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迪·马夸特:重新定义糖尿病的奥运希望之星

2019年美国车手曼迪·马夸特在UCI世界杯个人争先赛中的英姿
2019年美国车手曼迪·马夸特在UCI世界杯个人争先赛中的英姿

18次美国国内冠军加身,手握两个美国纪录的曼迪·马夸特接受东京2020官网采访。身为一型糖尿病患者的她畅谈自行车运动以及自己对于糖尿病运动员可能性的探索。

“我的人生中有很多感人的瞬间。自行车让我心无旁骛。”

曼迪·马夸特在接受东京2020官网整场专访中一直在强调一句话——自行车让她心无旁骛。感觉就像是如果没有自行车,她的生活就会离她而去。

12年前的马夸特是居住在德国迈因海姆的一位前途无量的自行车手,当时16岁的她感觉一切都在她的脚下。但是一次血常规化验让她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马夸特回忆道:“当时我的血糖含量很高,所以我们马上就去了医院,然后就直接住院两周。”

此前没有任何症状的马夸特被确诊为1型糖尿病。马夸特住院期间,医生给她做了全面的检测以确定糖尿病可能会给她造成的影响。马夸特回忆道:“他们做了所有测试以确定是否我的所有器官仍然正常工作。”

结果出来后,她收到了一个足以令所有运动员心碎的噩耗。马夸特继续回忆道:“当时一位资历很老的医生告诉我,我将无法再参加高水平比赛。当时那句话对我的打击是极大的,因为自行车一直以来都是给我带来欢乐的源泉。”

2020 Getty Images

第一枚铜牌

马夸特10岁开始专注于自行车运动,在那之前她也曾经对其它运动产生过兴趣,比如网球和铁人三项。

“当时我想练铁人三项来着,那会儿我10岁,所以自行车馆对我来说是一个学骑车的安全场所。当时我还小,父母会带我去训练。那时我就爱上了这项运动。我特别喜欢肾上腺素飙升的那种感觉。我首次参加国内比赛是在德克萨斯,父母驱车带我从弗罗里达前往德克萨斯参赛。和其它我接触过的运动相比,自行车是很独特的。我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接下来的四年时间里,马夸特在弗罗里达磨练技能。父母离异后,她在14岁那年移居至德国的迈因海姆,就读于当地军事基地的一个美国高中。

“在那里,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改变。在德国生活的那段时光中,国家赛事是以州为单位参赛的,代表某个州参赛。我也幸运的加入了州代表队。”

马夸特所在的车队参加了国家青少年赛事,虽然当时的她以耐力见长,但是她也却参加争先赛。

“我赢得了青年组500米计时赛铜牌,这个成绩确实让我眼界大开。我感觉就是’哇塞,好酷哦。’这可是争先赛啊。”

当时的她没有意识到,但是正是那枚铜牌让身患糖尿病的她踏上了一条成功的道路。

回归自行车

躺在迈因海姆医院的病床上时,马夸特感觉被隔离了。

“我不认识其它有糖尿病的运动员。所以这对我来说很煎熬,因为我没有一个可以参照的榜样,让我觉得说,你能做到,那我也可以。”

但是,在父亲的鼓励下,她决定再次回到自行车上。渐渐地,开始了重返精英赛事的漫长道路,尽管医生很早就给她做出了预判。

这对她来说就像是走上了一条未知的道路。

“我学了很多糖尿病病人如何生活的知识,接下来还要学习糖尿病人如何参加比赛。尽管如此,但是我确认了一件事,我的热情和自行车同在,我的感觉就是我又要回到自己的自行车上,重新开始训练。因为训练对我控制糖尿病有帮助。”

第二枚铜牌

目前为止,医学界对于治愈糖尿病还没有有效方法,因此每天糖尿病人都有自己的挑战,这种挑战来自很多方面,比如营养、旅行、压力等等,这些对人的血糖都会有影响。对于精英自行车手来说,这些影响有可能会成倍加大。

“人们问我:‘你是否完美控制了自己的血糖?是否要一直注射胰岛素,持续关注血糖含量?’ 对此,我想打个比方,就好比开车要保持正好每小时70英里的速度,不快不慢,不使用巡航功能是很难办到的。几乎不可能。”

很快,马考特就开始重新参赛了。她不断学习、总结着如何既能保证营养,又能让自己的表现最优化,同时还能控制血糖。当然了,并不是一帆风顺。

马考特表示:“我也经历过一个充满否定的阶段,那是在我确诊几个月后参加比赛的时候。当时我忘了带胆固醇,所以当时的感觉不太好。”

“那次我让车队失望了,这个打击不仅对我来说是个转折点,对于我的健康更是。”

最终,在几个月的训练后,她对自己的身体条件也有了更多的了解,她感觉参加德国国家赛事的时机到了。她再次出现在500米计时赛赛场。1年前她赢得了该项目的铜牌。

马夸特解释道:“相同的赛事,我又赢得了铜牌。”

同一个项目,确诊前和确诊后结果相同,这给了马夸特很大信心。情况虽然更复杂了,但是对我来说,可能性还是有的。所以我认为那对我来说真是一个转折点。”

找到自己的车队

转战成年赛后,马夸特回到了弗罗里达。她在那里接触了一个圈子,给她的生活带来很大改变。

“我当时在弗罗里达寻找车队,当地有一个名为Type1的车队,他们当中的大多数选手都有糖尿病。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居然还有糖尿病病人的车队?”

马夸特第一次遇到一群同病相怜的人群,他们彼此理解各自要面临的挑战。

Type1车队后来更名为Novo Nordisk车队,旗下车手在全世界参加比赛的同时,给糖尿病人带去一份鼓励。该车队的男子选手参加国际自行车联盟职业系列赛,他们的终极目标是参加环法赛。

“感觉就像一个大家庭,我们大家亲如一家。我们有赞助商,有很多人在背后支持我们,车队关注者有800万人。我们是粉丝数最多的糖尿病车队之一。”

“我和队友学到了很多,因为我们都是1型糖尿病患者。我的经理、管理层都是如此,我们都彼此理解。每年我们都会定下目标,而我自己也是如此,大家彼此之间都很支持。”

马夸特目前是车队中唯一一位场地自行车手,尽管如此,能和众多同道中人一起训练也让她感到动力十足 - 不只是作为运动员,也作为糖尿病大使。

“我们打造了一个给人们带来希望的平台,让人们了解糖尿病病人的可能性,我能够分享我的故事。刚确诊的时候确实挺煎熬的。确诊那年我还很小,转折点就是自行车,它点燃了我的热情,对于我来说,它不仅仅是自行车,更是一个平台。我参加比赛当然是为了好成绩,让我的国家和车队为我感到自豪。但是同时我通过这个平台向人们展示糖尿病病人的潜能,以我自己为例子。”

通往东京的漫长道路

过去几年,马夸特从耐力选手转型成为世界顶尖争先赛骑手。想要做好这个转变,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在竞速争先这个方面,我花费了好几年时间去适应,以达到最佳状态。2014年,我首次参加世界杯,当时感觉太难了。我应该是晋级选手中排名靠后的。这就是一个过程,要找到一种稳定性,同时学会如何带着糖尿病去比赛。”

马夸特最终找到了稳定性,UCI争先世界排名上升至第12位,2019/20赛季UCI场地自行车世界杯赛上也有不俗表现,包括在白俄罗斯站比赛获得第四。

在美国,她的表现出类拔萃。美国国家锦标赛的争先赛、凯琳赛以及500米计时赛都斩获第一。

但是今年3月,新冠疫情爆发,导致奥运会延期至2021年。虽然延期给马夸特带来很大冲击,但是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从逆境中找到力量。

谈到奥运会延期时,她表示:“现在想来,糖尿病教会我很多,当年我受糖尿病所累,比赛无法取得想要的成绩,所以就必须要继续训练。”

备战明年的奥运会,马夸特将会继续保持100%的专注:

“东京奥运会是我的目标,目标不变,只是日期变了。”

重新定义糖尿病

毫无疑问,曼迪·马夸特改变了人们通常对于糖尿病病人的认知。其中最大的改变就是将人们认知当中的弱点变成了动力。

“现在想想,我也不知道如果没有糖尿病的话,我的表现能否会更好。也许会吧,但是糖尿病确实让我更加坚强,让我为自己感到自豪。”

最初被告知无法参加顶级比赛的马夸特正在实现医生认为不可能是事情——晋级奥运会。

即使明年的东京奥运会将会和原定于2020年7月举行的奥运会会有不同,但是马夸特相信,这些不同都是从积极角度出发的。

“2021年举办奥运会肯定会有些改变,但都会是好的改变。因为运动员也会有很多改变。今年是对我们所有人带来巨大挑战的一年。这和糖尿病有点像。我当年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再参加自行车比赛,而自行车让我心无旁骛。克服这些困难和挑战,无论是作为运动员还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们都会变得更好、更强。”