续一个周期

在参与空手道比赛17年之久之后,如今34岁的迪米特罗娃曾宣布在东京奥运之后退役,但几个月前她改变了这一计划。

曾连续四年夺得中美洲及加勒比海运动会金牌的她决心参加要参加2022年在巴拿马举行的下一届赛事。

她表示:“我现在还不会退役,我会继续走下去,会再继续一个周期。我要参加我的第五届中美洲及加勒比海运动会。”

她话语中透露的坚定意味着她将继续为多米尼加带来更多的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